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析北宋山水畫的藝術崇高美論文

藝術類畢業論文 時間:2018-11-27 我要投稿

  摘要:宋代是中國歷史上一個承前啟后的重要時代,是我國傳統山水畫的高峰時期。院體畫、文人畫相互關聯,共同并進,名家層出不窮,作品空前繁多,質量高雅精湛。形式語言和技法更加豐富多樣,他們注重“氣象蕭疏,煙林清曠”,“峰巒深厚,勢伏雄強”,致使宋代山水畫:構圖大勢逼人,筆墨法度嚴謹,意境清遠高曠;從這些藝術作品的語言、形態、內容和審美主體的情感上看,會令人產生一種崇高的藝術美。這種崇高源于人類認識和改造自然的偉大力量;源于人類在改造自身的生存環境的實踐;源于人類的道德實踐和理想與價值的追求。

  關鍵詞:北宋山水畫;藝術美;崇高

  北宋的山水畫繼五代之后發展得更為成熟,皇室貴族、士大夫文人等都對山水畫發生了濃厚的興趣。作品有裝飾于殿堂廳室的巨幅壁畫和屏風。此時名家輩出,風格多樣,畫家重視觀察體驗自然景物,技巧上有了巨大的創造。主要是布置茂密的“以大觀小”全景式,以形象的深入刻畫來豐富畫面的構圖變化,以景物的漸層、重復的節奏來形成畫面的統一。無論是從構圖方式或藝術表現手法上,都有突破。畫風雄壯渾厚,令人觀之以后頓生崇高之感。這種崇高來自于欣賞主體的生產生活的實踐。藝術崇高是藝術審美范疇的一種,其本質是藝術作品中的形象帶給欣賞主體的審美經驗是感性本質力量被對象壓倒后激起了更高的理性本質力量,其審美反應是一種伴隨著痛感的快感。德國美學家康德認為崇高是審美客體在形式上的無限,是對審美主體的感性的否定,進而觸發主體的強大的精神力量。而北宋的繪畫的大都是以描寫山水為主,地域特點強,特別是北方的山水。巍峨的山體,層巒疊障、遠近豐富的層次以及酣暢厚重的筆墨,大幅的尺寸,顯得雄渾、博大、莊重,無不震撼了觀者的心靈。宋初李成和范寬是北宋山水畫的杰出代表。北宋劉道醇《圣朝名畫評》中認為,李成之筆近視如千里之遠,范寬之筆遠望不離坐外,皆所謂造乎神者也。下面就從以下這幾點來分析北宋山水畫的藝術崇高美。

  一、從藝術語言上看

  具有崇高藝術美的作品常常用大刀闊斧和濃墨重彩的藝術語言來表現主客體的對立沖突中的力量的強大、態勢的雄壯及動勢的迅猛。唐代的司空圖在《二十四詩品·豪放》中對崇高作出了精彩的描述:“觀花匪禁,吞吐大荒。由道反氣,處得以狂。天風浪浪,海山蒼蒼。真力彌漫,萬象在旁。前抬三辰,后引鳳凰。曉策六鰲,翟足扶桑。”其中所描述的宏大的場面,磅礴的氣勢就是崇高之美。這是作者將自己的生活經歷的獨特體驗和感受,并通過一定的藝術語言將這種體驗和感受傳達給欣賞者,由此叫欣賞主體產生一種感情上的震動,也就是這種崇高。由于北宋的畫壇上山水畫最為突出,水墨格法空前,各種技法日趨完善,院體山水畫重理法、重質趣、重寫實。完全脫離了隋唐以來“先勾后填”之法,出現了講究筆墨韻味的皴、擦、點、染等技法程式。所以在表現的對象的時候更加揮灑,逼真,撼人心扉。如范寬的《溪山行旅圖》以“高遠”章法,在題材取舍與構思安排上突出了巨大的峭峰主體。以雄健、冷峻的筆力勾勒出山的輪廓和石紋的脈絡,濃厚的墨色描繪出秦隴山川峻拔雄闊、壯麗浩莽的氣概。作者調動了高低、大小、起伏、開合等藝術手段,構成強烈的對比效果,使峭壁具有雄偉崇高感覺,在觀眾面前呈現一種威嚴的氣勢,充分表現了范寬“峰巒渾厚,勢狀雄強”的風格特點。這一切都在雄渾的筆墨中表現了出來。讓人觀后覺得,一個常人描繪的自然能如此的真實、雄渾,那么有力量感,令人不可思議。從這種不可思議上就可以看出,觀賞這幅畫的人是帶有感慨的,而這種感慨在藝術審美領域內被稱作為“崇高”。再如他的,筆墨濃重潤澤,層次分明,皴擦、渲染并用,屑次分明而渾然一體。他以粗壯的線條勾勒山石、林樹,結實、嚴緊,用細密的“雨點皴”表現山石的質感。皴擦烘染時,注意留出坡石、山頂的空白,以強調雪意。細密的雨點皺于蒼勁挺拔的粗筆勾勒,表現出山石和枯木銳枝的質感。此外他還注意畫出林木濃密、枝椏銳利的感覺。從這些表現中,我們可以感覺到當時作者在作這幅畫時時胸有成竹,幾乎所有作者要表達的物象在紙張上的位置早已固定。再加上嫻熟的繪畫技巧,把作品的真實感與意境表達得淋漓盡致。后人評價他的山水畫特點:峰巒渾厚,勢狀雄強,搶筆俱勻,人屋皆質。這也是一種崇高之美。

  二、從形態上看

  北宋時期畫家所描繪的對象在空間上和力量上表現為巨大,在藝術形式上則表現為無規則,各種技法并用。當審美主體欣賞這些作品時,對崇高的客體的感覺被視覺上的感受所否定時,那么他在情感上對客體的感受基本上也被否定。就在此過程中,審美主體的本質力量可能就被激發出來,在心理和生理上產生了戰勝客體的強烈欲望。在整個斗爭過程中,審美主體體味到了由壓抑到釋放的愉悅和輕松。而后主體的感受將由開始的壓抑轉變為后來的輕松、贊嘆,崇高的感覺由此而生。在我國先秦道家學說里,道在空間上的最大特征就是超越感官的無限的大。老子認為:“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獨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為天地母。吾不知其名,強字之日‘道’,強為之名日‘大’。

  故‘道’大,天大,地大,人亦大。域中有四大,而人居其一焉。”北宋的繪畫的大都是以描寫山水為主,特別是北方的山水。巍峨的山體,層巒疊障,再加上大幅的尺寸,這種飽滿有力的形體顯示出一種量感美,顯得更加雄渾、博大、莊重。

  如《》此圖描繪了北方壯美的雪山景色。畫中雪峰屏立,山勢高聳,白雪皚皚。深谷寒林間,蕭寺掩映,流水無波,峰巒溝壑間云氣萬千。其山取盤桓向上高遠之勢,其水造平靜冷凝之態,其樹畫深郁寒峭之意。氣勢磅礴,境界深遠,動人心魄,生動地描繪出秦地雪后山川、林塑如詩景象。

  再如《溪山行旅圖》這是一幅豎長的大幅作品,不僅層次豐富,墨色凝重、渾厚,而且極富美感,整個畫面氣勢逼人,使人猶如身臨其境一般。撲面而來的懸崖峭壁占了整個畫面的三分之二。這就是高山仰望,人在其中抬頭仰看,山就在頭上。從飽滿的構成上看,雄偉高聳的山峰,深厚壯觀,氣勢逼人,都表現了對審美主體的情感的否定,進而通過對主體情感的壓抑使得主體體會到自身的渺小,激發出主體的強大生命和精神力量,從中超脫出來,超越現實而對自然感嘆。在如此雄偉壯闊的大自然面前,人顯得如此渺小。這就是力學引起的崇高,則由對象的龐大的體積帶來的重力感所引起。在欣賞者看來,這也是藝術崇高的美感。

  三、從內容上看

  北宋山水畫造景重造化、重理性,院體格法法度賅備,審美特色由政教、宗教精神逐漸轉向人文精神,這一時期美學著述獨到、思潮活躍、繪畫作品精湛,是傳統審美文化的發展源頭。北宋山水畫的藝術崇高美常常表現為由高大險峻的藝術形象而引發的激烈的矛盾沖突。而通常的藝術崇高的審美對象是璀璨壯麗的,如藝術作品中對晴空萬里的藍天、一望無際的草原、波濤洶涌的大海等的成功的表現,使得審美主體產生情感上的壓抑和排斥,激發起欣賞主體的更高的本質力量,從而在更高的層面重新掌握審美對象,并由此產生強烈的情感反應和內在的力量感,在情感和力量得到釋放后感到輕松和暢快。

  如范寬的代表作《溪山行旅圖》,是中國繪畫史上的杰作。這件作品給人的第一感覺就是氣勢雄強,巨峰壁立,幾乎占滿了畫面,迎面矗立的山頭,山頭雜樹茂密,飛瀑從山腰間直流而下,掩映樹后的樓閣,山腳下巨石縱橫,使全幅作品體勢錯綜,在山路上出現一支商旅隊伍,路邊一灣溪水流淌,正是山上流下的飛瀑,使觀者如聞水聲、人聲、騾馬聲,也點出了溪山行旅的主題。

  再如《雪山蕭寺圖》描寫的是皚皚白雪覆蓋下的雄奇壯偉的大山,畫面結構復雜,山勢錯落,變化多端。畫中山石輪廓的用筆方折、勁硬,重巒疊嶂,主次分明。山石運用范寬典型的“點子皴”,行旅和蕭寺掩映于雪山、寒林之中,表現了一種孤獨和凄清的氣氛。在山嶺之上,樹木叢生,枝干疏密有致,堅實如鑄鐵一般,極見精神與生命力。山腳下,巨石突兀,溪水湍急,仿佛有聲。整個畫面透露出一種澄澈和清明。

  此圖畫群峰屏立,山勢高聳,深谷寒柯間,蕭寺掩映;古木結林,板橋寒泉,流水從遠方迂回而下。真實而生動地表現出秦隴山川雪后的磅礴氣勢。北宋的山水畫在塑造主體形象時,大都選用高大的山體和全景式的構圖方式營造一種巨大、高聳而有氣勢的氛圍。這樣的主體形象通常會震撼欣賞者的心靈進而帶來一種崇高感。

  四、從審美主體的情感上看

  我們知道,藝術崇高的基本內涵是藝術作品中表現出的審美主體在矛盾沖突中達到的超越。藝術崇高是主體在審美領域中面對處于對立狀態的自然、社會、命運等所產生的抗拒和超越,在此過程中主體生成了崇高感。藝術崇高直接根源于藝術作品中主體對自身的深層次的領悟。

  北宋的繪畫大都是借景抒情,落實到山水畫語境中,即是山水畫的氣韻、神,是畫家以虛靜之心面對自然山水,并發現其質有而趣靈的山水本質特征。藝術家創造的山水畫筆墨結構形態,蘊涵了藝術家的人生、理想的審美精神,使山水畫藝術朝著成為人的精神載體的方向發展。山水畫發展到北宋,已普及到一般文人之中。宋代古文運動對山水畫的影響是深遠的。由歐陽修興的古文及與古文相通的詩,與山水畫的精神有冥合之處。他們以作詩作文之法,直接從事于繪畫刨作,開創了文人畫的先河。從范寬的山水畫真跡《溪山行旅圖》,可以看到,北宋前期的山水畫與莉浩的《匡廬圖》所描繪的自然景物中也包含著畫家對這些景物的思想情感和理想。正因為中國山水畫在要求真實的描寫自然景物的同時,又要求有很大的概括性,所以畫中所體現的意境富有深厚的內容,給予人們的審美感受也是寬泛,豐富而不確定,它不表現出也并不使觀賞者想起某種特定的或比較具體的詩意、思想或情感,卻仍然表現出也使人清晰地感受到那整體自然與人生的牧歌式的親切關系。在這種好像是純客觀的自然描繪中,表達了一種生活的風情和人生的理想。范寬先后時期的其他著名山水畫家的作品,如郭熙的《早春圖》,董源的《瀟湘圖》,以及宮廷童家王希孟的《千里江山圖卷》,都燕不如此。北宋的山水畫,在表現士大夫的思想情感時,并不像后束的山水畫那樣明顯、直接,而是往往通遇純客觀地描寫山水景物來寄托畫家的思想情感和作品的主題思想。

  審美主體通常可以根據自己的生活經歷和對記憶的想象,可能能夠明白或者體會到作者在作品中表達的思想感情和理想。有時候作者在畫中表達遠大的理想或對人物和事件的贊揚,而審美主體恰恰體會到了作者所要表達的內容,這時候不免會對作者的遠大抱負和理想產生一種贊嘆和欣賞。這就是審美主體在情感上對作品產生的一種崇高感。

  五、結語

  總起來看北宋山水畫的藝術崇高主要表現為藝術作品以其充滿力量、富于對比的藝術語言及其巨大的形式而給我們造成的精神震撼。從北宋山水畫看崇高本身應該具有兩個條件:一是藝術作品體量上的巨大,如繪畫作品的畫幅巨大和主體形象都是構成藝術性的崇高的條件;二是藝術作品的藝術語言善于利用對比,如形體的對比、節奏的對比等,這種對比的結果往往與一種強大的力量感有關,藝術語言的對比鮮明所導致的力量感往往有助于崇高感的產生。

  參考文獻:

  [1]司空圖,二十四詩品,北京大學哲學系美學教研室編:《中國古代美學史資料選編》(上),中華書局,1980。

  [2]陳鼓應,老子注譯及評介[M],中華書局,1999。

相關推薦
香港六合彩波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