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不后悔遇見你隨筆作文

隨筆 時間:2019-07-26 我要投稿

  時光荏苒。

  心中所念人,隔在遠遠鄉,肚里所感事,結在深深腸。

  而今,我僅是一心扎根于現在的生活,很少再去夕拾朝花,去重拾高考的那段光陰,或是驀然回首再尋那曾在燈火闌珊處的人。

  是的。黯然銷魂者,唯別而已矣。何必自討傷懷?睡罷,睡罷。

  如水的月色將點點余輝投射到窗外的玻璃上,稠密的細雨婆娑著陽臺上的那兩盆吊蘭,陽臺上的門似乎是沒有關緊,晚風多情,夜色醉人,恍惚間,我竟有些昏昏沉。

  高三,那是一分鐘一分鐘連接起來的,漫漫長夜到漫漫白晝,每一分鐘都沒有確定的許諾,無論是模考結果還是熬人的習題,都無法給我們提供一個明確的答案,我們只能一邊大口喘著粗氣,拼命壓抑著自己隨時可能崩潰掉的心情,一邊在千軍萬馬的浩蕩之勢下,小心翼翼竭力保全自己那一葉扁舟劃向那條“獨木橋”。

  百日沖刺的日子過得緊湊巴巴的又十分艱難磨人。常常與幾個好友懶洋洋的趴在走廊的墻臺上曬太陽,細數眼下還有幾場隨堂、周練、月考、階測、摸底等等不勝數的考試,整天提著一顆惶惶不安的心,不由自主地哀嘆“凄凄慘慘戚戚”,而班主任總會不知不覺地出現在我們身后,冷不丁地唬一聲“還不快給我進去”。他佯裝發怒,忽然揚起手中細細的小木條,然后輕輕落在我們后肩,不痛不癢,反而倒會將這乏味冗長的生活撣去絲絲單調與枯燥。

  盡管常會被哄攆進教室,但一有空,我還是會在走廊上吹風,因為。

  他來的時候,我剛好轉身,走廊的那一側盡頭,那個高高的瘦削的身影慢慢走近,他嘴角微微上揚,好像心里裝著明了的方向,白色的衣襟上沾滿晨光,眼神清澈,笑容里三分玄妙,七分叵測,讓人捉摸不透又覺初春乍暖。

  “呦,巧啊”。他忽然手里多了一本卷著的習題冊,他一伸手,用書敲了一下我的頭,在我還未有所反應時,就邁著一雙修長的腿停在離我幾米遠的地方,和我保持同樣的姿勢:“蠢吧你,這都躲不了?哈哈”。

  那時,任憑時間恣意流淌,走廊上天氣怎樣,我們只顧滿懷豪情,擁抱理想。其他,便是春風也浩蕩,是落日也輝煌。

  “喏”他把習題冊扔給我“昨天去書店買資料,沒注意多拿了一本。”

  “謝啦”“沒事沒事,照顧小弟呢。”看他得意吹噓的樣子,我忍俊不禁,不經意間扭頭,似乎是班主任的影子出現在樓梯拐口,我急忙轉身想讓他快離開,誰知一溜煙他早就沒了人影。“慫”我暗自嘲笑。無數個短短的課間幾分鐘,從來不必刻意找話題也總是談笑風生,一個假裝無所事事的偏愛“陽光浴”,一個假裝不經意下樓湊巧路過那間教室外的走廊,默契配合的表演,青澀又本真的演技,成為了一種心照不宣的會見。

  連雨不知春去,一晴方覺夏深。時間是一只藏在黑暗中溫柔的手,一出神一恍惚,便已是物換星移幾度秋。

  清風輕拂,樹枝輕顫,盈盈墜梢的廣玉蘭花邊簌簌鋪了一地皎潔。六月初的校園,春意早已闌珊,池里的嫩荷露出尖尖一角,梔子花瓣似乎是從樹梢上摘下來的,有幾朵仍戀戀不舍地硬霸著枝頭,仿佛輕聲呢喃,這個即將不屬于它的季節到來的過于突然。

  這一天終究是來到了。畢業,這個曾經翹首以盼了不計其數個日夜的一天終于,來了。

  那天下午,所有人忙著打掃衛生,擺放桌椅,然后抱著一大摞復習書緩緩走出我們青春里最青春的三年,我亦在人流中。

  他默不作聲走近,從我懷里拿走那一堆沉重的復習資料。并肩走著,不吭聲。“呦,巧啊。”我學著從前他的樣子,跟他打招呼。但他并不接話,氣氛一下變得很尷尬。

  落山的太陽發出薄薄的光,靜悄悄地把行人的影子拉得好長。一路沉默。

  到了該分別的路口,我撞了撞他的胳膊:“嘿,你的苦力到此結束。”說著,我一面咧開嘴沖他笑,一面去接他手中的書。

  “誰說苦力到此結束,我們自由了,所以現在才是開始。知道嗎?從現在,開始。”

  損他的話含在舌頭底下,怎么也說不出口。那雙倒映著整個我的瞳孔,很澄澈,很明亮。

  冥冥之中,心跳律動;咫尺之間,明了于胸;最是無言,令人心動。

  湍急的時間永遠在分岔。后來,不是每段故事都有后來,更多的是無疾而終。所以再無后來。

  凌晨四點,窗外皓月當空,不知所措的往昔接踵而來。寂寂晨曦,我們穿越不盡喧囂浮華,萬般無奈也只能妥協。

  我翻了翻身子,將側臉枕在自己的胳膊上,試圖入睡。

  “我從不后悔遇見你。”

  且何其有幸。

相關推薦
香港六合彩波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