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作走隧道的雜文隨筆

隨筆 時間:2019-01-12 我要投稿

  每一個認為走到絕境的地方,如果愿意給點時間,就能思考出重新出發的方向。也許就可以用隧道來比作絕望,每一寸漆黑的領地,都帶領著你走向光明,總是被困于悲傷和黑暗的自己還暫時不得而知而已。我如此相信著,也希望有位醫生能領我走出黑暗。對于心靈上的黑暗,有時不至于病痛般致命,有時候卻比疼痛更容易讓人陷入昏迷,我也不知道能對你說什么,如果你有幸堅持到那個時候能回過頭重新看我這段話,你應該能明白現在的我說的是一種什么樣的感覺。那么你對抗黑暗的堅持也就有了意義。

  mla有首歌叫“北歐是我們的死亡終站”,里面兩個稍稍厭世的人討論應該何時如何死去,最后她們決定要凍死,但是香港并不能將他們凍死。于是她們決定前往芬蘭,冰天雪地中穿著汗衫冷死。另一個人說“既然如此,我們可以在凍死之前在芬蘭旅游”,“如果是這樣,我們可以在去芬蘭之前環游世界!”

  “那為了能在29歲在芬蘭死去,我們現在要努力存錢。”

  兩人說到這里,死亡提上日程,變成了麻木生活中令人歡呼雀躍的事情。其實她們根本就不想死吧,死之前還有那么多想要做的事情,有那么多有趣的事情的話,為何還要一同赴死?用戲謔的口吻說出來的逃亡,隱隱讓人期待。

  半年前我說,死亡帶來的虛無讓人無法接受,就像大家都會忘記你的存在,忘記你的痕跡,如常生活一般,這種抹殺痕跡的存在讓人不由得畏懼死亡。然后現在走在這條隧道的一半,反倒想要大家干脆地忘記自己曾經的存在,像自然中的一份子,像一片落葉,像雁群中掉隊的一只迷途,像是酷熱天氣中干涸的一條支流。沒有名字,不引人注目,自然地更新換代。這個想法最重要的可能是,不愿記住我的人因為我的離去而傷心。

  就像掉了一個硬幣,可能會惋惜一下,也可能根本不會注意到它在何時離去。這樣就好。

相關推薦
香港六合彩波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