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護環境換回文明的環保演講稿

演講稿 時間:2019-09-04 我要投稿

尊敬的領導、同志們:

  大家好!

  當前人類社會已經進入十分發達的工業文明時代了,人類在不斷的進步,我們人類已經征服了地球,成為地球上的主宰,現在人類又開始征服太空,希望能夠在太空中找到自己更好的歸宿。殊不知,我們的地球已經被我們人類破壞的不能再破壞了,保護環境已經不是一時間的事情了,需要全世界人民的一起努力,我們的地球才會回到曾經的樣子。

  其實,真的說不清是從哪一天開始,純凈遼闊的大海里產生了星球史上較早的生命精結——綠藻群帶;其實,真的說不清是從哪一天開始,奔騰不止的黃河岸邊出現了現代人銘記的祖先——藍田人類;其實,真不說清是從哪一天開始,大地欣然地托起了普羅米修斯竊取的火種,從而宣告了文明初始而完整的誕生;其實,真的說不清是從哪一天開始,人類不僅征服了自然,而且開始學會向自然索取曾飽受天災的賠償——資源潛能。

  于是,人類的文明史上有了結實的木椅、精刻的木閣;而孕育出人類的原始叢林卻在傷心地萎縮;于是,人類的文明史上有煤炭、石油、地熱;而承接著人們瘋狂攫取的大地卻在悄悄地下沉、裂變、陷落;于是,人類文明史上有了林立的廠房、煙囪、化工車間;而那片曾經溫柔的晴空,卻正在被黑的、黃的、灰的污染殺手將臭氧層殘忍地撕破。

  終于,人類的文明史上有了微觀得可怕的氫能、中子能、原子能,而從此,文明之邦的土地上不知多少因親離友散而痛苦凄厲的哭聲。

  假如,歷史真的是一張翔實無疏的時間表,我只想查一查人類究竟是從什么時候起開始學會把作為星球上的較高智能生物的特權發揮得如此淋漓盡致,卻輕而易舉地忘記,自然一樣會再次懲罰我們。

  因為英國人無規劃地擴大工廠,排放廢氣;于是大自然便在1873年、1883年、1892年發生了三次倫敦毒霧事件侵吞一千八百人作為賠償。因為日本人在足尾銅礦瘋狂采挖,任排污水,于是大自然便讓400平方公里的良田變為荒園以示懲罰。因為美國人在狹長的平原地帶連建了鐵、硫、銅三大工廠,于是大自然便在1948年10月27日用毒霧遮籠整個山谷作為報復。

  因為蘇聯人肆意將粉塵毒氣排入空中,于是大自然便讓加里寧格勒普降黑雪,讓1960年兩次黑風暴席卷俄羅斯大平原作為警告。因我們過分索取森林,于是大自然便以黃河兩岸土流失區達百分之七十四,一次性水災毀壞千萬畝沃土作為代價。

  然而,人類不知為何卻固執地拋開了這些暗示,仍在一天天、一年年執迷不悔地犯著同一種錯誤,重演著同一種悲劇;終于,1952年一次倫敦毒霧事件死亡一萬兩千余人是前三次總和的十倍;美國河谷帶十年肺氣腫死亡率上升為以前的百分之六百三十;蘇聯僅水污染一項每年損失六十億美元,這些加速上升的數字已迫使人類不得不承認,曾被征服的自然現在卻無法控制,中東北非的富饒土地變成極目無邊的沙漠;墨西哥的豐足糧倉變成了荒蕪的侵蝕斜坡;我國涼山彝族自治州的青山綠水被泥石流淹沒。

  正如恩格斯指出的:“我們不要過分陶醉于我們對自然界的勝利,對于每一次這樣的勝利,自然界都報復了我們。每一次勝利在第一步確定取得了我們預期的結果,但第二步、第三步卻有了完全不同,出乎意料的影響,常常把第一步結果取消了。”

  我們常常是在有意與無意之間,把地球推向了生命的底線。讓地獄迸爆出的烈火肆意侵舐著每一點綠色,讓所有的生靈在灼傷的苦痛中哀嘆。

  我們經常是在有意與無意之間,打開了潘多拉的魔盒,然后面對因貪婪的欲念鑄下的過錯,無奈地看著盒中升起的猙獰的黑煙在大地與天空間彌漫。

  我們常常是在有意與無意之間,撞響了天王手中的金玉琵琶,然后忍受綿延的噪音,卻不知該怎樣辦。我們常常是在有意與無意之間,使海面漂浮的石油粘住了海鷗的翅膀;使果林里的農藥殘害了弱小的生靈;使夜空里再也看不見清亮的星星,使明凈的湖水變成了一點就著的油坑。

  我無以否認,人類正在夜以繼日創造文明;可是朋友,你能否認人類正在夜以繼日地毀滅文明嗎?

  我們只有這么一個美麗的星球,我們的先人和我們的后人都注定要在這里生存。為了調色板上的藍色能屬于天空和大海,白色能屬于瑞雪和浮云,黃色能屬于陽光和谷堆,綠色能屬于山川和森林;讓你、讓我共同伸出手來,承下昨天交給我們的這份責任。用誠心、汗水、智慧化合成的清泉,刷洗這個世界,贖去我們曾犯下的罪過,交還給自然一個真正的文明。

  我們的地球是較美麗的,可是我們不能讓我們的地球毀在我們的手中,這樣的話,我們的后代只會說我們的目光短淺,沒有給他們留下一個美麗的地球,這才是我們一直以來都在痛心的事情,我們的后代還要繼續生活在地球上,可是我們給他們留下的是什么,是很難被我們救回的地球生態環境,以后的道路還要怎么樣,我們不知道,可是我現在對大家說,保護環境、人人有責!

  謝謝大家

相關推薦
香港六合彩波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