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精更濃更親的腌篤鮮的藝術論文

藝術類畢業論文 時間:2018-12-19 我要投稿

  沉甸甸硬邦邦的歷史劇演過了,枯澀澀冷冰冰的實驗劇演過了,溫吞吞甜膩膩的白領劇演過了,癢兮兮酸溜溜的搞笑劇演過了,陰沉沉嚇絲絲的懸疑劇也演過了……就算是要排隊,也該排到暖烘烘鬧騰騰的平民戲了。臺上皆為小人物,臺下都是老百姓,這種場面終于出現在了話劇劇場,出現在了2012年6月25日晚的上戲劇院,筆者除了獲得一種久違的回憶,更有一絲愿望成真的驚喜。

  海派原創現實主義舞臺劇《柏阿姨的一天》以滬上著名人民調解員、人稱當代“老娘舅”的柏萬青的四個真實故事,即“貞操門”事件、巧解憂郁癥、中國“奧普拉”和“大墻里的情書”加以整合,予以藝術加工,并將柏阿姨與丈夫“毛毛”的情感戲作為穿插、貫串而成。全劇以柏阿姨一句“貞操是女孩子獻給婆家的最好陪嫁”所引起的爭議開場,高潮則落在“大墻里的情書”這段戲上。在“大墻里的情書”中,柏阿姨以豐富的調解經驗和出色的創意,讓七位來滬打工仔的妻子、戀人用寫情書的方式,使他們的丈夫、男友重拾信心和生活希望。七封真情流露的情書,深深打動了大墻內的七位男人,也深深打動了觀眾席中的爺爺奶奶、叔叔嬸嬸。筆者確定,與其說這個高潮是出在臺上,還不如說是出在臺下更為妥當,因為當天這七位劇中人物原型恰好期滿釋放了。尤其是柏阿姨謝幕時刻的上臺,讓劇情高潮不僅延續,而且大大升溫。臺上臺下高潮接續,排山倒海,這可是99.9%的歷史劇、實驗劇、白領劇、搞笑劇、懸疑劇硬造不能,夢寐難得的效果。

  靜安現代戲劇谷策劃排演該劇,并特邀擁有“香港戲劇教父”美稱的毛俊輝執導,張芝華、田蕤、孫寧芳等滬上知名演員擔綱。毛俊輝除有“教父”地位,更具平民意識,他不僅曾多次攜作品來滬演出,且與內地也有多次成功合作。2004年,毛俊輝攜粵語音樂劇《酸酸甜甜香港地》獻演于天蟾逸夫舞臺,將香港平民百姓的生活狀貌、情感起伏演繹得纖毫畢現、活色生香,令上海的觀眾動容生情,留下深刻的印象。地域不同,人性相通。憑這一劇,邀毛俊輝執導《柏阿姨的一天》就是極明智的選擇。果然,“讓觀眾看到戲、看到演員,看不到導演”的理念,實為毛俊輝從《酸酸甜甜香港地》的延伸,劇場效果證明理想。而“小人物專業戶”張芝華以及田蕤、孫寧芳等人的生活化演技,在導演的理念引導下得到充分發揮,基本完成了任務。[]

  不過,取材于真人真事的話劇,尤其是演一位還在歡蹦亂跳的名人,其難度是客觀存在的。在“還原生活真實”與“注入理念情感”兩者之間,編導演都選擇了前者,于是在獲得預想效果的同時,也使該劇的戲劇性和思想性受到一定限制,也讓前半段的劇情一度陷于沉悶、后半段的高潮缺乏動力。根據這一理念設計的四個串糖葫蘆的戲劇結構,也稍嫌簡單,難與柏阿姨日理千機、錯綜糾纏的工作生活實際形成對應。不靠戲劇結構的設計,只靠演員的臺詞和表演,是很難形成理想的情節沖突和戲劇張力的。張芝華的“小人物”形象在電視劇《兒女情長》中發揮得風生水起,但在該劇中與人物的氣質依然有著距離。她雖演出了熱情和穩重,但“沖勢”不足,“霸氣”較弱。首演結束柏阿姨登臺,其氣場馬上蓋過作為專業演員的張芝華,令后者反而有些忸怩起來。畢竟,柏阿姨只有這么一個。但這種情況出現在剛剛落幕之后,使觀眾馬上會將演員表演和真實人物產生對比,并不利于戲劇本身。

  話劇要真正面向大眾、走入百姓,降低票價只是外部手段之一,關鍵則在內容、主題必須緊貼百姓身心。毛俊輝說“我真正關心的是作品是否真能接觸到這個時代最廣大的老百姓。”張芝華說:“我們帶著虔誠的心走進老百姓中去,把舞臺上的戲劇演出生活的味道。”靜安區區長、現代戲劇谷管委會主任周平說:“希望這部《柏阿姨的一天》,回饋那些給予了戲劇家創作靈感并成就了這臺演出的最珍貴的老百姓。”創作者和主辦者都道出了一個共同的關鍵詞——老百姓,都道出了一個共同的理念,那就是讓話劇的內容、主題真正回到老百姓中間。筆者再補充一點,時到如今,老百姓不僅需要實在、親和、溫暖的話劇,還需要更成熟、更有創意、更令人回味的話劇。如果真要達到通過“百姓話劇”來“展現上海的城市精神、城市文化和城市品質”這一目標,那么話劇必須在滿足的同時,注重藝術提升和文化導引。

  據悉,《柏阿姨的一天》只是靜安戲劇谷“市民戲劇”原創系列的首部,同類題材和內容的作品將在今后被不斷地推出。從《柏阿姨的一天》中,筆者欣喜地看到了《今天我休息》那種親和的創作作風、溫馨的生活氣息,正在沖破各種類型話劇的包圍,猶如在花紅柳綠、蜂飛蝶舞中的一支毛筍,從泥土中兀然支愣了起來。毛筍雖然鮮活、鮮美,卻仍需要更深刻的思想、更濃郁的藝術加以慢火細燉,烹制出一碗碗更精、更濃、更親的上海看家菜——“腌篤鮮”。

相關推薦
香港六合彩波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