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外公綠茶隨筆

隨筆 時間:2019-05-21 我要投稿

  每次路過“兩岸咖啡”的時候,總有一股力量在身后推著我向前快走。店里飄出來的陣陣咖啡香氣 ,像一雙手兒,總想扒開我心頭上那塊因受了傷而打折的繃帶。但我忍著疼將那只手推開,又給心上打上一圈又一圈的繃帶,然后就跑開,但心卻留在原地……

  記憶回到兩年前,同樣是在這“兩岸咖啡”店里,我那一雙“賊溜”的眼睛盯著那咖啡杯 ,目光在媽媽的臉與外公的臉上移動。一看媽媽分開心神,我就伸手去抓那只杯子,卻被一雙手按在桌子上,就如孫悟空被壓在五行山底下,動彈不得。

  “就喝一小口嘛!”我哀求道。

  “不行,小孩子喝啥咖啡,晚上要睡不著覺的!”媽媽“義正詞嚴”地拒絕了這個小小的請求。

  外公這時笑嘻嘻地說道:“就讓他喝一小小口吧。我叫人少放了點咖啡豆,晚上不會睡不著覺的!”說完,外公用他那雙布滿皺紋的手將杯子推到我面前。媽媽瞪了我一眼說:“就抿一小口。”她其實也在給自己找臺階下。 我兩眼放光,奪過杯子便吞了一大口。剎那間,我只覺得嘴里被人塞了數個苦瓜,剛想吐出來,又感覺苦散了,緊接著是一股濃香,附著在口中,最后是一抹甜味。我張開嘴,重重地呵了一口氣。

  幸好沒多加咖啡豆,我想,外公 “兩岸咖啡”副經理的職務還有這個便利,挺好。突然,媽媽把杯子挪過去,說:“不能再喝了!”我有些失落,將目光轉向外公尋求幫助時,卻發現他也無奈地搖了搖頭。我只好趴在桌子上打量起外公:他有一張近圓的臉,膚色黃中帶點古銅,皺紋自然地掛在額頭上。他的眼睛透著渾濁,但他看我的時候眼瞳便會清澈起來。

  這時,我看見外公提起他那個古色古香的紫砂壺,往一個棕瓷杯中倒進了一些青中帶綠的茶水。我很好奇,便問道:“外公你怎么就喝茶不喝咖啡呀,茶比咖啡好喝嗎?”外公拿起茶杯,輕輕地吹了一口氣,似陶醉般地聞著茶香,輕輕抿了一口茶水,這才答道:“咖啡是你們年輕人的玩意兒,我年紀大了,是受不住那洋玩意兒的……”我更疑惑了:“那你為啥還來咖啡館當經理?”“因為我的小外孫喜歡咖啡呀!”外公玩笑似的回答道,說完輕嘆了一聲,“外公老了,不適合苦的……”

  只是,我萬萬沒有想到,外公竟然老得那么快……

  那個早晨,我一身白衣,心里難受似翻江倒海,吶喊、質疑、不相信,千言萬語到嘴邊卻發不出任何的聲音。外公離開了我們,走得那么無聲無息。想到病房里心電儀刺耳的聲音,我真想號啕大哭。今天是外公下葬的日子,我回想從前與外公一起開心地聊天,一起看電視,一起捉弄樓頂的那只貓……但這些,一切的一切,都沒有了吧。

  我擠到隊伍前面,手中攥了一張紙錢,將口袋里那包鼓鼓的東西拿了出來——茶包。我用紙錢將茶包包住,放在懷里,等走到火堆前時,我俯下身子,將茶包投了進去。我多么希望此時外公能再伸出雙手摸著我的腦袋叫我“乖外孫”,突然覺得鼻子一酸,我走出人群,任眼淚流個不止。

  只隔了幾天,我與外公的距離就不是用擁抱可以彌補得了,他在那頭,而我在這頭。外公走了,但外公手中那縷茶香卻一直縈繞在我的心頭,從此我愛上了茶,愛上了那抹淡淡的清香,如外公那清澈的雙眸一直陪伴在我的左右。

  外公,愛我至深的外公,愿你在天堂的那頭,安好!

相關推薦
香港六合彩波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