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窗看雀小學生作文

小學生作文 時間:2018-12-19 我要投稿

  它總是揀那些最細的枝落,而且不停地跳,仿佛一個凍腳的人在不停地跺腳,也好像每一根剛落上的細枝都不是它要找的那枝,它跳來跳去,總在找,不知丟了什么。

  它不知道累。

  除了跳之外,它的尾巴總在一翹一翹的,看起來像是驕傲,其實是保持平衡。

  它常常是毫無原由的“噗”的一聲就飛走了,忽然又毫無原因地飛回來。飛回來的這只是不是原先飛走的那只,就不知道了。它們長得看起來一模一樣,像復制的。

  它們從這棵樹飛往另一棵樹的時候,樣子是非常可笑的,那是一團中途劃著幾起幾落的弧度,仿佛不是飛,而是一團被扔過去的東西——一團揉過的紙或用臟的棉絮團兒什么的。

  它如果不在中途趕緊扇動幾下它的小翅膀,那就眼看著在往下栽了,像一團扔出去的東西在降落的弧線上突然重新升高,它挽救了自己。

  它不會翱翔,也不會盤旋,它不能像那些大的禽類那樣捉住氣流,直上白云蒼空之間,作大俯瞰或大航行。它是一個現實主義者,從一棵樹到另一棵樹,從一個樓檐到另一個檐臺,與人共存,生存于市井之間,忙碌而不羞愧,平庸而不自殺。

  它那么小,落在枝上就是近視眼中的一個黑點,連逗號還是句號都看不清楚。低飛、跳躍、啄食、梳理羽毛,發出永遠幼稚的嗚叫,在季節的變化中堅忍或歡快,追逐著交配,有責任感地孵蛋和育雛……活著。

  它是點綴在人類生活過程當中的活標點:落在冬季枯枝上時,是逗號;落在某一個墻頭上時,是句號;好幾只一起落在電線上時,是省略號……求偶的一對兒追逐翻飛,累了落在上下枝時,就是分號。

  和人的生活最貼近,但保持距離。

  經常被人傷害,卻總也不遠走高飛放棄貼近人時的方便,所以總不見滅絕。

  它們被人所起的名稱,是麻雀。不知道它們彼此之間是不是也認為對方是“麻雀”呢?

  瞧,枝上的一個“逗號”飛走了。

  “噗”地又飛走了一個。

相關推薦
香港六合彩波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