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歌的雜文隨筆

隨筆 時間:2019-01-12 我要投稿

  她從小就會唱圣歌。她喜歡對著父母,家具,壁爐,樹木,甚至小鳥唱。她是如此漂亮的一位小女士,聲音甘甜沁涼,所有人都喜歡聽,盡管沒人聽得懂。

  但她是個不幸的小女孩,她的父母早早去世,連撫養她的姑母也患上嚴重的病。姑母病的起不來身,叫人讓她上來,摸著她的手,

  “可愛的小姐,你的姑母快不行啦,你愿意再給她唱一首歌嗎?”她有些猶豫,她不太喜歡寄宿學校。

  姑母在她的歌聲里閉上眼,顫抖著流淚,“哦!這可憐的甜美的天使......”

  她被送到寄宿學校,在那里她很少唱歌。一次音樂課,輪到她上臺,老師激動地來回走動,“哦,多么美妙的歌聲...”

  她走回自己的座位,她的同桌約翰,用驚恐的眼神看著她。

  我唱的不好嗎?約翰搖搖頭,只是畏懼地縮向一旁。

  她17歲時,從寄宿學校退學。音樂老師向唱片公司推薦了她,她盯著那些圓圓的碟片,只問,“這些真的會被送到全世界?”“是的小姐,所以您......”

  她拒絕了公司,出來時迎面碰上約翰。他們已經很久沒見面了。約翰看她背后巨大的公司招牌,蒼白的臉因為激動而紅起來,“你要錄唱片?”

  她不說話。

  約翰猛地向前抓住她的肩膀,你怎么敢?你怎么敢?

  她拂開他的手,我為什么不敢?你不聽就好了。

  約翰緊緊盯著她,目光摻著驚詫的恨意,他想制服她。她敏銳的感到了他的意圖,你不會成功的,你比我更清楚。

  他撲上去撕咬著她的唇,手粗暴地扯她的衣服。她沒有拒絕他,把他帶回了在地下室的家。

  約翰走時,在門口回頭,“不要錄唱片。如果有了孩子,就唱歌給它聽。”

  她挺喜歡這個地下室,潮濕暗冷總是她的一部分。從前她喜歡在春夏去公園,沖著新樹幼鳥低低地唱歌。現在她不常出門了。她比以前更喜歡森林。

  她從沒想過要去醫院拿掉孩子,就像她從未想過要去找約翰一樣。她的孩子不應該被冰冷的器械殺死,理智地死亡最丑陋。

  但她也不愛它,它只是寄居的種子,她借給它短暫的避難所。她同樣感受到它的意志,它接受了約翰,于是懼怕她,拒絕她。它一半大的時候,甚至想死去。她輕巧地制止了它,它開始拼命生長。

  她從感受到它血液的那天起,每天撫著肚子輕聲唱歌。她靠在角落里,一首一首的唱。歌聲并沒有安撫它,它在她的歌聲里找不到歸屬與契合。

  約翰找來的前一天,她問它,你愿意嗎?它顫抖著,不愿意。

  于是她換了一首歌唱起來,它感到一陣溫暖,那是屬于它的,是它的歌。

  她回森林去了。她愈加頻繁的唱歌,歌聲流進無限的空氣里。那里的生命繁衍更新的極快,你看不到一只同樣的鳥飛出森林兩次。

  約翰在地下室的床上找到了死去的嬰兒,被擺成詭異的姿勢躺在床中間,似乎是獻祭的祭品。

相關推薦
香港六合彩波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