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船散文隨筆

隨筆 時間:2019-05-20 我要投稿

  寒江沉暮,沙汀泊舟,三江口處更是風雪彌漫。天水黯然,風催浪嚎,幾只洞庭漂流而下的漁舟,已封網數日,相依停泊。身披蓑衣的老漁翁,帶著他腌制的魚蝦,到村莊來換點冬藏的素菜回去。

  我喜歡和母親一起,在外婆家門口,看大江飛雪,母親看到那幾只停泊的漁舟,傷感地對我說。你看他們多苦啊。

  他們的家,就是那幾只擋不了多少風雨的船。飄到哪里,哪里就是家,如同女人的命運。可我那時候好像不太明白母親這句話的含義。外婆家門臨長江,四季風云變換,在大江上更能體現。

  春天桃花汛漲,暑夏狂奔激流。秋江映月似鏡,冬至蘆花白灘頭。隨著沙洲頭不斷出現崩江塌陷。外婆家不得不移居它鄉。

  從此我再也沒見過那漂泊的漁舟,移居它鄉的外婆家,沒多久便日漸衰敗。外婆外公舅舅相繼過世,舅母帶著尚未出世的孩子改嫁,小姨也遠嫁江北叫林江的一個小鎮。

  母親常常一個人獨自流淚,在受到父親打罵后,更能體現她對家對外婆的懷念,我時常聽她飽含淚水地說,我現在就像那湖南漁船的,不知道家在哪里了,后來我深深領悟到了母親內心的苦楚。

  母親老了,我也許久沒聽她提起湖南船了,可那幾只漁舟,一直停泊在我的心里,怎么也飄不走。

相關推薦
香港六合彩波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