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于認知語言學的茶文化英譯策略分析論文

文化畢業論文 時間:2018-11-29 我要投稿

  交際茶文化,顧名思義是一種圍繞著“茶”這種飲料衍生出來的一系列體現著特定的價值觀、生活立場和處世哲學、經營理念等內涵的文化體系。就我國茶文化而言,它集中展現著我國幾千年農耕文明的精神面貌、生態態度和“國民性格”,是不可多得的寶貴傳統文化之一,更是我國向世界輸出“中華文化”、擴大中華文化影響力的重要窗口。我們對于茶文化的對外傳播可以從這樣幾個方面予以洞察:一是作為商業交際活動的茶文化傳播,帶有明顯的消費屬性、營銷屬性和交易屬性;二是作為純粹人文精神傳播的茶文化傳播,更多的是一種民間人文對話性質的屬性;三是作為一種體驗經濟的茶文化傳播,比如茶文化國際旅游、茶文化的深度旅游等,是依靠將國外消費者吸引到茶文化的“特殊時空語境”中進行體驗的一種傳播方式;四是作為一種學術交流、學術對話的茶文化傳播,偏向于交際文本、語言符號、學術理念、商務英語等方面的跨文化交際。在“一帶一路”的背景下,我國茶葉產業的國際化發展和茶文化的國際化傳播在前三個層次上已經取得了一定的經驗和成就,但在學術對話交際層面上還存在著一些制約茶文化軟實力形成的因素。

  1認知語言學對于跨文化交際基本的立場主張

  整體性來看,認知語言學(cognitivelinguistic)雖然是語言學的一種新型分支,但其基本的知識體系卻來源于心理學和認知科學,是一種多學科互相交融、互相交叉的產物,整體上成型于20世紀80年代后期,主要的創立者是語言學家喬治雷可夫。認知語言學不純粹是一種關于“語言”的學問,更多地是作為一種“研究范式”來被學術界廣泛認可的。本文從跨文化交際的角度出發建構出來的“茶文化英譯”———作為一種翻譯也能夠被納入到認知語言學的范疇中去,這是它保持持久的生命力的一種特質所在。認知語言學對于跨文化交際、翻譯實踐等的基本立場主張包括這樣幾個部分:

  1.1語言的語義不僅僅是客觀的真值條件,而是主觀和客觀的結合。認知語言學與形式語言學之間最為本質的分歧在于如何看待語言的屬性上。傳統的主流語言學范式“形式語言學”認為語言雖然是人類特有的一種認知能力和獨立的能力,但是,就語言的結構、規律等來看,語言就是語言,語言的每一個概念在客觀上都對應著一個客觀的存在物(即特殊的指向),并且這種語言與萬物之前的聯系、語言的語義是不以特定人的立場、認知等變更為變更的。認知語言學則認為,盡管語言客觀上確實存在著一定的語義“特殊指向”,并且這種特殊指向具有一定的中立性,但是,在一個跨文化交際的環境下任何語義都會跟不同的主體采取的不同立場、不同利益觀、不同文化背景等有關,所以,語義本身就不是“放之四海而皆準的”,是“主觀與客觀相結合”的產物。

  1.2不同的文化體系中具有不同的文化“隱喻”。在語言學上,文化隱喻的概念和范疇一直存在,并且飽受爭議。認知語言學家們則將文化隱喻的重要性拔高到了一個新的高度,認為語言語義的“主觀認知”差異最為重要的一個來源就是“文化隱喻”的差異,或者說對于同一概念的內涵及其外延,由于不同的“文化隱喻”存在,由于跨文化交際的參與,所以導致了人們對于特定概念認知的差異。比如說人文社會科學領域的“自由”、“民主”、“平等”等就是飽受爭議的概念,在認知語言學看來人們對于這些概念的認知差異形成的重要原因之一就是不同國家的國情不同,也即“文化隱喻”的差異。用認知語言學的話語來說,這種文化隱喻指的就是“從一個認知域或概念域向另一個認知域的映射”,這種映射并不是一種嚴格的對稱關系,而是極有可能帶有一定的扭曲、變形。

  1.3跨文化交際要注重兩種文化的“互文性”置換。對于翻譯實踐這種較為典型的跨文化交際來講,從語言符號到文化內涵的翻譯轉換并不是一種單向度的“直譯”過程,而是帶有一定的“互文性”安排。在此處,所謂的互文性,一方面既指兩種文化之間的互相對照,另一方面也指單種文化內部之間知識脈絡的互相關照、互相引用,從而用一種整體的知識結構而不是碎片化的知識點和語義呈現在受眾眼前。

  2當前茶文化對外傳播視域下茶文化英譯中存在的主要問題

  我國作為世界茶葉的原產地、茶文化的發源地、茶學科技的重大發明國,無論是人文性的茶文化知識還是科技性的茶文化技術,在世界范圍內都具有重要的影響力。但是,受制于翻譯理論和翻譯實踐的約束,我國茶文化的英譯還存在這樣幾個問題:

  2.1對外傳播的茶文化專有名詞翻譯錯亂。在對外傳播中,中國茶文化相關的文本主要包括茶文化文學作品、茶文化商務交際傳播文本、茶學相關的學術論文或專著、基于新媒體的茶文化影視作品等,由于不同的翻譯者基于不同的翻譯目的和翻譯水平差異,在對外翻譯時一些專有名詞往往存在典型的翻譯錯亂的問題。比如說,茶葉名稱“六安瓜片”有些人經常采取拼音直譯的方式翻譯為“LuAnGuapian”,稍微有些知識面的翻譯者則將其翻譯為“Li原uanLeaf”,在對待最起碼的名稱方面竟然存在著這樣錯亂的翻譯,嚴重影響到了中國茶文化的“整合營銷傳播”的問題。

  2.2茶文化內涵翻譯的不到位。受特定的文化傳統和“文化隱喻”之影響,中國茶文化自唐代陸羽所著《茶經》問世以來就高舉起了“精神修行”的大旗,將茶文化作為一種高尚的道德修行、道德準則、道德交際等來看待,因此,中國的茶文化蘊含著十分豐富的道家思想、儒家思想和佛家思想內涵。從這樣的角度分析,茶文化的英譯不僅僅是對交際語言符號的轉換,更重要的是要對這些語言符號背后的“文化內涵”進行挖掘。比較典型的例子比如人們對于“工夫紅茶”和“功夫紅茶”統統譯為“kongfublacktea”,完全忽視和漠視了兩者在文化內涵上的差異,給國外受眾提供了一種輕視茶文化內涵的暗示。

  2.3茶文化英譯的“文化融入”不足。用認知語言學的邏輯來看,如同“自由”、“民主”等概念的語義存在著較大的分歧一樣,東西方人們在看待“茶文化”時也具有一定的認知分歧。因此,茶文化的英譯就變得十分困難,一方面既要突出中國茶文化的精神內涵,另一方面又要用西方人喜聞樂見的表達方式和文化符號來讓西方社會正確地接受“茶文化”,想要取得這種平衡就變得十分困難。我國茶文化英譯不注重文化融入是慣有的問題,比如“龍井茶”被翻譯為“dragon-welltea”,盡管在中國文化中“龍”是一種代表尊貴和高尚的圖騰,但在西方社會,“龍”是一種兇暴、邪惡的化身,也就是說,我們的翻譯沒有正視到這種文化之間的差異,所以帶來了跨文化交際的失敗。

  3基于認知語言學的茶文化英譯策略建議

  認知語言學屬于一種人的主觀屬性偏重的語言理論,它所重視的“文化差異”、“文化隱喻”等理念對于我們創新茶文化的英譯具有重要的啟示:

  3.1基于茶文化專有詞匯平行語料庫的翻譯策略

  鑒于中國茶文化的復雜性、專有詞匯(比如特殊的地名、特殊品種的茶名、特殊的茶學科技詞匯等)的復雜性等,為了較好地向國外受眾呈現出一種統一的文化形象,我們建議由高等院校、翻譯機構、企業、對外文化交流機構等聯合攻關、協同創新,將中國茶文化的專有詞匯翻譯進行統一,確保中國茶文化“語義”界定的相對邊界清晰。

  3.2基于接受理論的歸化翻譯策略

  把我國茶文化翻譯為英語的本質是將我國國民的“認知邏輯”轉化為西方社會可以看得懂、摸得透、聽得明白的“認知邏輯”,也就是要確保我們的文本交際符號轉換、茶文化內涵的轉換要讓西方社會的正常認知邏輯能夠“接受”,這就是一種“歸化翻譯”策略。歸化翻譯強調“在翻譯處理中要求譯者向目的語的讀者靠攏,采取讀者所習慣的目的語的表達式來傳達原文的內容”。比如仍以上文中提到的“龍井茶”的翻譯為例,如果翻譯為“dragon-welltea”在文化融入上會形成一種“異化翻譯”效應,不僅達不到讓西方人了解這種茶的目的,還會帶來一定的文化反感。反之,我們不如將其翻譯為“Longjinggreentea”,其中的“Longjing”采取直譯的方式保留了“龍井”品牌的音譯,而后面的“greentea”則體現出了龍井茶的本質是一種“綠茶”,會讓他們更加容易理解這種茶的內涵。

  參考文獻

  [1]關劍平.茶文化傳播模式研究(上)———以平安時代的日本茶文化為例[J].飲食文化研究國際茶文化專號,2006(2):55.

  [2]孫立坤.整體性治理視角下政府與NGOs間信任關系研究[D].中國海洋大學碩士學位論文,2013.

  [3]Newmark,P.ApproachestoTranslation[M].Shanghai:Shang-haiForeignLanguageEducationPress,2001.

  [4]饒永偉.從功能主義目的論看歸化翻譯與異化翻譯的選擇———以村上春樹《尋羊冒險記》中譯本對比為例[J].文學界,2013(1):135-136.

  [5]王英宏.從功能學理論透視翻譯的異化和歸化策略[J].渤海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11(6):121-124.

相關推薦
香港六合彩波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