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社會的契約文化論文

文化畢業論文 時間:2018-12-20 我要投稿

  改革開放以來,隨著市場經濟的發展,公民社會建構已成為當代中國重大的理論和現實議題。公民社會是以市場經濟為基礎,以契約關系為中軸,以保障公民的基本權利為前提的高度理性化社會。就文化特質而論,傳統社會以身份為根本特征,現代社會以契約為根本特征,公民社會的建構是從身份走向契約的歷史進程。

  在狹義上,“契約為一種合意,依此合意,一人或數人對于其他一人或數人負擔給付、作為或不作為的債務。”(《拿破侖法典》,商務印書館1979年版,第148頁)現代社會的契約內涵已被廣義化:在經濟層面,它是社會公認的讓渡產權的方式,是創設權利義務關系的途徑;在政治層面,它是聯結政府與公民的紐帶,是公共權力合法性的根源;在倫理層面,它是個人或團體信守承諾的道德體現。契約正逐步成為調整社會關系的根本行為規范。

  公民社會的契約文化體現著如下根本特征和價值追求:

  (1)自由。在私法自治的維度,契約的核心價值是自由。契約自由內含締約自由、確定契約內容自由、選擇契約相對人自由和締約方式自由。在公民社會,契約取代身份成為人們設定權利義務關系的常規手段,當事人不是依仗特權而是憑借自身的努力,通過自由競爭,自己設定權利、履行義務和承擔責任。每個人都可依法主張自己的意志,捍衛自己的權利。社會關系契約化從根本上解除了人對人的依附,造就了獨立自主的個人。傳統中國是一個國家與社會高度同質同構的總體性社會,國家幾乎壟斷著全部社會資源,并全面控制著社會生活,個體的生存和發展時刻處于國家的掌控之中。今天,社會資源的占有和支配已經多元化,相對獨立的社會自主領域正在形成和擴展,社會生活的契約化進程隨之推進,個人的獨立性隨之增強。個人對身份、組織的依附日益減弱,個人尋求自身生存和發展的社會空間逐漸擴大,新的角色群體、社會力量日漸活躍。

  (2)平等。締結契約是以主體地位平等為前提的,締約雙方地位平等,既不允許當事人把自己提升為他人的主人,也反對把自己貶低為他人的奴仆。公民社會反對專制、拒斥特權,把人們的平等要求普遍化,它既包含主體地位的平等,機會的平等、權益的平等,也包含主體及其權利受法律保護的平等。在公民社會,契約是人們在社會分工基礎上的基本交往方式,因而公民社會是一個互相協作的社會;契約是聯結個人與個人及個人與社會的紐帶,因而公民社會是一個有機團結的社會;契約使社會交往、變遷和整合機制理性化、制度化、規范化,因而公民社會是一個有序和諧的社會。

  (3)法治。契約文化與法治思想內在關聯,法治所內涵的人們對正義之法的渴望、對至理之法的認同、對至威之法的服從、對至信之法的信賴,正是源于契約當事人對公平利益的期待、對合理條款的認可、對合同義務的履行、對有效合同的信守的契約精神。社會關系契約化是步入法治社會的必由之路,法律的制定和實施必須以契約過程為中介,契約過程是人們表達自由意志的過程,是把自由意志注入并提升為法律的過程,也是國家意志與個人意志相結合的過程。公民社會與政治國家的分離、私人領域與公共領域的分離,必然要求法律從權力本位走向權利本位。保障權利、制約權力、使個人權利與國家權力和諧共處是法治思想和契約文化的共同追求,國家不再根據人的身份而是依據人的行為統一立法和公正執法,只有在契約面前人人平等才可能有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同時,契約也需要法治的支撐,公民社會對契約的法律保護是全方位的,它集中體現在兩方面:其一,對契約法律效力的確認和保障;其二,對締結契約活動的制約和規范,當事人自由意志的表達不能有悖于社會公理和社會道義,不能有悖于契約精神。

  (4)契約文化的經濟基礎是市場經濟。市場經濟條件下,主體必須具有獨立人格,享有基本人權,才能自主走向市場進行自由交換,“商品是天生的平等派”(《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3卷,1972年版,第103頁),市場交換中主體地位是平等的,主體的自由和平等是市場經濟存在和有效運行的前提。市場經濟是倡導自由競爭、優勝劣汰的開放型經濟,商品交換打破了狹隘的時空限制,斬斷了傳統的宗法血緣紐帶,人們從“熟人社會”進入“陌生人世界”。市場競爭使社會從按權力分配財富的零和博弈或負和博弈(權力是排他性的)走向按市場配置資源的正和博弈(市場是可以共享的)。

  社會生活契約化是現代市場經濟的必然要求。在某種意義上,市場經濟就是契約經濟,公民社會就是契約社會。契約文化作為市場經濟與公民社會交往主體間自由公正和意志自律的產物,反映了市場經濟的基本精神,構成了公民社會的運作邏輯。公民社會正是以契約規范交往主體的行為,實現經濟活動的公平和理性。隨著市場經濟的成熟,與之相伴的自由、平等、互利、共贏的契約精神得以升華,超越經濟領域,成為政治制度和社會秩序建構的普遍行為準則,并反過來成為推動市場經濟發展和完善的自覺力量。

  當代中國社會的發展呼喚契約文化,公民社會發展的重要趨向就是把契約文化貫穿到相關的關系、結構和功能之中,形成與市場經濟和政治國家的內在邏輯相吻合的社會經濟和政治體制,推動體制變革和制度創新。市場經濟的健康發展必將揚棄傳統社會的宗法血緣紐帶和封建專制傳統,推進具有濃重人文關懷和理性傳統的契約文化建構,使契約關系成為普遍的社會關系,契約規范成為普遍的社會規范,契約道德成為普遍的社會道德,契約精神成為普遍的文化精神。

相關推薦
香港六合彩波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