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談電視相親節目與藝術真實的論文

藝術類畢業論文 時間:2018-12-20 我要投稿

  高速發展的中國經濟和日益加大的貧富差距使人民的生活方式、價值觀和人生觀發生著劇烈的變化,忙碌的快餐生活是一大批年輕人如陀螺般旋轉,身心淪陷在工作壓力的疲憊中,高房價、高生活費用、高教育費用等經濟壓力使更多的年輕人不敢輕易戀愛與結婚,無形中物質的衡量成為了男女吸引的重要標準之一,有部分人在無法承受重大壓力下,“丁克”文化逐漸抬頭。在此種情況下,“婚戀”成為了當今時代極為熱門的話題。

  電視相親節目,作為一種新型的相親方式,具有很強的時代性,以其嘉賓的尖銳而大膽言論創造了火爆的收視率,并一度成為媒體界炙手可熱的評論對象。對于電視相親節目的研究,許多學者從不同角度進行了研究闡釋,如經濟學、美學、倫理學、傳媒學等,可見電視相親節目的媒體效應牽涉面非常廣泛。本文從美學視角入手,將電視相親節目中當成影視藝術,討論藝術真實對于社會與受眾的影響。

  一、電視相親節目的流行與原因

  電視相親類節目順應時代的發展,在播出之時受到了觀眾的極大關注,創造了極高的收視率,一度成為媒體話題的中心。自從湖南衛視29年的《我們約會吧》此節目一出,各大衛視便陸續推出了各自的相親節目,如江蘇衛視的《非誠勿擾》、浙江衛視的《為愛向前沖》、安徽衛視的《周日我最大——緣來是你》等,其中以江蘇衛視的《非誠勿擾》最受人矚目。

  電視相親節目的內容都較為相似,不管程序如何變化,基本都是男嘉賓輪流上場介紹自己,在場女嘉賓進行觀察和挑選后,再由男嘉賓對屬意的女嘉賓進行發問挑選。其實,相親作為中國的一項傳統早已存在,封建社會時期的婚戀文化主要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筆者所在的廣西少數民族地區有以唱山歌作為擇偶方式的傳統,通過唱歌展示人品和才干;社會發展到如今,婚戀自由的同時,也把物質財富當成擇偶條件的首要條件高舉而出,并在以電視媒體作為平臺的新型相親平臺上公開展示,于是當以《非常勿擾》中馬諾為典型的“拜金女”類型在觀眾面前大肆宣講自己“寧可坐在寶馬車里哭泣,也不愿意坐在自行車上微笑”的愛情觀時,當以劉云超為代表的“炫富男”公然炫耀自己三輛跑車、6萬存款的物質基礎的同時卻諷刺女嘉賓身材,調侃讓女嘉賓到自己車后哭的出格行為時,當以現場評論員樂嘉為典型的心理分析師或主持人言辭犀利地批評、甚至挖苦男性嘉賓時,這一場融聚比美炫富、唇槍舌戰的相親方式,引發觀眾們和媒體報刊一片嘩然。有評論認為,電視相親節目已然在審美觀、道德管、價值觀等方面遠遠超出中國傳統“德才兼備”、“門當戶對”的要求,特別是宣揚金錢至上的擇偶觀與中華傳統美德相違背,吸引眼球的是“比誰的話題更生猛,誰的嘉賓更前衛”[1];也有評論認為,目前中國的道德已經滑坡,相親節目只是社會百態的一個折射。而最終,電視相親節目就在激烈的爭論中,收視率節節攀升,《非誠勿擾》就在21年成為了最紅的綜藝節目,收視率比湖南衛視的《快樂大本營》還高,廣告吸金總額達到2億元,僅排在《新聞聯播》和《焦點訪談》的吸金額度之后。

  許多評論文章早已分析過電視相親節目收視火爆的原因,有人從娛樂消費文化入手分析,認為節目激發觀眾的娛樂參與熱情,如《“非誠勿擾”還是“非錢勿擾”——當電視淪為一場“秀”》;有人從敘事角度出發,認為它是紀實敘事文本,能夠反映當下社會的價值觀和審美觀,引起觀眾共鳴,如《〈非誠勿擾〉電視相親節目的敘事話語分析》;還有人從審美角度出發,認為它蘊含的“審丑”意識顛覆了傳統美學,“在媒介傳播中,媒體將一切丑的角色或現象原生態地呈現在大眾面前。這種赤裸裸的丑態展現,無疑會吸引更多的眼球從而達到商業利益的最大化”[2]。最多的是從道德倫理出發,認為“一些嘉賓行為和言論‘出位’,直接挑戰社會倫理和價值底線”[3]。著名經濟學家郎咸平從真實性和道德倫理出發,認為電視相親節目觸碰到了中國人長期以來不敢面對的現實,揭露了社會的所有弊病:“透過相親節目,把這個社會不公的遮羞布扒下來了,赤裸裸地展現了一個社會不公下的現實”[4]。不管是娛樂、紀實、審丑和道德倫理角度出發,都圍繞著“共鳴”二字。

  有人質疑電視相親節目里男女嘉賓的真實身份,根據記者采訪和知情人士吐露,發現所謂的嘉賓大部分都是刻意安排的,即所謂的“托”,節目涉嫌造假。當相親節目中每個人都有先設計好的、固定的臺詞,電視相親節目的本質便從“相親活動”變成了“舞臺表演藝術”。那么這樣安排的原因又是什么呢?

  是因為共鳴!共鳴是觀眾對電視節目中表現出來的社會現象、思潮的一種認同:觀眾在觀看節目時感覺到節目反映了一定程度的真實,而這種真實感恰恰正是觀眾所喜聞樂見的部分,這樣的電視節目就沒有什么理由不受熱捧,熱捧的原因就是節目引發了觀眾的共鳴。藝術真實這一美學概念出現在電視節目中為觀眾共鳴的部分,就是節目本身所表現出來的真實感,而這種真實感并非是因為素材本身的現實性,而是節目編導通過有計劃地對參與節目的主持人和嘉賓進行編排引導和藝術加工。

  二、電視相親節目的藝術真實

  觀眾對于電視節目的接受度并不是一成不變的,隨著相親節目的不斷被復制,大量同類節目同時出現在電視屏幕上時,觀眾對相親節目的要求也就越來越高。剛剛出現這類電視節目的時候,觀眾對于相親節目抱有一種新鮮感,對于其中的真實性與觀賞性之間,更多還是要求觀賞性,即對節目編排的可看性有要求。但隨著“外行看熱鬧”的初期階段過去,被相親節目培養出來的“資深”、“內行”的觀眾出現了,他們開始思考相親節目與自身之間的聯系,對相親節目的功能——能否給予自己解決生活問題提供參考,產生了更高的要求,亦即對于節目素材的真實性開始有所挑剔。這是無可厚非的,觀眾在娛樂性相同的電視節目群中選擇更具現實意義的,原就是不斷進步的觀眾水平所決定的必然。

  對于觀眾追求節目娛樂性的要求,追求收視率的媒體自然要盡力滿足,但在現實操作中,如何保證節目素材的真實性在達到觀眾認可的同時又要與節目本身的觀賞性與趣味性統一起來,這是個很難控制的部分。我們可以看到的媒體操作手法中,目前大都是通過對前期素材的整理和編排以及對節目主持人與參與者(嘉賓、評論者等等)進行預先演練甚至是設置節目劇本,以期達到控制節目娛樂效果的目的。

  但是,有意識、有目的地控制節目效果,無形中弱化了節目中的真實感,這使得隨著相親節目的發展,觀眾對相親節目真實性的產生了質疑與不滿,而因為過分追求吸引眼球的“爆炸”效果所引入的審丑性言論(如拜金主義、唯利主義等)在節目中也不符合廣大觀眾的正確道德觀,導致相親節目正在逐漸走向利用節目編排造假加上過激言論來追求短暫高收視率的惡性循環,對其長期發展產生了非常不利的影響。在這里,筆者認為對于相親節目的現況,應該引入藝術真實的概念來進行分析,也許同時可以為其它同樣帶有現實元素的電視節目尋找到一條健康發展的道路提供一種新思考模式。

  (一)藝術真實的概念

  藝術

  創造的素材來源于真實,但并不等同于真實。在文學和藝術作品中,超乎于現實而傳達表現出來的意境和主題讓人感受到符合一定的邏輯,便可稱之為藝術真實。“關于藝術真實的含義,我國當代文藝理論的一些流行觀點大同小異,即著重強調:“藝術真實是對生活本質、規律、主導傾向的深刻揭示,或是現實與理想的結晶,是真善美的統一”[5]。不過,實際上這樣的說法并不能完全解釋所有藝術作品中所涉及到的藝術真實的現象。

  因為并非所以的藝術作品都完整地對生活本質、規律、主導傾向進行了深刻揭示,更難以確定一定就是作者現實與理想的結晶。所以,對于藝術真實的概念我們在這里要說的是一個廣義上的認識,即觀眾對于藝術作品中表現出來的意念有一種普遍的認同性。

  (二)電視相親節目中的藝術真實

  正如前文所說,目前我國的社會正處于一個急速發展變化的時代,物質生活和社會意識翻天覆地地改變。相比起上一代,7后和8后年輕人的婚戀意識更為進步和開放,不再羞于公開談論感情事務,更傾向于與公眾共同討論私人話題,對于婚戀雙方物質條件要求不再諱言。電視相親節目制作的本意其實也就是為了表現和傳達現今社會中的婚戀觀念,無論用多么夸張的手法,只要準確地表達了節目觀點,向觀眾傳達了節目的主題,我們都可以在藝術真實的角度來說它是成功的。

  (三)藝術真實對電視相親節目的作用

  在相親節目推出的以來,觀眾對于能夠在電視節目上看到“相親”的進程以及新時代婚戀觀念的展示,是十分歡迎的,而期間節目編導所精心設計的種種環節則催生了觀眾對于節目娛樂性的追捧。

  相親節目讓觀眾中的功能性受眾,即廣大適齡男女,看到了現代婚戀觀點的具體象征,這類觀眾在收看節目后會主動將節目中所表現的婚戀觀點和自身要求結合起來,對于他們的現實生活問題有一定的參考價值和指導意義。相親之所以為觀眾所用來參考與指導生活,恰恰就是因為節目編導對于時代現實的有足夠的把握,并通過電視節目作品完成了其藝術真實,給予觀眾真實感,得到認同,得到共鳴。

  從正面意義上來說,相親節目因為藝術真實獲取了觀眾的支持、追捧。但是,同時我們也應該看到由于過于反映片面的現實,相親節目正在逐漸變成炫富、拜金、唯利等等思想的舞臺。誠然,不可否認,這也是社會某些方面的現實寫照,但這絕對不是社會的主流思想,也不應該成為主流思想。藝術史上并不缺乏專門突出表現假、惡、丑的藝術作品,但這些作品本身要么是具有深刻的反諷意義,要么就從來沒有形成過主流,這說明了人性中追求真、善、美的基本要求是長期存在的,同時也可以推斷,如果相親節目繼續向非主流文化傾向,那么就完全有可能步入絕境。

  三、道德價值和商業價值的沖突和共生

  (一)媒體功用

  簡單一句話,媒體存在的目的就是為了把明確的信息傳達給受眾,受眾接受面越廣,對信息了解越清晰透徹,則媒體的功用就越大。電視相親節目原本設置的目的是為了解決適齡男女的婚戀問題,它的存在意義就在于準確真實地向觀眾傳達正確健康的婚戀觀念,為尚未能解決自身生活問題的觀眾提供參考和借鑒,這是節目的社會功能。對于節目設置方,電視臺的運營者而言,節目本身除了要完全其基本的社會責任之外,最大的目的就在于獲取收視率,得到廣告投資。是否能夠完成電視節目的社會功能是由節目運營方的道德水準決定,而能夠完成電視節目的商業功能則是由運營者的編導技術來決定,是追求完成道德價值,還是完成商業價值,這是在節目運作中最為基礎的沖突點。

  (二)道德輿論的引導

  道德輿論對于媒體所傳達的信息起一個監督和引導的作用,對于正確健康的信息予以鼓吹和宣揚,對于不正確、不健康的信息予以譴責和抵制,對于既有正確健康、也存在不正確不健康因素的交雜的信息則起到分辨判斷的監督作用。當然,這首先需要社會力量先建立起一個道德標準,并且能夠為公眾所接受和承認。我國的社會道德建設基礎深厚,雖然也因為社會快速進步和外來文化的沖擊造成了部分迷惘的思考,但在基礎道德觀念上,大部分人民群眾并不會因為某些思潮而有所改變。對于真善美與假惡丑的判斷標準也沒有改變。所以即使以突出審丑文化來吸引眼球,這樣的節目設置也僅僅會得到短暫的追捧,宣揚正確健康婚戀觀念的節目才能夠長期存在。因此,作為節目編導人,應該將眼光放長,堅持在完成節目的商業價值的同時,完成其本身的社會責任、道德價值,把精力放在主流文化與娛樂性的統一上將會有效增加節目的生命力。

  (三)如何合理利用藝術真實

  藝術真實,這在理論上是一個美學概念,在現實中則是應用為節目的編導手法。實際上,對于相親節目的真實性要求,觀眾當然能夠理解其中的不可控性。所以,合理地編排演練并不過分,不會被人理解為“造假”,只要真實貼切地傳達正確健康的現代婚戀觀念就能夠獲得觀眾認同。但是,為節目設置主題劇本,安排節目演員,這就是造假,反而會失去了觀眾對于節目現實感的認同。在節目編導的角度來說,最大的問題是,要讓節目具有真實感并不是困難點,困難的地方在于如果都是完全采用真實的素材就會缺乏特殊性,我們不可能每次都能夠得到特殊性的節目素材,也就難以保證節目能夠得到預期的效果。這些其實在實踐中都能夠解決,如《非誠勿擾》這一節目,就通過海量選擇真實信息的方式來取得編導所需要的素材,根據數據顯示,“至今《非誠勿擾》節目的國內外報名竟有 2 多萬之眾,而能入選嘉賓站到《非誠勿擾》節目現場,實屬少比例大榮幸”[6]。是否為嘉賓的榮幸這且不談,但對于節目編導而言,選材就不會有難題,這應該能夠成為同類節目選擇真實素材的借鑒。

  面對道德的要求,正確健康的婚戀觀也應該作為節目素材的選材標準,這不是說要完全杜絕現實社會中婚戀雙方有可能遇到的負面元素進入節目,而是在真實表現這些負面元素的同時給予正確價值觀的評價,這才是真正意義上的完成了節目的道德價值,而且也同時達到了節目要求的藝術真實。

相關推薦
香港六合彩波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