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談膩的味道雜文隨筆

隨筆 時間:2019-01-12 我要投稿

  老伴蒸了一鍋窩頭,順便蒸了一碗燒肉(當然以菜為主,主要放的白菜、木耳、蘿卜之類),還炒了一盤西紅柿炒雞蛋。女兒咬著窩頭,就著菜,連連說好吃好吃、好香好香。我說,我們小時候吃窩頭都吃膩了。女兒瞪大眼睛說:是嗎?你們好幸福!我與老伴對視著大笑。

  膩?那個時侯肚皮從來不哄人,膩也得捏著鼻子吃——關鍵的是缺油少菜,餅子是純粹的棒子面,往下咽剌嗓子,孩子們都不吃。很多人鬧胃病就是那個年代落下的毛病。油水少,很少見到肉腥,就著咸菜疙瘩,你說這窩頭還能吃不膩?

  現在的窩頭放著黃豆、黑豆、小米、大米等,聽著就饞,還能不好吃?人家慈禧吃的窩頭更是匪夷所思,放的是雞肉干面、核桃面、栗子面、紅棗面等等,那還叫窩頭嗎?天天吃那才叫幸福呢!《紅樓夢》里,劉姥姥二到榮國府那才是瞠目結舌呢,光那個茄鲞,鳳姐說過程:“才下來的茄子把皮鑤了,只要凈肉,切成碎釘子,用雞油炸了,再用雞脯子肉并香菌、新筍、蘑菇、五香腐干、各色干果子,俱切成釘子,用雞湯煨干,將香油一收,外加糟油一拌,盛在瓷罐子里封嚴,要吃時拿出來,用炒的雞瓜一拌就是。”一般人家誰吃得起?天天這么吃,任誰也會膩了。不然,劉姥姥背了棗子倭瓜并些野菜進府,說:“留的尖兒孝敬姑奶奶姑娘們嘗嘗。姑娘們天天山珍海味的也吃膩了,這個吃個野意兒,也算是我們的窮心。”就會引起賈母興趣?“我正想個地里現擷的瓜兒菜兒吃。外頭買的,不象你們田地里的好吃。”劉姥姥也會說話,只笑道:“這是野意兒,不過吃個新鮮。依我們想魚肉吃,只是吃不起。”那個時代,也會有吃膩的時候,是大家族;而窮人也不過是粗茶淡飯。現如今,小康生活剛開始,肚子油水就制約了健康。

  隨著時代的發展,生活水平的提高,人們的吃越來越講究了,一句話,嘴忒刁。小時候眼巴巴想著的白面饅頭也吃膩了,這個時代,咳!于是,吃膩的東西越來越多,孩子們更挑剔,目光挑剔,口味挑剔,讓你在做飯的時候不知所措,這一頓對付過去了,下一頓呢?頭痛,不會做飯了,不知道吃什么好了,讓巧媳婦也嘗到了有米之炊的難處。

  如今,對膩的感覺不單單在吃的方面。

  我們對美的欣賞,也是越來越挑剔。開始的時候,對電視劇上的美女靚男,羨慕不已:看人家咋長的?怎么那么俊呢!后來電影電視掛歷讓歌星模特一股腦的迎合你,終于也膩了,轉變最快的是馮導,推出丑男美女配,也轟動幾年。于是如葛優魏宗萬等丑男吃香。近幾年,丑女也開始大行其道。丑女無敵——美女故意扮丑吸引眼球。丑女穿上奇裝異服走上世界模特大賽,也成為世界名模;舞臺上晃悠著的丑女,那個晶晶也成為名人;韓紅的走紅正是美女歌星濫觴讓人膩了后,實力派勝出。哈!美與丑的辯證法如此簡單,過幾年翻過來就是美。

  譬如讀書。如四大名著一樣能活躍百年的書有多少?對革命文藝作品推崇的年代早就過去。能讀紅色文學恐怕占不到百分之幾。在中學讀本中幾十年的楊朔們,也被質疑,主要是人們不適應那種說教,早就膩了,于是有了余大師的大散文,紅了一陣后,又被批了,是膩了還是咋的,不曉得。劉墉的小品文很甜膩的更快。人們煩了就讀痞子文學;對含蓄膩了厭了,便來直接的,作品中過去的戀愛,由偷著牽手、偷著親吻、偷著擁抱,變成了光天化日旁若無人的大啃特啃。看電影電視不滿足于扭捏了,膩了過程,便直接上床。正如評論家說美國電影,過去到結尾才結婚,現在頭兩分鐘就生孩子。武打看膩了,看言情;打仗看膩了,看生活;生活看膩了,就來虛幻。總之,信息爆炸,腦子也在膨脹,追求新鮮刺激的東西永無止境。

  人們的鍛煉觀念也是如此。那些老頭老太太過不了幾年就會換個花樣。甩手、倒走、彎腰、搖頭,總有奇奇怪怪的潮流引領向前,那天看很多老頭老太太隨著音樂轉圈,邊轉邊拍手,不知道是什么新招數。

  譬如聽歌,老歌膩了,聽流行,四大天王什么組合風騷幾年,總干不過紅色老歌。譬如看戲。八個樣板年代,人們的確膩了,思念帝王將相才子佳人。如今舞臺上咿咿呀呀西皮慢板引不起興趣了,倒是一唱樣板引起喝彩。膩了膩了,還有什么不膩?嘿嘿,國粹麻將多會也不會膩。電影院膩的不進了,電視換了好多代擺在那里成了擺設,唯獨麻將永遠不膩。其魔力在于金錢刺激。假如看戲非但不買票還要送你50元,戲園子非爆炸不可。

  話說回來,吃膩了山珍海味,去多了飯店餐館,令人回味的還是家里熬得小米粥,就著小咸菜,營養說不上,但很香很回味,你說怪不怪?

  人們的追求是一個輪回。膩的味道周期越來越短,由過去幾十年到幾年再到幾月幾天,速度快得令人咋舌。細想想,時尚干不過傳統,而傳統還干不過潮流。傳統斯文掃地因而被人們藏之名山,而時尚又在風中飄搖,被人們追捧的同時,又會腳踩在地,絲毫不會珍惜。

相關推薦
香港六合彩波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