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前教育專業幼兒美育教學研究論文

  【摘要】在物質生活得到豐富的現今社會,對于審美人類有了全面的追求,美作為普遍意義中形而上的認知,充分發揮著其重要的社會意義。在學前教育中,對學前兒童的審美培養占有重要地位。從學前階段培養兒童審美能力,除過對社會文藝發展起到鋪墊的貢獻以外,正確的審美觀和良好的審美能力還是推動社會和諧文明發展的助力。并且,在信息發達的社會中,各式審美流派大量充斥,沒得客觀存在性角度分析,“美”沒有正確或錯誤之分,由于美存在于人類認知的領域,故而,“美”的存在,對社會發展、人類進步有積極意義的影響,可以稱之為正確,反之,產生消極意義的,則為錯誤。如何在幼兒發展初期從各種美學形式中奠定鑒別正確與錯誤基礎,是學前兒童美育的重要任務。

  【關鍵詞】應用型高校;學前教育;幼兒美育教學

  一、學前教育專業教學于幼兒教學之間的區分

  學前教育專業教學從文字結構上與幼兒教學相似,所表達意義并非一致,本文中的學前教育專業教學可以籠統的認為是在高校中存在的對學前幼師培養的教學,授教者為高校教師,學習者為高校在校生;幼兒教學可以籠統的的認為是在幼兒園(保育院、幼稚園等)中存在的對幼兒進行的教學,授教者為幼師,學習者為學前兒童。存在于學前教育專業教學中的學習者主體在理想理論中,經過系統專業的學習學前教育理論、技能會成為幼兒教學中的授教者主體。學前教育專業教學的目的在于培養幼兒教學中的幼師,使其在幼兒教學中更加專業,理論知識與教學技能成熟,在幼兒教育培養中,更為完善的培養幼兒。

  二、現階段應用型高校學前教育專業教學中幼兒美育課程現狀

  (一)審美課程分布

  根據對典型地方本科應用型高校學前教育專業課程開設進行統計,可以看到全專業各年級開設課程全貌:共開設《學前兒童行為分析》、《聲樂基礎與兒童演唱技巧》、《特殊兒童發展與學習》、《學前兒童科學教育與活動指導》、《教育哲學》(人性美分析)、《學前兒童社會教育與活動指導》、《學前兒童藝術教育與活動指導》、《學前教育思想研究》、《幼兒舞蹈與技法》、《幼兒游戲與指導》、《幼兒園環境創造》(手工)、《舞蹈技能》、《音樂技能聲樂》、《兒童感覺綜合訓練》(略有)、《兒童文學》、《教師語言教師職業道德修養》、《教育統計與測量》、《律動與體操》(美感)、《蒙臺梭利教學法實訓》、《琴法幼兒園活動設計與指導》、《幼兒園課程》(道德美感)、《教育原理》(道德美)、《美術技能心理學概論幼兒認知與學習》共23個課程。

  (二)課程審美內容分析

  這些課程中直觀層面上與藝術審美有關的課程為:《聲樂基礎與兒童演唱技巧》、《學前兒童藝術教育與活動指導》、《幼兒舞蹈與技法》、《舞蹈技能》、《音樂技能聲樂》、《兒童文學》、《琴法幼兒園活動設計與指導》、《美術技能心理學概論幼兒認知與學習》,共計8個課程科目。隱含審美內容的課程為:《教育哲學》,其中包含對人性美進行分析講解的課程內容;《幼兒游戲與指導》,根據審美活動最初起源認知之一“游戲說”的研究,游戲包含人類的審美感受和審美認知;《幼兒園環境創造》,課程內容多數為手工制作;《律動與體操》的課程內容是對人類形體美進行的培養;《幼兒園課程》的課程內容涉及對幼兒園教師如何發掘如何培養學前兒童道德美感的培養,《教育原理》中也著重強調了美育對人性道德美、社會美等的審美活動。

  三、美育課程審美原理及前景分析

  開設課程中,含有審美內容或者涉及審美方向的課程多達14個,所占比重課程涉及的審美領域為音樂、舞蹈、繪畫、游戲、文學、手工以及人性美7個大的方向。其中音樂、舞蹈、繪畫、文學可以被歸納入藝術美領域;人性美可以被歸納入社會美領域;手工可以歸納入技術美領域。審美范疇可以為審美內容進行歸類,總結審美內涵意蘊,歸納審美特點與審美產生條件,但是審美對象不能被簡單的劃分,在審美過程中,審美對象往往包含一種或多種審美范疇,在學前教育專業課程教學中,由于未來的成長性是以成為幼兒教師為前提,故而對學前專業學生而言,既要培養學生本身的審美內涵,又要根據未來發展方向,針對幼兒審美感知能力,進行特定培養。

  (一)優美與崇高

  在審美過程中,優美和崇高,是最為普遍的審美范疇,是美表現的兩種形態。優美與傳統理解中的美比較相近,帶給審美受眾的是一種平和的,令人愉悅的審美心態。在幼兒審美教學中,優美所占比重較高,兒童歌曲,兒童舞蹈普遍側重于優美方向。崇高在審美感受中,有著特殊的威力感。自古以來,對崇高的美學探討非常豐富,從中國樸素哲學到西方歷代審美認知中,崇高一直都有著不同的審美理解。對于崇高的審美,有著使人更為高尚的激勵作用。這一點在教育中,是值得提倡學習的,但是崇高的審美感受,源于人類的社會實踐,這樣的特征在幼兒審美教學中則有著掣肘的遺憾。幼兒因為年齡小、經歷少的原因,造成社會實踐部分的空白,在很大程度上,無法產生崇高的審美共鳴。學前兒童對優美的審美能力比較突出,審美崇高則相對薄弱。美學中對崇高的定義為“美處于主客體矛盾激化中。”在形式上的表現為“粗獷、激蕩、剛健、雄偉”在學前兒童中,很難產生審美共鳴。以歌曲為例,在兒童中傳唱的,多數為節奏歡快,曲調明亮,意義簡單的歌,如動畫片《喜羊羊與灰太狼》的主題曲,歌詞多用簡單句式,以陳述為主,頗受兒童喜愛,相對比雄渾的《英雄兒女》主題曲,學前兒童很難理解激昂壯美的“晴天響雷敲金鼓,大海揚波作和聲”中的審美內涵,所以在課程設置中,對于優美與壯美的審美啟發,應當符合學前兒童現有審美特性,審美教育中,以優美為主,適當穿插壯美的審美形態,啟發兒童正確理解壯美的審美內涵。

  (二)悲劇與喜劇

  a喜劇的理解

  喜劇在審美中,是以“寓莊于諧”為主要特征的,通過諷刺、乖訛、自相矛盾等手法表現現實生活中的矛盾沖突,讓觀賞者在笑聲中滿足審美追求。喜劇中往往要有一個或多個“丑角”,即表現為惡勢力、黑暗、腐朽的形象,故事描述需要矛盾的激化,正義戰勝邪惡,先進戰勝腐朽,光明戰勝黑暗,達到寓莊于諧的目的。在學前兒童的教育中,喜劇審美所占比重非常多,近期較為流行的作品《喜羊羊與灰太狼》、《熊出沒》、《小豬佩奇》等都屬于喜劇范疇,其中有代表友愛、正義的一方如“喜洋洋”、“佩奇”這樣的角色形象,也有代表反派這樣的“丑角”,如“灰太狼”、“光頭強”這樣的角色形象。通過鮮明的的形象塑造和簡單輕松的劇情設計,達到了弘揚真善美,反對假惡丑的人性美教育目的。

  b悲劇的理解

  美學研究中的悲劇,和傳統現實中對悲劇的理解既相似又有所區別,傳統現實中的“悲劇”是指造成人生不幸的種種現象,而美學中的“悲劇”則是與壯美、崇高相關聯的審美范疇。“悲劇”在審美中,不單純的事一種戲劇形式,它必定蘊含著矛盾沖突,失敗或挫折,而其背后必定有美好被扼殺、英雄犧牲、災難困苦等可以引發欣賞者共鳴,產生心靈震撼,從而起到升華靈魂的能力。例如在文學作品《紅樓夢》中,寶黛的愛情悲劇就是純潔美好的愛情被社會價值、家族發展等因素狠狠拆散,最終一死一瘋的悲慘故事,往往可以引起觀看者對黑暗腐朽的封建社會的深惡痛絕,同時升華人類對美好愛情的向往與追求。對于學前兒童的教育,往往很難通過悲劇手段與兒童產生共鳴,達到審美意味的欣賞,所以悲劇形式的兒童文藝作品較少,即便存在,也因為照顧學前兒童的審美傾向,對原有藝術作品進行了再加工,以陽光活潑的敘述更改,圓滿和諧的故事結尾呈獻給兒童,滿足學前兒童的審美需求,如迪士尼改編的童話故事《海的女兒》與日本童話傳說《咔哧咔哧的山》。

  四、學前兒童審美教育存在問題及對策

  (一)審美教育的不全面

  喜劇與悲劇在學前兒童的審美教育中的主要表現為兒文學、動畫作品這兩個方向。用學前兒童喜聞樂見的形式,傳遞悲劇和喜劇的審美感受,提升學前兒童的悲劇、喜劇審美能力。在美學研究中,對悲劇的審美認可往往高過喜劇,悲劇蘊含著極為豐富的審美意蘊,充分回應人類的審美渴求。在學前教育中,則往往對喜劇審美較為依賴,多數的兒童文學與影視作品中,都是以喜劇為表現形式。悲劇的存在比重極少,這就造成了審美活動的偏差。

  (二)審美教育全面的可探討性

  根據對學前教育專業課程的審美內容的分析以及現有學前兒童對審美教育的需求與審美特殊的傾向性,不難得出以下結論:學前兒童對審美的需求是毋庸置疑的,但是由于學前兒童自身智力、情商、身體條件等各項方面的綜合制約。根據幼兒自身生理條件發展的制約。對審美的感知需要依靠各類感官器官,對于審美的判斷則需要依靠大腦,根據醫學界常用區分,可以將大腦皮層分為四個主要區域:枕葉、顳葉、額葉、頂葉。四個區域分工不同,枕葉負責視覺能力;頂葉負責觸覺和空間能力;顳葉負責聽覺和語言能力;額葉負責協調肢體運動。額葉中的前額皮層負責聯絡。普通智商的兒童在8歲左右,大腦皮層發育到頂點,和成人無異,從嚴格意義上進行區分,8歲已經超過學前兒童定義范疇。學前兒童的年齡定義界限為7歲,但是審美能力與成人相比還有學前兒童,青春期大腦會變得聰明,青春期大腦皮層內部,結構和功能發育得更加分化和完善,腦神經纖維的發育也基本完成,神經系統的調節功能大大增強,分析,判斷和理解問題的能力也大大提高,青春期是一個人發展智力的"黃金時期”大腦(應該說“腦”,是全部的腦)的發育在兒童期時已經完成了。以后不會有“再次”的發育。自身條件的制約,導致學前兒童的審美學習在成人的掌控范圍之中,而自身的審美需求傾向,又造成了審美的不完全性。在色彩欣賞方面,學前兒童審美偏向于色彩鮮明,對比明顯作品,相較單調抽象的水墨風格,則難以產生審美共鳴;在形式上,偏向于整齊劃一,對多樣統一難以產生審美共鳴,在悲劇和喜劇上,對喜劇的傾向性遠高于悲劇。以往的研究中,審美范疇非常豐富,這是由于人類自身審美的美感差異性決定的,即人類本身對審美的需求就是帶有傾向性的,是不全面的,所以,學前兒童的審美傾向造成的美感差異并不是學前教育的缺失。但是,需要區分的是,學前兒童的美感差異性不應當是在審美對象不全面的基礎上產生的。也就是說。學前兒童又自身獨特的審美傾向,這是合理的美感差異,但是因為幼兒教師或者是幼兒教程中,人為的剔除一些普遍審美范疇導致學前兒童認知缺失而造成的審美偏離傾向,則為學前教育的缺失。

  (三)如何讓教育教師讓幼兒領會審美

  對學前兒童審美取向正確把握和引導的關鍵在于幼兒教師,即學前教育專業學生。實施手段并不單純的針對美育為唯一目標,更多的是幼兒教師對審美的內涵認識,在各類針對學前兒童的課程中直接或間接的影響美育工作。故而對幼兒教師,也就是處于學前教育專業中的學生的要求就需要更全面,不僅從全局觀中全面把握美育對幼兒今后發展的意義與作用,同時要理解幼兒美育的規律與幼兒的審美特點,從而把握課程方式與引導前瞻性。幼兒教師在學前教育專業學生階段的學習側重點則需要大量吸收融匯了解什么是美、什么是美感,學會掌握以美育人的技巧;懂得美感不是簡單的賞心悅目,同時還有真靈的震撼以及假惡丑的蛇莓對立,從而在成為幼兒教師之后,能夠正確的引導學前兒童正確的審美感受,樹立正確的審美觀、人生觀。

相關推薦
香港六合彩波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