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中國油畫藝術民族化進程中的氣韻生動論文

藝術類畢業論文 時間:2018-12-20 我要投稿

  油畫,這種以快干油調和顏料在麻布、板材平面繪制,以色彩多變、層次豐富、表現力強為特性的西方畫種。在中國,從清代傳入到“五四”開始,作為西方的先進文化代表正式嫁接到中國,真正為中國人所接受并與中國的傳統文化相融,形成了自己民族特色的中國油畫。

  一、中國油畫的民族化進程

  油畫從康熙年間,由傳教士郎世寧、潘庭章、艾啟蒙等以繪畫供奉內廷,從而將西方的油畫技術帶入了中國。當時大清帝國以其威嚴使郎世寧等一批西方畫家屈尊于中國的畫風中,但是帝王們還是看中了西方畫家筆下的功夫而招為御用。清末,中國的年輕畫家不斷到歐洲學習西方的繪畫,試圖以此來挽救中國繪畫的頹勢,他們有:李鐵夫、李叔同、林風眠、徐悲鴻、劉海粟、關良等。但是他們學成歸國后,發現國內現實并不能容忍那種透露西方文明的明暗、色彩和表現方式,僅是對那嚴謹的造型表現出一點興趣而已,為了生存,也為了中國藝術的發展,這些藝術家自覺地開始了融合的工作,這也就是油畫民族化過程的初始階段。

  二、“氣韻生動”美術觀念在中國油畫中的體現

  “氣韻生動”是指表現的目的,即人物畫要以表現出對象的精神狀態與性格特征為目的。

  “氣韻生動”是中國繪畫美學中最具中國文化特質的評論標準,謝赫將 “氣韻生動”放在繪畫“六法”之首,唐張彥遠在《歷代名畫記卷一論畫六法》中:“以氣韻求其畫,則形似在其間矣……”,可見,“氣韻生動”在中國繪畫中的美學地位。

  中國美學的審美境界,是一個即有既無、非有非無、不惑不昧、幻化生成的境界。中國繪畫講究“氣韻生動”,其獨特的中國繪畫語言,這些中國傳統繪畫理論以及表現手法如何融合于西方的繪畫之中,并如何用西方的繪畫理論和技術融合于中國的油畫之中。

  中國油畫也應該以“氣韻生動”和“傳神”為最高要旨。現在有大量寫實的油畫,一味追求“形似”,但畫中人物即無“氣”亦無“神” ,是死的,從而忽略了“神似”。前面說過,“氣韻生動”是品畫的最高美學準則,一幅好的油畫,不能只追求“形似”而忽略“氣韻”和“神態” 。這不只是技法問題,更是對中國油畫發展的重要認識。

  三、“氣韻生動”在油畫創作中的現實意義

  中國畫論首推“氣韻生動”。“氣韻生動”就是要求畫是“活”的,蘊涵在畫面內的氣息是流轉而暢通的,這種氣息所有的人都能感受到,只是受過訓練的人會把潛意識提升到顯意識,會感動和評論,而大部分人會在內心中默默地受影響。所以一幅好畫、吸引人的畫,才能讓環境有好的氣息,好的作品“氣韻生動”,而不好的作品氣息滯澀、陰晦、沒有生命力,更甚者會消解觀眾的生命力。

  我們在作畫實踐中,要力求在自己的作品中抓住凝聚“意象”審美內涵的“氣韻生動”,并發掘其中所蘊含的現代意味和抽象因素。為了在畫面較好地表現“氣”和“韻”,我們應該輕松自如地以直覺性方式作畫,并選用特殊畫布材料嘗試特殊的技法,制作出通常傳統油畫材料技巧所沒有的畫面效果。有意避開常人所推崇的油畫的“深沉”、“厚重”的畫風,盡量發揮我們的個性優勢,從輕快淡雅和瀟灑的格調里,營造出一幅溫馨、充滿詩意的畫面。從中國傳統審美心理出發,選擇人們熟悉而又易觸動人們內心的自然景觀,以西洋傳統油畫工具材料、技法,西洋印象畫派的光與色,中國文人水墨畫的筆情意趣、似與不似的形象造型等來表現生生不息的宇宙、自然、生命的運動。著力表現這生命運動樂曲中的旋律、色彩、音響節奏感,賦予其現代意味。

  繪畫講究“用筆”、“氣韻生動”,講的就是:墨氣、筆氣、色氣。“用筆之法,在乎心使腕運,要剛中帶柔,能收能放,不為筆使。”感悟,就會形成自己的語言。中國的“筆”,與西方的筆觸是不一樣的,較之西方的筆觸,中國的“筆”內涵更豐富,變化更多。

  要讓畫面有“氣”強大的維系力和韻律感,筆觸的運用很重要,當筆觸在畫面上像音符一樣優美,畫面體現的不僅僅是輕松、生動,更讓觀者為之而心曠神怡,完全陶醉在畫中!

  “感情,是一種畫的靈魂,必須是真的情感” 。

  作畫,是需要激情和感受的。一幅生動的作品要吸引觀眾,并能與作者產生共鳴,需要作者的情感,要有個性的觀點,并將它們融入到畫面當中,運用中國畫的運筆,加上中國畫的“意境”和“氣韻”,創造出具有“中國風”的油畫,為油畫民族化而努力!

相關推薦
香港六合彩波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