斷章雜文隨筆

隨筆 時間:2019-01-12 我要投稿

  連續兩天因為靈感抗不過睡意,只能勉強完成文章的思路之后就早早地睡覺,等到快要睡著之前,又焦慮不堪,總覺得因為沒有完成約定的每日寫作而感到內疚和自責,不過畢竟提前寫過很多文章,所以這種焦慮之后又會被自我馴服。

  今年給自己安排了幾個寫作上面的新任務,除了新的500日寫作訓練以外,還會完成一直未完稿的《愚者》和《替代》,雖然身邊的人都并沒有“抱太大的希冀”,反而這讓我更輕松一些,無論是否能夠完成也必須要給這兩個故事一個最終的交代。所以上一篇文章會突然因為隨機詞而有了此前的靈感。結合上一個500日寫作的《百靈鳥》,這些零散在寫作之中難以被人察覺的文章事實上都仿佛是原本《愚者》的斷章一般,脫離主線,但是卻有完整地交代了故事之所以發生的細枝末節。如同《百靈鳥》講述的是“皇后”之所以會復仇的始末;而《桂冠》講述的是“魔術師”的死與森林國的歷史之間毫無聯系但卻命運雷同的始末。這些故事并不是早有預謀,而是當這些角色在我的思維中運作的時候,他們因為邏輯的完善而有了后續的故事,所以才會把這些無人問津的故事藏在每日寫作之中。

  我把這樣的故事稱之為:斷章,和現實毫無關系,又和接下來的思維也毫無關系,或許是長時間停滯在某一個思維之中太久而陷入了奇怪的空白狀態,在此之后我能夠思考的僅僅是這些就在眼前的零亂的文字,我能夠串聯起他們的唯一辦法就是任憑自己的第一感官去延續這些故事。沒有靈感也是一種靈感,挨不過困意,又經不起自責,這樣的靈感實屬難得當然也并不讓人覺得安心,大概是因為停滯了整整兩天之后,自己的思維又重新啟動——而思維的停滯帶來的氧化效果比我想象的還要顯著和快速,此時的大腦已經因為氧化而銹蝕,需要找回之前的感覺只能慢慢的回歸到沉淀的狀態。

  外接的干擾、內在的定力、浮躁的想法以及無法排除在外的時空,我總能找到一大堆的借口去埋怨是因為被人造成了我靈感的喪失,但是似乎我也執拗在喪失這件事情上面,而忽略了這本身就是一種靈感尋找的過程——仿佛就是《愚者》中長時間未曾出現過的角色,事實上他們一直存在,他們一直都在進行自己的故事,只是因為我的懶惰和滯后,已經跟不上他們零散的劇情,我要串聯起他們唯一的辦法就是在這些靈感之中尋找此時此刻這樣的“斷章”——與其埋怨,倒不如將這種難以撿拾回來的靈感也當成是一種靈感。

  是應該回來了。無論是我自己,還是故事中的角色們。

相關推薦
香港六合彩波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