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擁有一樣的名字的生活隨筆

隨筆 時間:2019-05-21 我要投稿

  她送了我一本精美的帶鎖日記本,上面寫著:同名是緣,認識你是最幸福的事。謝謝你對我的好!

  一

  我叫杜依軒,是個活潑開朗的漂亮女生。說自己漂亮有點難為情,但當所有認識我的人都這么說時,我也就理所當然地接受了。

  同學都說我很自信,我承認,我確實是自信滿滿的。成績不錯,長相不俗,人緣善佳的我在學校如魚得水,我能不自信嗎?再說了,一個人如果連自信都沒有,那該過得多沒勁?

  可是新學年開始時,班上轉來一個女生。她來那天,胖胖的身體裹在長衣長褲里,跟在老師后面,頭一直低著。老師把她介紹給大家時,我們都一陣軒然,她居然和我擁有一樣的名字。我對這個也叫“杜依軒”的胖女生莫名地產生好感。她是怎樣的人呢?我充滿了好奇,很想和她成為朋友。

  可能是初來乍到吧,她一直深深地埋著腦袋,就連老師讓她和大家打聲招呼時,她一抬頭,也是滿臉驚惶、眼神躲閃。我有點心疼她,于是舉手向老師提議,我想和她同桌。

  “你們名字一樣,坐在一塊,回答問題時都不好叫,還是分開坐吧!”老師說。

  想想老師說的也有道理,也就不再說話。但我注意到,當她聽說我們的名字一樣時,她曾把目光轉向我,偷偷掃視了一眼,然后又匆匆低下頭,手指尖絞著衣服角杵在講臺前。

  二

  新來的杜依軒很胖。

  班上的同學逗樂我說:“杜杜,班上新來的胖子和你擁有一樣的名字,你是感到榮幸呢?還是悲哀?”我嫣然一笑,擲地有聲地說:“當然是榮幸,我喜歡這個名字。”

  “可是撞名比撞衫還讓人難堪呀?何況她還長那么胖。”一個女生在旁邊嘀咕。

  我瞥了一眼杜依軒,她捧著本書擋在腦袋前,佯裝在看書,我知道,她正洗耳恭聽,于是我朗聲道:“她很胖嗎?一點也不,健康才是最好的。撞名是因為緣分,有何難堪?”

  我在同學中的號召力不錯,于是我當著杜依軒的面,對大家說:“各位親,可要對新來的同學熱情友善一些喲,她進了這個班,就是我們班級的一份子了,對不對?”

  “對!我們聽杜杜的。”前排的幾個男生異口同聲,逗得大家又是一陣笑。

  整個課間,我們大聲說笑著,歡聲笑語此起彼伏。我又把目光轉向杜依軒時,她正偷偷看我,碰上我的目光,她漲紅臉趕緊扭轉頭,垂得低低的。我笑了起來,覺得這個女生真可愛,可能是新來不熟悉的緣故吧,她有些怯怯的慌亂,又充滿了好奇。

  放學時,我等在教室門口,看杜依軒出來時,走過去對她說:“我們一塊兒走吧!”她緊張地看我一眼,匆匆低下頭,點了點。我很自然地挽起她的手,親密同行。但我一下就感覺到了她的緊張,她的手是僵硬的,掌聲還沁出細密的汗珠子。

  “怎么這樣緊張?我又不是老虎。我們同名是緣分呀……”一路上,我滔滔不絕地說話。她走在邊上,頭一直低著,喘息未定。我猜想,她一時還是適應不了我的主動示好吧。

  三

  新來的杜依軒很不自信,我不知道,她是因為胖,長得不好看的緣故,還是因為成績不大好,到班上已經兩個多月了,她還是很少說話,甚至可以說,她從沒主動跟別人說過一句話,就連對我的熱情,也一直都是戰戰兢兢的。

  第一次遇見這樣不自信的女孩兒,我真是不可思議。女孩嘛,都是愛說愛笑的,就像班上其他女生一樣,這和成績、長相一點關系都沒有。有點想不通杜依軒,她每天都把頭垂得低低的,看人時也是偷偷地一瞥,像做了什么虧心事,真搞不懂她,但我又很想改變她。

  我把自己的想法告訴幾個好姐妹時,她們一致反對。其中一個說:“她和你同名沒錯,但她和你不是一路人,性格完全不同,你那么活潑,而她……你也曉得,她是個‘悶葫蘆’,算了,隨她去吧,你已經努力過了,是她自己不知道珍惜這份緣。”

  “你們幫我吧,我們大家一起對她熱情友善,她總會有感知的,或許哪天,她就向我們敞開心扉了,我們幫她建立自信、樂觀,這樣她就能真正融入我們班集體了。”

  我說得很誠懇,幾個姐妹總算答應了。她們也和我一樣,常常主動找杜依軒聊天,放學時,一大群人一塊兒走,讓她不至于那么突兀,也就不那么尷尬了。

  我還在生日時,把幾個好姐妹邀請到家里,當然沒有漏掉杜依軒。我猜想,她應該是第一次參加這樣的生日聚會吧。整個晚上她很拘謹,但我從她的表情上,能夠看得出來她是高興的,她的眼神晶亮閃爍。她送了我一本精美的帶鎖日記本,上面寫著:同名是緣,認識你是最幸福的事。謝謝你對我的好!

  原來她懂,她一直都懂我的主動示好,只是不知道要如何表達而已。

  四

  有一天放學后,我到校宣傳欄出版報。等我忙完時,天都快黑了。

  望著降臨的夜幕,我匆匆走出空蕩蕩的校園。才出來,就看見杜依軒在傳達室門口叫我。我走了過去,奇怪地問她,怎么還不回家?

  她低下頭,臉微微漲紅,猶豫一陣后,她似乎是下了很大的決心,抬起頭,真誠地對我說:“晚上是我生日,我能不能請你去我家?我和我媽說了。”

  我有些意外,卻是一臉欣喜地答應了。那天晚上,杜依軒只請了我一個人。她的父母很熱情,一直在招呼我。杜依軒家的房子有點小,還有些破,但整理得很干凈整潔,看得出來,她媽媽很勤快。她父母的話不多,一直微笑著,滿眼都是慈愛。

  為了讓氣氛熱鬧點,為了杜依軒早日融入我們班集體,征得她同意后,我打電話邀來了幾個好姐妹。那群好姐妹善解人意,并不怪杜依軒沒有邀請她們,她們帶來了生日禮物,還輪流出節目。整個晚上,熱熱鬧鬧的,我們把杜依軒圍在中間,唱著歌,盡情地笑。

  望著一臉笑容的杜依軒,我真切地感受她,她是開心的,而且很享受這樣的生日聚會。晚上回家后,我躺在床上睡不著,就打了個電話給她。雖然我們都有對方的號碼很久了,但那是我第一次打電話給她。我們在電話中聊了很多。

  我對她說:“我們同名就是緣分,與你相遇,真的很幸福。”

  電話中,杜依軒依舊止不住的激動,她說:“杜杜,謝謝你!知道嗎?這是第一次有這么多同學陪我一起過生日。我原來有這么想,但我怕被拒絕了,沒敢說,還好你幫助了我……”

  她的快樂溢于言表,我猜想,如果入夢了,她的夢也一定是甜美快樂的。因為從小長得胖,成績也不大好,她總是被人排斥、被人拒絕。漸漸長大后,她就不愿意說話,自卑充斥在她的心里,她寧愿一個人孤單,也不想被人拒絕和嘲笑。

  我希望自己能夠幫助她,幫她走出自卑的爛泥潭。青春那么美好,我們實在不必要關閉起心扉,孤獨行走。

  誰讓我們擁有一樣的名字呢?我在心里早把她當成好姐妹了。

相關推薦
香港六合彩波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