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時不識月隨筆

隨筆 時間:2019-05-21 我要投稿

  “小時不識月,呼作白玉盤。”這是大家再熟悉不過的詩了,細細品讀,這句詩還真是我孩提時光的投射,充滿了天真與爛漫。

  那時我不知道月亮的名字,只知道每到天黑它就會出來,掛在樹梢上,天空越黑,它越發顯得明亮。調皮的它還會變換形狀,有時如柳葉一般細細長長,有時像被什么咬了一口,有時又如白玉盤一樣豐盈。不僅如此,它還會不停地變換顏色,鵝黃色、淺黃色、銅色的月亮我都見過。只是有時候天空中什么也沒有,我很疑惑,仰著頭望向天空,仔細地找啊找,轉了一圈又一圈,直到轉暈了倒在地上,還要努力地眨著眼睛尋找。大人們都圍過來拽著我的肩膀笑我傻,說它明天一定會出來,我這才罷休。

  知道了月亮的名字后,我對它的興趣更濃了。每到夜幕降臨,我總要騎著助輪自行車在樓下轉悠。空無一人的街道上,似乎只有我和月亮,我邊騎車邊抬頭望著它。我感到奇怪,月亮為什么總跟著我呢?我停下,月亮也不動了,我使勁蹬腳踏,自行車載著我飛速前進,可月亮似乎知道我在想什么,也飛速前進。那時在我看來,這真是一件新奇事,月亮在我眼中就像被施了魔法,有時候它就像一個幼稚可愛的小女孩,總是跟著我,被我發現了也默不作聲。那時的我一想到這就不由得笑出聲來,有一個這么調皮的“保鏢”能不開心嗎?

  這么多年過去了,我依然覺得月亮有魔力,它也依然是我的好“保鏢”。這些年,我已漸漸褪去了稚氣,卻唯獨沒有懂得月亮的奧秘。距離產生美,神秘的月亮才是孩子心中最美好的月亮。那天,我給一個同學說我一直沒弄懂月亮為什么會跟著人走,她一臉驚訝:“你可是初中生了啊!”可是弄清楚關于月亮的一切就真的好嗎?“小時不識月,呼作白玉盤”的純真要是能一直都在那該多好啊!

  記得小時候,幾個姐妹來我家玩,當時皓月當空,白玉盤一般皎潔明亮的月亮掛在樹梢上。我們幾個女孩子在我的房間里挑選自己喜歡的床單,我千挑萬選才選了小碎花床單,姐姐選了大紅單色床單,妹妹選了藍色玫瑰床單。我們把床當作T臺,將床單披在身上,胡亂地卷來卷去,然后很“大方端莊”地走臺。姐姐很“專業”地將雙手置于腹前,忍著笑,做出一副母儀天下的樣子。妹妹和我則神經地擺著各種夸張的姿勢,大家都笑得前仰后合。

  我們玩累了,就坐在陽臺上喝茶。月光照進屋里,輕柔地灑在我們的身上。姐姐說:“我給你們說,晚上喝茶,誰能在杯子里看到月亮,誰就是最幸運的人。”

  “這有什么難的?”我說。于是,大家你推我我推你地讓自己的杯子里有月亮,連茶倒了也不管不顧。

  “我這有了!”我叫道。“我也有!我也有!”她倆異口同聲地叫了起來。

  “那我們不是一樣幸運了?”

  “哪有,我比你們早,所以我更幸運!”

  “誰說的,是我!”

  “是我……”

  每每想起這些往事,我總忍不住笑出聲來。那段天真爛漫的時光里有我們如花般的笑臉和爽朗的笑聲,這些快樂的瞬間將深藏在我的心里,永不忘記。

相關推薦
香港六合彩波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