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實現工作與生活的平衡的演講稿

演講稿 時間:2019-02-15 我要投稿

  我原本想以一個簡單的請求開場。我請求在座的各位思考片刻,你們這群可悲的懦夫,捫心自問,審視一下自身可憐的存在。

  其實這正是5世紀時圣本篤給信眾的建議,可以想見,當時他們必定相當驚詫。而在我40歲的時候我也決定采納并實施這個建議。在那之前,我絕對是個典型的業務精英——我吃的太多,喝得太多,工作太努力,我忽視了自己的家庭。

  于是我決定試著改變我的生活。而且我決定我要嘗試處理一個棘手的問題:即工作與生活的平衡。于是我遞交辭呈,賦閑在家,與妻子和四個兒子相處了一年。

  但是在那一年中關于工作與生活平衡這個問題,我唯一的收獲是:如果我不工作,這個問題就會迎刃而解。這的確不怎么管用,尤其是缺錢的時候。

  所以我回到工作崗位,七年以來我的掙扎,學習與寫作都圍繞著工作與生活的平衡這個主題。今天我想跟各位分享四點心得。

  第一:如果在這一問題上想要獲得實質性的進展,那么我們需要一個誠懇的探討。

  但問題是在這一問題上,人們大多沉浸在毫無意義的爭論之中。無論是彈性時間還是星期五的休閑裝政策亦或是育兒假,這些都只是進一步掩蓋了核心問題,即某些職業和某些職業選擇從根本上講就與每天與自己的家庭親密相處這一生活方式水火不容。

  要解決任何問題,都必須首先認清自己所處的境況。而現實社會中的情況是成千上萬的人們都在無聲的絕望中煎熬。他們夜以繼日的從事他們痛恨的職業目的只是為了購買無用的商品以博得無關痛癢的鄰人的艷羨。

  我的觀點是,星期五穿牛仔體恤并不能解決關鍵問題。

  第二點心得是,我們必須面對現實:政府和公司不會為我們解決這一問題。

  我們不能再尋找外援,而應該作為個人承擔起掌控自己生活軌跡的重任。如果你不規劃自己的生活,那么別人就會為你規劃,而他們對于平衡的處理你往往并不認同。

  最重要的是——這東西不會傳到互聯網上吧,要不然我可要被解雇了——最重要的是,你絕不能讓商業公司來掌控你生活的質量。我指的并不僅僅是那些糟糕的公司——我把那些公司叫做人類靈魂的屠宰場。我指的是所有的公司。

  因為商業公司本質上就是為了盡可能多的榨取你的價值而同時盡量逃避責任。這是深植于商業公司之中的基因。它們以此立足——包括那些好的,有善心的公司。

  一方面,在工作場所開辦兒童保育中心是個很妙的,具有啟發性的好主意。另一方面,這同時是個噩夢;因為這意味著你得在萬惡的辦公室里耗上更多時間。我們自己得擔起責任去設定并強化我們生活中的各種界限。

  第三點是,我們得好好考慮,以什么樣的時間單位來衡量我們試圖實現的平衡。

  在一年賦閑時就在我回到工作崗位之前,我坐下來細細地一步一步地勾勒了一幅我向往的完美一天的理想藍圖。

  具體如下:充足的睡眠之后,精神抖擻的醒來。做ai。遛狗。與妻兒共進早餐。做ai。

  上班的途中送孩子去學校。工作三小時。午休時和朋友玩玩體育。再工作三小時。下午和老伙計們在酒吧喝兩杯。回家,與妻兒共進晚餐。花半個小時靜修思考。做ai。遛狗。做ai。上床睡覺。

  你覺得我多久能享受如此的一天?我們當然要實際一些。你不可能在一天內實現這一切。我們得把時間單位拉長來衡量我們期望的平衡,但是這一拉長也不是沒有限度的。

  比如,你最好別說:“我會享受生活的,當我退休了,當子女也都獨立,當妻子已棄我而去,當我的身體大不如前,當我已沒有朋友,也沒有任何興趣愛好。”一天太短,退休又太長。肯定會有折中的辦法。

15323949915b567defccafb575131.png

  第四點心得:要實現平衡,我們得采取“平衡”的辦法。

  去年我有個朋友來找我——她不介意我公開這個故事——去年她來我這兒,她說:

  “奈吉爾,我看了你的書。我意識到我的生活完全沒有平衡可言。它完全被無休止的工作占據。我每天工作10小時,路上就要花2小時。我的人際關系總是失敗。在我生活中除了工作,沒有別的。所以我決定得振作起來改觀我的生活。于是我加入了健身俱樂部。”

  我不是要嘲笑她,但是一個“健康”的每天工作10小時的辦公室職員并不會讓她更“平衡”,而只能更“健康”。健身運動的確是不錯,但生活的含義其實很豐富。

  知性生活,情感生活,精神生活。如果想達到平衡,我覺得我們得關照以上的各個方面——僅僅50個仰臥起坐是不夠的。

  這可能看起來相當艱巨。人們會說:“拜托伙計,我連鍛煉的時間都沒有,你卻要我去教堂、給老媽打電話。”我很理解。我真的很理解,對人們來說這的確挺艱巨。

  但兩年前有件小事卻給了我一個嶄新的視角。

  我妻子就坐在下面一天她給我的辦公室打電話說“奈吉爾,你得去學校接我們的小兒子哈里。”因為那天晚上她和其他三個孩子在一起。于是那天下午我提前一小時下班在校門口接到哈里。我們去了公園,在秋千上鬧了一陣,做了些傻傻的游戲。

  然后我帶他上了一座小山到了當地的一家咖啡館,我們點了茶和比薩,吃完就下山回家,我給他洗了個澡,給他穿上蝙蝠俠睡衣。然后我給他讀了一章RoaldDahl的《詹姆斯與飛天巨桃》。然后我鋪好床,安頓好他,吻了他的額頭,說了聲“晚安,伙計。”

  然后走出他的臥室。正當我走到門口的時候,他叫了聲老爸。“什么事,伙計?”他說,“老爸,這是我一生中最棒的一天,最棒的。”其實我什么也沒做。我沒帶他去迪斯尼樂園,也沒給他買游戲機。

  我想說的是,小事并非無關緊要。在生活中實現平衡并不意味著你要大張旗鼓的顛覆你的生活。在適當的地方做些小小的投資,你就能極大地改善你的人際關系和生活質量。不僅如此,我認為這還能改變整個社會。

  因為,如果很多人都如此生活,那么我們就可以重新對社會上的所謂“成功”進行定義:

  成功不再是以死后財產的多少來愚蠢地衡量;成功應該有一個更具平衡性和思想性的定義,即一個美好的生活的實現。

相關推薦
香港六合彩波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