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實相生隨筆

隨筆 時間:2019-05-20 我要投稿

  “不愿清醒,寧愿一世沉迷放縱不知歸路,寧愿一生無悔放逐。”王小波是如此沉醉虛擬。在我看來,虛與實看似兩條沒有交集的平行線,沿著各自的行跡延伸。但稍稍傾斜平行即會變為相交,虛實結合,虛實相生或許也能碰撞出別樣的火花。

  任何事物都是矛盾的,斗爭性與同一性作為矛盾的兩種基本屬性同時存在,在一定條件下,即便是對立的事物也會發生轉化。這就好比,善良邁過了原則的底線就成了懦弱,勇敢超出了正義的范疇就成了魯莽。虛與實也同樣如此,只有適度結合,合理地把握才能實現最優目標。

  當現實中生出許多無形的柵欄將人桎梏,讓人于生活中的挫折中而備受折磨時,由實入虛成了一種明智的選擇。古代文人墨客,他們懷著經世濟民的抱負走到了仕途文化的高坡前,與社會交手幾個回合,看清了官場的爾虞我詐,飽受奸佞的非難后,便一頭扎入了市井田園,化入人生的虛境,筆下生出了無數絢爛夏花。他們漸漸消彌原先的志向,然后又把這種消彌當作了志向,在淡泊中升華,在平靜中修養,在幽寂中超越。于是梅妻鶴子成了他們的精神標簽,山水之樂成了他們精神的滋養,煮雪烹茶成了他們生活的常態。借鑒佛家遁入空門,以青燈古佛為伴;學習道家清靜無為,任思想自由行走。

  然而,現實又常常將人逼入另一個極端,陷入自我感傷的虛境中難以抽離。這時由實入虛是另一種變通。司馬青衫作為古代文化人格的一種常態,是同理心衍生下的雙向情感流動。這種情感現于史冊,或是仕途失意的落寞,或是小人排擠的憤懣,或是去國懷鄉的凄涼,抑或是家國淪喪的幽懷難表。外化于物,它是一輪明月,一樽清酒;內化于心,它是一絲寄托,一種共勉。多愁善感,心思細膩的古人在遭遇打擊時,也曾憂思難解,滿目凄涼,然而,他們最終沒有讓悲傷逆流成河,反而將自己的滿腔憂思附在一片落花或一聲鳥鳴上,附在一枝綠柳或一片浮云上,來釋放內心的抑郁。如《菜根譚》所言:“世人動曰塵世苦海,殊不知世間花鳥相迎,彼自若其心爾。”從虛境中跳脫出來,現實可能是另一番景象。

  由實入虛,在虛境中自我提升;化虛為實,在現實中尋求安慰。這是古人生存的智慧。如果現實過于殘酷,不妨進入虛境小憩;如果虛境過于迷亂,不妨轉入現實明心。虛實相生,本無界限,關鍵在于一出一入間的拿捏把握。

相關推薦
香港六合彩波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