羨慕的雜文隨筆

隨筆 時間:2019-01-12 我要投稿

  我不羨慕別人有權,也不羨慕別人有錢,我只羨慕別人能睡覺——雖然我沒有權,也沒有錢。

  有一次坐車去西安,我見賣票的漢子站在過道間就能睡覺,而且還打呼嚕,我羨慕得一塌糊涂,真想學習電影里的樣子,雙手抱拳,單腿下跪,虔誠地喊上一聲:“師傅,你收我為徒吧!”

  有一個夏天,我的一個老同學來看我。他坐在我家沙發上,一邊喝茶,一邊和我拉話。拉著拉著他就睡著了——頭歪在一邊,茶杯還牢牢地攥在手里。我很吃驚,喊:“喂,你干嗎呢?”他迷迷糊糊地說:“不行了,到午休時間了。”

  老同學,你太幸福了!

  有一天下午最后一節,我到教學區檢查全校的自習紀律。走到高三某班門口,聽到里面一片喧嘩吵鬧聲。我惱羞成怒,一腳便將教室門踏開——里面自然“怵”地就靜下來了。我問:“誰是班長?”沒人應。我加大了聲音:“誰是班長?”還是沒人應。我只好說:“不是班長的站起來!”結果,后墻角一個同學沒有站起來——好像還在埋頭干什么呢。我下去一看,天哪,那同學頭枕在胳膊上正睡得香呢,口水把物理作業本也浸濕了一大片。我問同桌:“你為什么不叫醒他?”同桌說:“我掀了三次呢!”說著,同桌靈機一動,拿出鉛筆用筆尖戳了一下那家伙的手背,果然見效,班長同學一躍而起,說:“打了起床鈴了?”全班一陣哄堂大笑——我也跟著笑了。

  班長同學,看在你睡功過硬的份上,這次饒了你吧。

  唉,我怎么就沒有睡覺的福分呢!不要說在嘈雜的環境下睡了,就是在安靜的鄉下老家我也睡不著;不要說在運行的車上睡了,就是住在五星級賓館我也睡不著。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我的正常睡眠時間還占不到一年的零頭——即便有那么幾十天算是睡著了,但卻是糊里糊涂的昏睡,睡著醒不來,醒來起不來,起來又洪身酸軟,四肢動不來。二十多年來,我一直和失眠癥作斗爭。我找過許多專家,可所有的專家都令我失望。專家們都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老實人”,開的藥方歸納起來也就四個字:安神補腦。什么酸棗仁啦,靈芝啦,蜂王漿啦,維生素B12啦,安定片啦,等等等,我幾乎嘗遍了。病急亂投醫,我還輕信廣告,買過藥枕,買過玉枕,買過磁療枕……沒有一個見效。

  我不是心胸狹窄之人,我知道我的失眠癥與我的心理無關。那究竟與什么有關呢?也許與我經常發炎的耳后淋巴有關,也許與我三天兩頭就出現的感冒有關,也許與我的胃病有關……可惜我不是醫生,只能妄加揣測。

  失眠癥對我的折磨是殘酷無情的!一個正常人,一夜不睡就可能無力支撐,而在我,三天不睡五天不眠是常有的事——我甚至創過四十天不睡的記錄!我時常頭昏腦脹,眼球發硬,肌肉抽搐,精神萎靡,上學時期的驚人記憶和敏捷思維也蕩然無存。可以說,二十多年來,我對人生的體驗便是“痛苦”二字。然而,即便如此,我也從未停止各項工作,而且各項工作一點不比別人遜色——盡管我是在死亡線上無數次地“掙扎”。我知道,也許我不會有保爾?柯察金和張海迪那樣的成就,但我有他們那樣的不屈精神!

  其實,我大可不必羨慕別人的睡覺,我羨慕自己的堅強好了。

相關推薦
香港六合彩波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