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值是個好東西的生活隨筆

隨筆 時間:2019-05-23 我要投稿

  西漢李延年的妹妹,因為美貌而得到漢武帝的寵幸。后來,李夫人得病,漢武帝前去探視,李氏拉過被子來把臉遮得嚴嚴實實的,擔心自己會因容貌變丑而失去皇帝的寵幸。“顏值”是個好東西,但說到底很難經受住歲月的考驗。一旦韶華不再,以色事人者馬上就灰溜溜的,非常尷尬。

  西晉文學家張載,相貌丑陋。史書載:“甚丑,每行,小兒以瓦石擲之。”這是“長得丑還出來嚇人”的故事的古代版。

  與張載同時代的潘岳,是個美男子。他出門的時候,往往會被成群的女人圍觀。此外,“女粉絲”們都喜歡往他的車子里塞鮮果和鮮花。潘岳當年的氣勢絕不輸于今天那些擁有千萬名“粉絲”的網絡主播。

  翻讀西晉王朝的歷史,看到女同胞們的潑辣手段,我終于見識了古代女漢子的色膽:“顏值”第一,其他一切皆為零。那些贏得名聲與地位的丑男應該知道進退了,但偏巧古今中外的作家群里的丑男還特別多,古龍、郁達夫、溫庭筠、紀曉嵐都是“顏值”不高的主兒。

  茨威格曾經評價列夫·托爾斯泰的相貌:“他留給人的總體印象是失調、崎嶇、平庸甚至粗鄙。”在茨威格筆下,托翁除了招風耳和獅子鼻,還不講衛生。這一點,尤其讓人難以接受。當然,在當時講衛生的老男人真的是鳳毛麟角。

  有一位長者告訴我:“上蒼是公平的,對于大多數人而言,容貌和智慧不可兼得。”

  多年前,李銀河曾如此回憶自己的青春歲月,她寫道:“我們兩個都不漂亮……他(王小波)的長相實在是一種障礙,我們差一點兒就分手了。”

  至于他們最終為什么沒有分手,作家劉心武的一篇文章給了我們答案。他說:“我第一次見到王小波,開門后被他嚇了一跳,不客氣地說,他長得丑,而且丑相中還帶著一點兇樣。”但是兩杯茶過后,劉心武覺得王小波越來越順眼了:“那也許是因為,他逐步展示了其優美的靈魂。”

  讀到這里,我懸著的心終于落了地。

相關推薦
香港六合彩波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