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感想隨筆

隨筆 時間:2019-01-25 我要投稿

  不知何時何地,偶然聽到了這首《神秘園夜曲》,覺得異常傷感、凄美,舒緩的音樂中充滿了思憶,不經意之間流露出些許多的憂愁,令人沉醉于其中。而且經常喜歡在一個人的時候沉沉欣賞,細細回味。

  secretgarden,神秘園。神秘的憂傷。聽久了會想要落淚,因為那旋律已非單純的小提琴曲,而分明是來自心底的聲音,一種對生命本身的深切的悲憫。但這又并非是悲嘆調。悲嘆調予人以虛空,而它的悲凄,穿透生命表層,直抵人心。它像是極輕而又極重的劃過琴弦,再劃過那似有痕也似無痕的空間。只有心中存留往事及夢里的人才能融入這意境,體味這悲憫。曾經一起笑過的,愛過的,傷過的,夢過的,都飄散成為遙遠而清晰的印記。這也許正應和了雪萊"最能抒發憂傷情感的才是最美的歌聲"?

  人生永恒的無奈與真實,沒有失掉曾經易感的情懷,沒有失掉聆聽安靜與憂傷的心。

  有人說:每個人心里都有一個神秘花園,只有自己才能決定園里的一切。

  而我想說:每個人心里都有一個神秘園,也許有時自己也不能明白里面有些什么,但一定有一種聲音,是屬于那里的。比如這首夜曲。

  真正的音樂是在靈魂深處勾勒的東西。secretgarden,神秘園體現的不僅僅是音符,它是緩緩地、輕柔地穿透,直至充溢在腦際,在心靈深處旋出飄渺的景致。那一片屬于我們自己的不可探究的凈土,便是原始的未經雕琢和鑿透的心靈的圣地。

  nocturne

  secretgarden

  nowlettheday

  justslipawaysothedarknight

  maywatchoveryou

  nocturne

  thoughdarknesslay

  itwillgiveway

  whenthedarknight

  deliverstheday

  夜曲

  神秘園

  現在讓那天

  僅僅溜走

  因此黑暗的夜晚

  可能看守你

  夜曲

  雖然黑暗放置

  它將會屈服

  當黑暗的夜晚

  遞送那天

  神秘園由兩位音樂家組成。一位是在挪威音樂界享有盛譽的作曲家兼鍵盤師羅爾夫,另一位愛爾蘭女子是小提琴家雪莉。

  他們的音樂絕美沉靜,是小提琴和鋼琴的完美組合,還有那時而飄忽而至的風笛聲,喚醒著聽者的靈魂,他們把挪威和愛爾蘭民樂集于一體,古典優雅與神圣的宗教氣息揉合其間,沒有張揚和銳利,就那樣慢慢地奏出了大自然的幽密畫卷,而這首簡單的夜曲全曲僅有24個單詞,在雪莉平空而起,純凈飄忽的聲音里,倏然間把人引入神秘異的境界,卻又在結尾隨著聲音飄忽而去,就是這支僅有24個單詞的曲子,獲得了歐洲電視歌曲大賽的金獎。

  羅而夫曾說在每個人心目中都有一塊屬于自己的領地,每當痛苦失望或消沉時,就需要抒緩情緒,尋找內心的平靜和安慰,這塊藏在每個人內心地,就是“神秘園”。也是神秘園的音樂理念和追求。

相關推薦
香港六合彩波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