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在心底的風景600字作文3篇

寫景作文 時間:2019-03-23 我要投稿

  篇一:留在心底的風景600字作文

  日子總像從指間渡過細沙,在不經意間悄然滑落。那些往日的憂愁與悲傷在似水流年的蕩滌下隨波輕輕逝去,而留下的歡樂和笑靨就在心底深處歷久彌新,成為了一道亮麗的風景。

  人生如歌,生命的旋律定會編織出一方友誼的天空。那瞬間出現的人或發生的事就如同夜空中那璀璨的繁星一樣絢爛奪目,無法忘懷。而在我不長不短的人生旅途中,卻遇見了她。

  那是我剛剛上初中的時候,由于現實與夢想的差距我變得有些無助與彷徨,整天活在過去,沒有目標,沒有希望。生活的前方渺茫,生命的天空一片陰霾。但幸運的是,上帝安排了我們的相遇。

  可能是因為我們的心靈都很寂寞吧,于是我們第一次相遇的時候,便不知覺的相互吸引。就這樣,我們便將對方融入了自己的生活。

  那是一個陰雨連綿的季節,我們共打著一把傘,漫步似的走在雨中。即使左右兩臂早已被打濕,卻也不曾在意。不時用腳故意踩向飽滿的水洼,濺得對方一身水,便捂著嘴偷笑。耳邊傳來路人的感嘆:“這對姐妹感情真好,我要是能有這樣一對女兒就好了。”這時,我們便相視一望,但笑而不答。只有那陣陣銀鈴般的笑聲久久地在小巷中回蕩。

  夏天的風輕輕拂過我們的臉龐,我們夸張的深呼吸,感受著夏日的氣息。茂盛的大樹下,我們平躺在草地上,訴說著彼此的心聲。望著那陽光透過厚密的樹葉投在地上,那窸窣的樹影,心中一片明媚。那青翠的草色折射進我們的眼中,一切盡在不言中。就這樣,一個清新而芬芳的夏日過去了。

  時光逝去,一切的一切早已物是人非。可我們心中的那顆友誼之樹還在瘋狂的生長著。我怎么也忘不了,那個芬芳的雨季,那片明媚的草地……它們早在不知不覺中深入我的靈魂,成為了我心底最美的風景。

  篇二:留在心底的風景600字作文

  有一種承諾叫白首,有一種等待叫希望,有一種漂泊叫家園,有一種笑容叫無邪,這些都是印在我心底最深處而又不可磨滅的風景,而今天我又收獲了一種風景,這道風景叫關愛。——題記

  這兩天天氣好,氣溫也高,家里呆不住,只能去圖書館乘涼了。誰知,大家都是抱著這種心態,圖書館里那還有位子替我留著呢?所以,我只能坐在喧鬧的二樓大廳上寫作業。

  不知什么時候,我的身邊多了一對祖孫倆。老爺爺穿著一件洗得發白的衣服,灰黑色的褲子,皮膚黝黑,突出的血管可以讓人想象出他年輕時所經受的苦難。小孫女穿著一件淡紫色的毛衣,袖口已經有些短了,枯燥的頭發,干黃的皮膚,才5歲左右,卻給人一種營養不良的感覺。聽說話的口音,是外鄉人,我猜定時小女孩的父母在這兒工作,假期孩子無人照顧,只能把爺爺從老家接過來照顧孩子了。過了段時間,小孫女嚷著說餓了,于是老爺爺就牽著她走進了小賣部。依稀間,我仿佛聽見了兇神惡煞的老板娘吼道:“真是窮人像,方便面加水時4塊5,少1毛都不賣。”沒多久,祖孫倆從小賣部出來了,手上多了一盒方便面。老爺爺小心翼翼地把面盒放在桌上,下女孩滿目期待的看著面盒。我被這飄散出來的香味早已弄得無心寫作業了,偷偷抬起頭,觀察著這祖孫倆的一舉一動。之間老爺爺那只蒼老的手顫巍巍地拿起叉子,輕輕地吹了幾下,再送到小孫女的嘴里,那滄桑的眸子里盡是疼愛與關心。我計算了一下,吃這碗面,祖孫倆用了將近半小時。小孫女出完面條后老爺爺舍不得扔了那湯汁,把剩余的殘汁吐了下去。祖孫亮吃完面條后,有逗留了一陣,便走了。

  我一個人愣在那里,想象著他們的背影,有一種叫感動的東西在我的心中蔓延,那心靈深處又多了一道風景。

  篇三:留在心底的風景600字作文

  很少有人從天橋走過,多時也不過十個罷了。

  那天橋就坐落在我家附近,放學后,我也喜歡從那里走過。因為那里有最美的風景線常常劃過天橋……

  天橋的東頭,有個男子在那里擺了一個書攤。西頭呢,有個老婆婆在那里賣些糕點。賣書的并不很忙,閑到每天都可以倚在旁邊的柱子上,把收音機貼到耳朵上,靜靜地聽著;老婆婆人也很好,點心都是自己在家做的,也特別好吃。人還沒走到橋邊,就能聞到陣陣的飄香了。男子的書同樣也很是時尚。

  我走過的次數多了,也就和他們很熟了。每當傍晚我經過天橋,都會買一些老婆婆的點心,邊走邊吃。日子久了,每當那個時間,我一到橋頭,他就會遞給我早早包好的點心,有時候還會塞些糖塊給我。然后再去東頭,停在那個男子的書攤上看會兒書。

  有一次,我走到橋西頭,阿婆依然把她早已包好了的點心遞給我,我迫不及待地拆開吃了一口,笑著對阿婆說:“阿婆,你做的點心真好吃”。阿婆看了看我,笑而不語。“阿婆,那您有幾個孩子啊”,我試探著問起。她頓了一下,把身子側過來,輕輕地說“喏,東頭那個賣書的男子,就是我的兒子”。我恍然大悟,心中不知被什么觸動了一下。“他說要自力更生,我不放心,所以……”其實,到了晚年,誰也不想出來干這的……”阿婆接著說道。

  我走到了東頭,看到那位男子依然倚在那根柱子上,戴了副大墨鏡。我走上前去,說“您戴著大墨鏡,真帥!”,他只笑而不語。我遞給他點心吃,說是西頭的阿婆做的,他說了聲謝謝,還說在家常常能聞到這種飄香。我接著問道“那您一定有個疼你的母親吧?”他同樣是頓了一下,說“橋西頭那位賣點心的阿婆就是我的老母親……”他說,“我就知道她每天都在陪我”。

  飄香的點心,時尚的書籍。母子間的愛,永遠撒滿那座天橋。

相關推薦
香港六合彩波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