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藍繡裝飾藝術語言在茶人服上的表達探析論文

藝術類畢業論文 時間:2018-11-27 我要投稿

  【摘要】通過分析蘇繡之“三藍繡”裝飾藝術語言和茶人服文化,發現二者于外在審美與精神內涵上存在高度契舍的關系。本文大膽將“三藍繡”與茶人服融合,用刺繡藝術語言滿足茶人服的審美訴求,豐富其精神內涵,符合設計發展、非遺傳承和民族精神傳承的三重需求。

  【關鍵詞】三藍繡;茶人服;服裝設計;裝飾藝術

  引言

  “三藍繡”,即全三藍,屬蘇繡的一種,受青花瓷影響而產生。采用同一種藍色但深淺度不同的繡線所繡,因其色調和諧、針法一致而顯淡雅秀麗。在清代服飾上,“三藍繡”相較其他刺繡種類使用最為普遍,格調意境也最為突出。茶人服,即茶服,始于漢,是一種有著千年歷史,專適于茶事活動的服裝。茶人服取茶文化之“靜、清、柔、和”的特點,吸收漢服的寬緩、莊靜之美與唐裝流暢、舒適的特點,并融合現代服飾的簡約設計理念,色系清素、式樣典雅,既適于茶人們悠游自在的茶事著裝風格,也適于現代人自然、素樸的著裝。

  茶人服的藝術特征主要表現在內、外兩個方面,內在體現在文化美,外在體現在視覺形態美。茶人服的這種秀外慧中的特質與“三藍繡”裝飾藝術語言不謀而合。外在形態方面,“三藍繡”細膩雅致,茶人服淡雅素凈,二者風格都突出了一個“雅”字;內在文化審美方面,“三藍繡”裝飾藝術受到青花瓷藝術的影響,具有道家“虛靜”、莊子“天人合一”及儒家的“禮制”和“中和”思想;而茶人服在茶文化的發展過程中,糅合了儒、釋、道三家思想,形成了以“和”為核心的審美價值觀。“三藍繡”與茶人服在精神審美和文化內涵上高度契合。

  一、“三藍繡”裝飾藝術語言的文化內涵

  “三藍繡”是清時期蘇繡的配色技法之一,出現于清朝晚期,屬于我國優秀的非物質文化遺產的一部分。“三”在古代漢語中是一個虛數詞,代表多的意思,是采用多種深淺不同的藍色繡線來進行刺繡,用現代色彩學解釋,就是采用多種色相相同、色度不同的藍色繡線,按照一定的層次比例搭配,繡成顏色深淺變化的紋樣。除藍色以外,綠色、紅色、黃色等其他顏色都可以按照類似方法進行刺繡,形成三綠繡、三紅繡、三黃繡等類型,但在數量上,還是以“三藍繡”為最多。這是因為諸色之中,中國古人特重青色,即所謂的“尚青”傳統。古人之“尚青”傳統,是受到儒、釋、道三種思想的影響,形成了獨特的審美情趣,高雅脫俗。

  清代服飾刺繡中的“三藍繡”題材豐富、內涵深厚、藝術感染力強,與“青花瓷”一樣,由于其色彩中的“青”和“藍”作為一種符號,蘊含了樸實、潔凈、高雅、新鮮和朝氣等寓意,再配合平針、打籽針、拉鎖針等,烘托出服飾的淡雅、秀麗、沉穩。“青出于藍而勝于藍”,青色包括黑、白二色,藍色是對“青”在色彩上最為本質的解釋。青色的本質為素色、樸實、潔凈、高貴,民間將正直的官員稱之為“青天”,將有才華的高士稱之為“青云居士”,將史書典籍稱為“青史”,青在我國傳統無形中屬木,代表東方,季節中對應為春天,可延伸理解為新鮮、朝氣等。

  二、茶人服種類與審美藝術訴求

  茶人服分四種:一為民間傳統茶人服:此類服飾的款式多采用唐裝和旗袍元素,結構較簡單,線條自然:二為文土茶人服。此類服飾的款式多為古代民間傳統服飾,形制古典,體現歷史文化特點:三為宮廷茶人服。此類服飾多選用歷朝歷代的宮廷服裝,顏色鮮艷,服飾奢華;四為禪宗茶人服。禪宗茶人追求簡單、寂靜的生活,強調心靈的境界,服裝結構簡潔,設計以大自然元素為主。

  如今的茶服設計表達似乎多以“仿古”為主,缺了些“韻”,少了些“味”。目前國內有許多從事茶人服原刨的品牌,如“二喜”“泊園”“沱方圓”等,這些品牌茶人服具有一個共同特點,即品牌缺乏辨識度,界限模糊,細節上無亮點,外在語言無法表達茶人服的裝飾訴求和豐富的精神內涵。

  三、“三藍繡”裝飾藝術語言在茶人服上的表達

  祈志祥先生認為“美是普遍快感的對象”。而茶人服現有形制及內涵遠遠不能滿足現代社會豐富的茶文化活動。當代茶服設計,應在形、色、韻上引起客體的感官愉悅。基于以上論證,大膽將“三藍繡”裝飾藝術語言在茶人服上進行表達,遵循“以境釋道”的理念,針對不同的場合,不同的消費人群以及不同的文化理念,通過對“三藍”色調的調配,結合相應針法,選取恰當的紋樣題材,合理布局,與時尚審美相結合,對茶人服進行創新設計,不僅在外延上美化茶人服,還能將茶文化的內在精神表達得更加貼切與豐富,達到“境由服生”的目的。此外,“三藍繡”作為我國優秀的非物質文化遺產之一,也亟待傳承下去,而茶人服是一個非常合適的載體。因此,“三藍繡”藝術與茶人服文化相結合設計,符合設計發展、非遺傳承和民族精神傳承的三重需求。

  清代傳統“三藍繡”題材有吉祥寓意、四季花卉和世俗百景三大類。

  在明清時期,寓意紋樣盛行,幾乎達到了圖必有意、意必吉祥的地步。寓意紋樣可分為四個內容,一是貴(權利、功名),二為富(財產),三為壽(平安、長壽),四是喜(婚姻、友情、子孫)。吉祥寓意題材中象征權利與功名的有:龍、鳳、蟒、獅、虎;象征財富的有:牡丹、錢眼、金銀錠;象征長壽的有:龜、鶴、松柏、桃、石等;象征婚姻的有鴛鴦、并蒂花;象征友情的有“四君子”梅蘭竹菊;象征子孫的有“百子圖”。

  四季花卉分為纏枝與折枝、團花與樗蒲,獨枝花、皮球花、落花流水、杏林春燕等。

  世俗百景包括壽字百變、賀壽、仕女、嬰戲、暗八仙、雜寶、八寶、八吉祥、博古紋、五谷豐登、艾虎五毒和西湖十樣景等。

  (一)“三藍繡”藝術語言在民間傳統茶人服上的表達

  民間傳統茶藝服裝結構簡潔,線條自然,在選取恰當的“三藍繡”裝飾語言時,可考慮明清時期民間常用的代表“壽”和“喜”的題材,如老年茶人服可選取龜、鶴、松柏、桃、石等,采用較深的藍色作為刺繡色彩,表現沉穩之氣;而青年茶人服可選取鴛鴦、并蒂花等題材,藍色配色偏亮、偏淺,表現青春與朝氣;兒童茶服可選取例如五子登科、百子圖的題材,色彩可增加純度和明度,表現活潑可愛之感。沈壽說:“繡之粗者,但三四色,用齊針已足。漸精則色漸多,須用齊針、單套針二法。”意思是說,粗糙一點的作品,三四種藍色,針法用齊針就可以了。民間傳統茶人服,受經濟成本限制,用三四種藍色和齊針。越是精細的顏色越多,針法用齊針和單套針。“三藍繡”適合放在服裝局部,如肩部、胸部、腹部、背部、衣袖、下擺等,以單獨紋樣為主。

  (二)“三藍繡”藝術語言在文土茶人服上的表達

  自古以來,茶與文人就有著不解之緣。飲茶的境界與文人雅土崇尚自然山水、恬然淡泊的生活情趣相對應。以茶雅志、以茶立德,無不體現了中國文士一種內在的道德實踐。文士茶的藝術特色是意境高雅,茶服穿著追求氣清、心清、境雅、器雅、人雅的儒土境界,凡而不俗,給人以高山流水的藝術享受。

  古人云:“五彩過于華麗,殊鮮逸氣,而青花則較五彩雋逸。”同理,五彩刺繡之于文±茶人服也過于華麗,“三藍繡”則正好吻合,可選取“四君子”題材之梅、蘭、竹、菊,或“歲寒三友”之松、竹、梅,或“出淤泥而不染”之荷。“三藍”配色均可偏灰,在藍色基礎上緩慢漸變,配合齊針與少量單套針,顯得茶人服清淡雅致,恰如其分烘托“人物之雅”。文士茶人服刺繡可參考2015年春夏阿瑪尼高級定制成衣“竹林風”的圖案設計,在局部進行“三藍繡”構圖,題材如纏枝與折枝、團花與樗蒲、獨枝花、皮球花,甚至落花流水、杏林春燕等,塑造了高雅、清淡與飄逸的中國風文士茶人服。

  文士茶人服比民間傳統茶人服更精細,如上文所述,“漸精則色漸多,須用齊針、單套針二法。”用齊針和單套針結合,可將題材表達得更精細與層次豐富。參考2015年春夏阿瑪尼“竹林風”高級定制成衣中圖案的變色規律,藍色末端可變化出少量灰黃色,這可能是由于流行色變化所致。在藍色色調變化中微微創新,并不妨礙“三藍繡”藝術語言在文士茶人服上的意境表達,反而使茶人服飾和時代接軌,雅致與時尚并存互補。

  (三)“三藍繡”藝術語言在宮廷茶人服上的表達

  宮廷茶人服并不是真正的宮廷著裝,而是具有宮廷元素與風格的茶人服,多為演員、模特在大型茶藝活動上表演穿著,此類服飾多選用歷朝歷代的宮廷服裝,顏色鮮艷,服飾奢華,其表達意境與文士茶人服相差很大。在刺繡題材上可選取代表權貴的龍、鳳、蟒、獅、虎等。由于選取紋樣題材眾多,“三藍繡”的“三藍”淡雅之氣遠遠不能滿足服飾奢華之需求,因此在諸多皇家傳世實物中,常見“三藍繡”之藍色與其他色彩相互搭配,常見搭配有黃色系和赤色系,如明黃、鵝黃、姜黃、大紅、血牙、木紅等。在針法上,僅用平針繡并不能充分表達其奢華,往往大量使用拉鎖針、打籽針刻畫動物、植物及物品,甚至加上平金裝飾,不僅雍容華美,而且沉穩、雅健。

  文士茶人服可參考的“三藍繡”圖案設計(2015年春夏阿瑪尼“竹林風”高級定制成衣宮廷茶人服鮮艷、奢華,展示型較強,其刺繡藝術語言的表達可參考2015年“中國:鏡花水月”服裝展上以“青花瓷”為主題的作品,如“迪奧”品牌設計師John Galliano的作品,YSL設計師Tom Ford的作品,Roberto Cavalli的作品,還有許建樹的龍袍“東方祥云”等。這些作品具有一些共同的裝飾藝術語言,如都以黃色作為底色,衣身進行了大面積的刺繡,局部以“三藍繡”作為點睛裝飾,如Tom Ford在衣身中間部位用藍色刺繡了團龍紋,主要采用了散點構圖和單獨紋樣構圖;許建樹在裙擺上設計了海水江崖“三藍繡”,衣身用散點構圖,下擺用四方連續適合紋樣構圖;而John Galliano也在裙子領口和下半身用“三藍繡”刺繡了中國傳統紋樣中的亭臺樓閣、龍紋與祥云,采用了自由構圖手法。通過刺繡色彩的選配和紋樣題材的使用,使服裝盡顯雍容華貴的皇家氣度,又不失優雅、時尚。

  (四)“三藍繡”藝術語言在禪宗茶人服上的語言表達

  禪、茶天然交融,禪宗茶人追求簡單、寂靜的生活,強調心靈的境界,追求實事求是,服裝結構簡潔,重“神”而輕“形”,常見款式為圍裹式和披掛式,紋樣以大自然元素為主,色彩常用大地色系,變化較少,構圖為單獨紋樣,以單色為主。“三藍繡”在禪宗茶人服的表現上要盡量樸素、沉穩,可在原有服裝基礎上,做同色系的單色刺繡,且體量不可過大。能用到的刺繡題材有蓮、松、櫻花、草木、落葉、山脈、仙鶴等大自然元素,針法為最簡單的齊針與搶針,色彩變化避免繁雜,盡可能保持禪宗茶人服的簡約禪境。

  結語

  茶圣陸羽“一生為墨客,幾世作茶仙”,他不僅接受了儒、道、佛諸家的影響,而且能夠將諸家思想融合于茶理之中,把諸家精華與唐代文化的特色結合起來,奠定了中國茶文化的基礎,首創中國茶道精神。無論是作為民間草根所穿著的傳統茶人服,還是情趣高雅的文士茶人服,或是雍容華貴的宮廷茶人服,還有重“神”輕“形”的禪宗茶人服,其刺繡藝術語言的表達都必須以中國茶道精神為核心,準確描述茶人服品格,即“靜、清、柔、和”。而諸多刺繡品種中,唯“三藍繡”之氣質神韻與茶人服品格高度契合。吸收我國刺繡文化豐富的藝術表現手法,融會貫通,將適度的題材、色彩、針法和構圖按照不同茶人服的實際需求加以提煉設計,恰如其分地表達茶人服與茶人的品貌與精神內涵,符合設計發展、“非遺”傳承和民族精神傳承的三重需求。

  注釋:

  冰資助項目:常州紡院2016年應用技術類課題《清代服飾“三藍繡”裝飾藝術研究》(項目編號:CFK201608)。

  參考文獻:

  [1]沈壽,張謇.雪宦繡譜[M].重慶:重慶出版社,2010.

  [2]鐘斐生態茶服秀——茶文化國際傳播中的動態呈現U].農業考古,2013(5).

  [3]周琴,我國茶藝服飾藝術現狀與發展研究U]福建茶葉,2017(2).

  [4]韓園園.三藍繡淺析Ⅱ】山東紡織經濟,2013(11).

  [5]馬麟春,傳統文化視野下的青色審美文化略淪U].山東教育學院學報2011(1).

  [6]朱峰,青花瓷視覺元素的符號化認知U].文藝爭鳴,2010(18).

  [7]劉靜,我國茶藝服飾藝術的現狀、特性與開發思路U].福建茶葉,2016(3).

  [8]祈志祥,論美是普遍快感的對象Ⅱ】學術月刊,1998(1).

  [9]歷莉,周紀成,朱海燕.中國茶人服之美學演變初探U].農業考古,2016(2).

  [10]趙豐絲綢藝術史[M].北京:文物出版社2005.

  [11]趙穎,胡娟,論禪宗美學在茶藝服飾設計中的應用Ⅱ].大眾文藝,2015 (16).

相關推薦
香港六合彩波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