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字與書法的文化品格論文

文化畢業論文 時間:2018-12-23 我要投稿

  【摘 要】在現代性語境中,多元文化對書法創作提供了新的思路,開拓了更為廣闊的視野,但在文化的碰撞中,書法界出現厚彼薄我、崇洋媚外、因襲西方的文化癥候,甚至有些書法家在進行文化“邀寵”,或以制作手段拼貼書法,或對美學中的“審丑”進行曲解,離開對中國書法本體的深入探討,致使書法的非藝術化傾向泛濫成災。在這樣的文化背景下,此文從三個方面探討漢字與書法文化的關系,強調在多元文化中應堅守民族文化傳統,堅持書法的文化品格,具有重要的現實意義。

  【關鍵詞】漢字 中國書法 文化品格 文化身份

  在現代性語境中,多元文化對書法創作提供了新的思路,開拓了更為廣闊的視野,但在文化的碰撞中,當下書法出現了缺失文化品格的癥候。如在西方現代性和后現代性的影響下,或以制作手段拼貼書法,或對美學中的“審丑”進行曲解,離開對中國書法本體的深入探討,致使書法的非藝術化傾向泛濫成災。諸種不良現象的風行,就在于一些當代書家喪失了民族文化的自信心,在書法文化品格的高地上出現了精神撤退,甚至在創作中體現為簡單化、粗俗化、行為化、游戲化,既少審美的成份,又無生命的跡化意義和價值,更不會有哲學層面上的人生觀照。

  一、漢字和漢字書法

  書法源于漢字,漢字是書法的基礎。人類為生活、生存而創造了文字。在漢字產生的過程中,孕育了書法藝術的因素,如以線造型,以及勻稱、平衡、變化等形式美法則的運用。先民們仰觀俯視,審美地觀察世界,把思維、觀念、追求寄托在這些刻劃線條。即在漢字的產生和使用過程中,也使文字的形式——書體不斷發展變化,如大篆、小篆、隸書、章草、楷書、草書、行書等。每一次書體的變化,都使它的服務范圍拓寬,不斷完善、不斷總結、不斷提高。漢字的式樣,在越來越統一的基礎上,變得越來越精美,這樣就形成了中華民族特有的文化藝術——書法。值得注意的是書法和寫字是兩個既有共同點又相區別的不同概念。一個強調藝術,一個強調實用。寫字只有達到一定的藝術水準和思想境界之后才能成為書法。

  二、書法藝術及其特性

  那么,具體什么是書法呢?書法就是寫字之法,即是以漢字為對象,以毛筆及各類硬筆為表現工具的一種線條造型藝術。由于漢字書法藝術的形成的特殊性決定了漢字有著獨特的性質。一般來說漢字的獨特特性可概括為三個方面:

  其一,漢字的表意性。漢字從象形開始,是表意的。“依類象形,博采眾美,合而為字”,雖然經歷了種種變遷,仍然保留其表意的特征。漢字豐富的點畫線條和復雜的形體結構在形式美的基本法則之下可以產生無盡的變化。正是漢字本身具有造形美因素,漢字才有可能成為一門藝術。

  其二,漢字的書寫工具的特殊性。漢字的書寫工具是毛筆,漢字書寫能成為一種絕妙的藝術,同它很有關系。毛筆體圓鋒尖,剛柔相濟,具有很強的表現力。由于用筆力度、速度和方向的不同,寫出來的點畫線條可以產生輕重緩急枯潤濃淡藏露方圓種種變化。書寫者的情感起伏和心理波動,也能從筆下微妙的起承轉合中表現出來,生動地記錄在紙上。可以說,沒有毛筆,就沒有中國的書法藝術。

  其三,漢字蘊含著豐富的中國文化。中華文化思想是書法藝術的靈魂。漢字和毛筆的特殊性為漢字書法藝術的產生提供了物質材料和造形載體,而最終使漢字書寫成為藝術的,則是中國文化思想的滲入。書家把對自然的認識,對生命的感悟,按照美的形式和規律,創造性地滲入漢字書寫之中。書法中的一點一畫,一揖一讓都滲透著中國文化的精神意蘊和思想內涵以及書者個性化的情懷,儒家的“中庸”、道家的“自然”、釋家的“漸修”在書法中都有不同程度的體現。

  三、中國書法的文化品格

  中國書法作為中國文化的一個組成部分,作為中國文化大系統中的子系統,具有多向度、多層次的文化品格,這是中國書法固有的、與生俱來的,這種品格與性質與中國傳統文化的各方面具有顯性和隱性的密切聯系。關于文化結構,不同的文化學學者有不同的劃分。在此借用馮天瑜等在《中華文化史》中提出的文化結構層次模式:即將文化結構分為物態文化層、制度文化層、行為文化層、心態文化層四個層面,以說明中國書法的文化品格。

  (一)物態文化層

  就“中國書法”來講,各種字體、書體的漢字總是鑄刻、書寫在一定的物質材料上,不僅那些顯示各種漢字的甲骨片、青銅器、竹簡、木牘、縑帛、石頭、紙張等都屬于“器物”,是以物態化形式呈現出來的,而且這些物質材料、這些“器物”上的字跡,包括字跡的點畫、結構、布局,也都在特定材料上顯示出其各自不同的色彩、形狀、質感等視覺內容。

  (二)制度文化層

  中國書法中蘊含著制度文化的內容:第一,在物化層面上,漢字得以顯示的“器物”本身,如甲骨卜辭的刻制,鐘鼎盤簋爵等青銅器的型制、大小及漢字的顯示方式,宮廷詔冊、官書簡牘、紙書函札、宗教寫經等幅式格式,碑銘、墓志石材的品種、大小、厚薄及刻寫字體的選擇等,都不是隨意的,無不體現出一定的政治、經濟、宗教、家族、制度等方面的規范、準則;第二,各種字跡的文字更能明確具體地顯示出社會制度方面的內容。

  (三)行為文化層

  “中國書法”作為各種物態化“器物”,顯示出制作者動態的行為過程:不論是工匠的修甲整骨、鑄銅鑿石、削竹刮木、造紙制筆,還是各種“文人“的刻寫卜辭、擬寫詔冊、撰寫碑銘、抄錄經卷、修書問安、著書立說、賦詩填詞等,都是在一定動機目的支配下體現出一定的禮俗、民俗、風俗的“行為”,器物的制作和文字顯示的過程,都是動態的,但它們以顯示文字的“器物”的靜態形式凝聚下來。中國書法具有以靜顯動的“行為文化”性質。

  (四)心態文化層

  “心態文化”是文化結構中的核心部分。心態文化涵蓋各種社會心理、社會觀念和社會意識形態,是與“精神文化”含義大至相同的概念。心態文化借助于、附麗于人的物質實踐活動和產品得以顯示,同時又借助語言、文字符號給予揭示和描述。“中國書法”從本質上就是漢字的顯示。全部“中國書法”的文字內容,就是一個以文字符號構筑的復雜多樣的“意義的世界”。這個以語言符號構筑的“文化的世界”,記述和評價著“文物之邦”的歷史,是中華民族實際歷史進程的“摹本”。中國書法的發展始終與現實人生的真正文化感受相并存,任何做作的理念或行為都會造成對中國書法文化品格的曲解與文化精神的失卻。

相關推薦
香港六合彩波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