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武侯祠園林藝術與結構布局論文

藝術類畢業論文 時間:2018-11-09 我要投稿

  摘要:成都武侯祠是我國唯一一座君臣合祀祠廟,有著厚重的文化底蘊和文化意涵,而且從園林藝術的角度來說,成都武侯祠也是我國園林中不可多得的瑰寶,其結構布局對川西園林與祀廟特色較好地實現了融合。

  關鍵詞:成都武侯祠;園林藝術;結構布局

  三國時期能夠保留至今的園林并不多,成都武侯祠因而在我國古典園林中也有著重要的地位,成都武侯祠是為了紀念蜀國丞相諸葛亮而建造的一座祀廟,由于諸葛亮這一人物獨特的歷史地位和廣為人知的影響,因而成都武侯祠背后的文化意涵一直以來都掩蓋住了其本身的園林藝術特色。事實上,成都武侯祠的園林藝術特別是結構布局方面的特色也是我國古典園林藝術中非常有代表性的。武侯祠本身的建造目的是為了紀念蜀國丞相諸葛亮以及蜀國皇帝劉備等蜀國英雄的,屬于祀廟園林的范疇,但是在后來的改建變遷中,也不斷融合了新的園林藝術形式,吸納了祀廟園林的特色和川西園林的一些藝術形式,成為一座包容性很強的綜合性園林。

  一、成都武侯祠概述

  成都武侯祠始建于223年,距今已有一千多年的歷史,期間多有損毀,經過幾次較大的變遷和修繕保留至今。成都武侯祠是為了紀念三國時期著名的歷史人物諸葛亮而修建的,諸葛亮身為蜀國丞相,一生為蜀國鞠躬盡瘁,歷史影響深遠,而且成都武侯祠君臣合祀的形式在我國歷史上也十分罕見。諸葛亮病逝于234年,死后被追謚為“忠武侯”,由于諸葛亮在我國民間有著廣泛的影響力,成都武侯祠因而也是成都的一個重要景點,自古以來便有許多人參觀游覽。據《三國志》記載,223年劉備病故后葬于惠陵,并且修建了漢昭烈廟,而成都武侯祠最早便與漢昭烈廟相鄰,后在南北朝時期被合并在一起,目前成都武侯祠的主體建筑修建于1672年,現為我國AAAA級旅游景區,也是我國最大的三國遺跡博物館。成都武侯祠在一千多年的變遷中,其結構布局和園林藝術風格也多經改變,因而從園林藝術的角度來分析,成都武侯祠的園林藝術風格是在歷朝歷代修繕變遷中不斷融合而成的園林藝術[1]22。同時成都武侯祠作為川西園林的一個重要代表,在其修繕變遷中,川西園林風格的影響起到了重要的作用,從當前成都武侯祠的面貌中也可以看到許多川西園林的影子。并且在1672年的修繕中,將劉備與諸葛亮合祀的格局打破,分為了漢昭烈殿和武侯祠殿,這一格局保留至今。因而我們當前所看到的成都武侯祠面貌,其主體沿承主要是修建于清朝康熙年間的,其園林藝術特色和結構布局也受到當時園林建造的一些影響。

  二、園林藝術與結構布局鑒賞

  1.古樸典雅的園林風格。從整體的園林藝術風格上來看,成都武侯祠的園林藝術風格是古樸和典雅的,園林文化以“三國文化”為主要脈絡,這也是將之稱為“三國圣地”的一個重要原因。成都武侯祠在園林藝術中有著濃厚的古樸和典雅氣息,追求詩情畫意般的意境,既有規則布局又有自然布局,以靜遠堂后的荷塘為分界線,荷塘西北有船舫和桂荷樓,桂荷樓是水景區域的最高點,也是欣賞全部水景的最佳地點。從桂荷樓上放眼望去,整個荷塘景色盡收眼底,而船舫則采用懸山樣式建造,與荷塘交相輝映,十分自然地融為一體。荷塘的水景部分散發著古樸典雅的氣息,并有著濃厚的文人底蘊。唐代杜甫曾居住于成都,多次游覽成都武侯祠,并留下許多傳世佳作,杜甫詩作中對于武侯祠的描繪在后來的修繕改建中也起到了很大影響。因而成都武侯祠園林藝術風格中古樸典雅的氣息與杜甫詩作文化的影響也不無關系。在武侯祠的密林中修建有三座獨立庭院,分別是聽鸝館、聽鸝苑與和暢園,這三座獨立庭院中有著濃厚的川西園林特色,建筑形式古樸簡約,隱藏在密林中,由小路連通,正可謂“曲徑通幽”。從我國的傳統園林文化中可以看出,這種建筑形式背后的文化意涵也有“藏而不漏”、“君子守拙”之意。這三座獨立的小院在建筑風格上也別具一格,將自然元素有效地利用了起來,建筑布局也并非完全對稱,而是以融合外界自然事物的方式改變了傳統的對稱,并不追究繁瑣和奢華,以簡約、古樸、自然為主基調[2]3。

  2.具有人文氣息的植物景觀。成都武侯祠的植物景觀也是其藝術風格中重要的組成部分,正如杜甫詩中所言“丞相祠堂何處尋,錦官城外柏森森”,柏樹便是武侯祠中主要的植物景觀。柏樹在我國園林文化中有著獨特的地位,柏樹常被種植于紀念性園林中,在我國現代的一些烈士陵園中也多有種植柏樹,以示對先人的懷念和祭奠。同時,柏樹在我國傳統文化中還有著其他的含義,柏樹被看做君子的象征,而武侯祠中柏樹景觀的形成一方面源自杜甫詩作文化的影響,另一方面也是基于柏樹在我國傳統文化中的獨特地位。成都武侯祠中種植的植物景觀非常多,以柏樹為主,輔以榕樹、松樹、喜樹、香樟等常綠喬木,并且還種植有大量的灌木,如丁香、寶珠香、六月雪等等,地被則以麥冬為主。在此之外,武侯祠中另一個重要的植物景觀便是竹,竹同柏樹一樣,在我國傳統文化中也是君子形象的代表,武侯祠中種植的竹種類很多,有棕竹、毛竹、文竹、紫竹等等,數量超過一萬根,分布在溪畔、江岸等各個地方,形成了一種古樸典雅的獨特景色[3]37。正如諸葛亮所說“非寧靜無以致遠,非淡泊無以明志”,竹這一意象不僅符合諸葛亮的形象和品質,也符合我國文人雅士的一種文化價值取向。從中也可以看出,成都武侯祠在植物種植選擇方面并非是無意的,而是通過自覺的人為選擇,多年來形成的一種具有深厚人文氣息的植物景觀。這種植物景觀與武侯祠本身的建筑文化風格也十分協調,充分烘托出了建筑古樸典雅的風格,并且也給人以更多的文化意涵。

  3.富有層次的空間處理。武侯祠的主要建筑材料為木材,開敞式、封閉式、樓停式等各種建筑形式錯落其間,園中的建筑風格也并不統一,祭祀殿以莊嚴肅穆為主,而其他景致院落部分則以古樸典雅為主。在劉備殿西側的碧草園中有一個水池,水池中心處建有鴛鴦亭,通過廊橋連接,構成“品”字形,這種庭院格局就形成了多層次的立體空間結構,并且其他院落也呈散落式分布,這些院落又與武侯祠的整體布局形成了空間層次結構。各個院落獨自構成一個封閉的小區域,各自之間又相互連通,沒有破壞武侯祠的整體格局,而又將院落建筑風格與整體建筑風格相融合。如荷花池、香葉軒、愛樹山房、三顧園等等,在層次結構上十分豐富,巧妙地進行了空間處理,形成了立體感很強的空間結構。因而整體上而言,院落之間的封閉與開放在空間處理上就形成了統一,并且輔以樹木和亭宇,保持了空間結構的完整性。各自封閉院落之間也有著一些重疊之處,走廊和花墻成為院落間相互滲透的關鍵點,通過這種滲透,使得獨立封閉的小園相互融合,空間上的處理與層次豐富更加有機地統一在一起[4]28。這也使得游客在游覽武侯祠的過程中會產生一種空間視覺上的錯覺,形成一種獨有的美感,置身其中能夠領略到各個小園中曲折蜿蜒的獨特景致。劉備殿較為寬敞,大氣莊嚴,十分肅穆,而其他獨立院落的風格就與劉備殿形成了鮮明的對比,不同的建筑風格在武侯祠中實現了統一。在這之中,空間上的巧妙處理與豐富的層次結構,就是融合這兩種建筑風格的重要部分,正是在這種過渡效應下,二者的融合才更加協調和自然。

  4.中軸線對稱的整體布局。以中軸線為分界,兩端對稱的布局結構是我國古典園林中常用的布局方式,在成都武侯祠的整體結構布局中也是如此,武侯祠中的主體建筑分布在一條南北中軸線上,分別為諸葛亮殿、過廳、劉備殿、二門、大門,其中大門是武侯祠的入口處。在中軸線上的建筑中,劉備殿和諸葛亮殿是主體,這兩座建筑以中軸線為基準,分布在整個武侯祠的中心處,兩座大殿建筑風格十分莊嚴肅穆,劉備殿更加寬敞、大氣,諸葛亮殿則更為緊湊。從大門處一直到最后的諸葛亮殿構成了一條完整的中軸線,中軸線兩端散布著眾多獨立的小院落。這種布局方式是我國古典建筑中常用的方式,在川西園林中也十分具有代表性。在康熙年間對成都武侯祠的修繕中,將原本合祀一殿的諸葛亮與劉備分開,并且刻意將劉備殿修得更加寬敞,放在諸葛亮殿前,以此體現君尊臣卑的思想。但是事實上,從諸葛亮殿的結構形式和其他院落的分布來看,諸葛亮殿依然是武侯祠中的主體建筑,依照我國傳統古典園林建筑中的思想,中軸線上位置最后的大殿并不是主體建筑,主體建筑應當在前或者在中間部分。武侯祠中的劉備殿位于中軸線最中間部位,大門、二門在前,過廳、諸葛亮殿在后。但是事實上,諸葛亮的名望和影響很大,并且武侯祠的建造目的也是為了紀念諸葛亮,因而雖然在清朝康熙年間被人為地進行調整過,但是依然無法改變諸葛亮殿的主體建筑位置,這一影響并不僅僅是文化因素造成的,從其建筑的后續修繕中,也能夠看到這一點。

  參考文獻

  [1]張俊峰.儒家思想對四川名人紀念園林植物選擇的影響[J].四川建筑,2011(4).

  [2]張麗君.成都武侯祠園林特色賞析[J].四川文物,2003(4).

  [3]劉金梁.淺析川西歷史名人紀念園的造園藝術[J].內江師范學院學報,2013(4).

  [4]劉庭風.巴蜀園林欣賞(二)武侯祠[J].園林,2008(2).

相關推薦
香港六合彩波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