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后陽光隨筆美文

隨筆 時間:2019-07-03 我要投稿

  今天的太陽很大,很暖。

  跑到物業去拿快遞的時候找了好久,圓通,申通,匯通前面一個字感覺都一樣,寫著寫著就變成了一個口。小區的綠化很好。路邊的茶花好像剛謝不久,掉在地上卻還是那么嬌艷。我很想躺在草地上,可是那草早已枯黃露出了下面的泥土。頭倚著一根光禿禿的樹然后把手放在頭頂,透過指縫看著太陽,它沒有盛夏那么熱烈,也不及寒冬那般陰冷。只是很暖,暖的只想就此睡去。

  以前聽人說:夏天穿白色更涼,冬天穿黑色吸熱。于是我就養成了怪僻。夏天偏愛白色,冬天偏愛黑色。于是后面的很長一段時間里我的衣柜里面都只有白色和黑色。有好幾次我媽都說:女孩子誰跟你一樣每天都穿黑色的,太老氣了!我沒說話,卻依舊只買黑色和白色。后來我媽氣到了,直接給我下禁令:以后不許買黑色衣服。之后她幫我買的衣服多是粉色,玫紅和大紅。我偶爾會穿,但那些顏色的衣服穿在身上卻感覺始終不如黑色那般舒服。那時候我最討厭大紅,在商場里 一看到大紅的衣服就覺得很俗,那是一種從心底產生的厭惡。所以我從不讓她幫我買大紅外套。就連紅色保暖衣都很少穿。現在我對大紅已經沒有那么排斥了,卻依舊不怎么喜歡。后來漸漸迷上了粉紅。盡管我曾經一度覺得這種顏色非常幼稚。我迷上粉紅卻不常穿粉色的衣服,畢竟喜歡并不代表能夠完全接受。只能說習慣真的很可怕。它早已深入肺俯。在心里扎根再難撥除。

  回來的時候我特地繞到后門,拿起手機走到太陽和樹疊的角度開始拍照,曝光度太高了,我重新調低了。照片上一棵光禿禿禿的樹,樹枝間穿插著一個發著白光的太陽。突然就笑了。我眼睛看到的太陽光是黃色的,可手機拍到的卻是白色的。原來什么都是不確定的。白色的光,光禿禿的樹怎么看都有點清冷,就像那年我在屋頂看到的月光。同樣的冷。相對于其他的樹我更喜歡松樹。不為其他,只因它枝葉長青。一年四季都是一個樣。不像其他的樹,繁華過后 便要老去。最終留下一根光禿禿的樹干。放在一起對比都覺得有點諷刺。拍照的時候旁邊時有學生踩著單車結伴歸來。他們大聲地說笑,肆無忌憚。我很羨慕。我一直以為踩著單車和朋友一起出游是最幸福的事。可我現在還沒有學會騎自行車。

  爸媽一直說我好膽小,從小就不敢學自行車,等我想學的時候同齡的早就學會了,一個人更不想學。再后來被爸**著學的時候發現,我怎么也學不會了。有一次做夢,夢到我會騎單車了,跟朋友并肩在寬闊的大馬路上一起去玩。我一直都在笑,笑啊笑啊就笑醒了。然后就再也睡不著。我很傻,有時候做夢夢到一半突然醒來,愣了一下又趕緊閉上眼睛想重新回到夢里,可我發現無論我怎么努力都回不去了。前一秒還清清楚楚的人物名字,這一刻卻連臉都變的模糊。故事總是朝著相反的方向在走。

  后來的后來我終于知道了,有些東西我追的越緊,它溜的越快。

  初中的時候我發現我的皮膚很白很嫩,輕輕一掐便能留下一道紅色的印子。同學總喜歡抱著我的手臂又揉又捏。在N次抗議無效之后我也隨他們去了,橫豎他們不敢太過分。坐在窗戶邊總天都有太陽照進來。我喜歡把手放在陽光下,然后我的手腕會變的格外白嫩,在陽光的照射下好像都變成透明的,連里面的細小血管都能見到。坐我后面的那混蛋總喜歡欺負我,惡做劇地說我的手像白蘿卜,看到了就想咬一口。跟他吵過好多次,因為打不過他所以后來也由著他說了。其實想想那段時光是最簡單快樂的。沒有人會跟你講好員工守則,沒人理解經濟危機金融危機工作危機。高興了就笑,不高興了生氣,也不哭,讓旁邊的人為自己提心吊膽。好像一切都是那么的理所當然。

  一直覺得我不是個戀舊的人。因為我沒有一個特別留戀的人。大多時候我只是留戀那一段消失了的歲月。有人說我無情,我想,或許他說的是對的。我們都不過是別人生命里的過客,萍水相逢而后相識。可是這又如何?

  轉身過后,各自安好。

相關推薦
香港六合彩波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