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討光效應藝術形式語言的建構論文

藝術類畢業論文 時間:2018-12-23 我要投稿

  一、光效應藝術形式語言的構建

  1光效應藝術的視覺原理

  光效應藝術是通過對光效應效果的運用,使畫面產生一種運動的假象(錯覺)。除了活動藝術,沒有人會把畫面中的運動效果當成真的。即使光效應藝術以閃爍、凹凸、變換等形式給我們十分強烈的運動感,也不能說明它們真的動了起來,畫面仍然是靜止的平面。這是由于藝術家的創造致使我們產生了視錯覺,畫面產生錯覺的原因,除了受畫面本身特點的影響外,還有觀察者生理上和心理上的原因,同時又與我們感覺器官的機構和特性以及生活的經驗有關。電影就是運動錯覺的很好例子,它利用了視覺暫留的原理,畫面以每秒鐘24格的速度放映,這種“跳動”的畫面就會造成連續動作的錯覺,同時因作用于眼睛的光效應能在一定時間內保持不變,于是我們看到的才是穩定的畫面,而不是閃爍著的光影效果。光效應藝術所用原理和電影一樣,但光效應藝術是為了產生光效應效果而運用錯覺的,追求錯覺不是他們的目的。畫面中由錯覺造成的假象,并不是因為我們眼睛看錯了,錯覺不是視覺觀察上的問題,它是在特定條件下固有的扭曲和變異現象。在一幅作品中由于明暗的影響,會給我們造成凸出(閃亮的部分)或凹入(陰影)的知覺,“如我們可以把畫面上凸起或閃亮的部分看作是一種運動,并把這種感覺稱為錯覺。這樣就曲解了問題,因為那些突起和閃亮的形象并不是畫面的一部分,只是被看作是從畫面中(在視覺上)分離出來的一種現象。”[2]87我們感受到的只是運動、跳躍和變換位置的印象而已,并沒有真正的運動存在。

  2光效應藝術的形式語言

  視覺殘象的運用。比如當我們較長時間直視明亮的物體(如太陽)后,如果將視線迅速轉向白色墻壁,便會在這一瞬間看到墻壁上有一個圓形的黑色區域,這種現象稱為“視覺殘象”。但白色墻壁上所產生的黑色形狀并不是太陽的白色,因為當眼睛受到補色對比的強烈刺激后,視覺便主動尋求一種能起調和、緩沖作用的色彩來取得平衡,它實際上一種視錯覺現象,而并非客觀存在的形與色。所以我們說視錯覺是在特殊條件下由生理因素加上心理因素造成的,它不受任何時間條件的限制,只要對比存在,視錯覺也便存在。英國女畫家布里奇特?路易斯?賴利(BridgetLouiseRiley)的《白點》(White-dots)這幅作品中的動感效果即是運用了視覺殘象的原理。當我們眼睛注視了黑點后,迅速把視線轉移到灰色底子上,就會看到灰色底子上閃現出白色的圓點,但它又瞬間消失,這就是視覺殘象。同時,伴隨著我們視線的不斷變化,這種現象會交替出現,就像晚上的霓虹燈一樣,給人一種閃爍感和運動感。光效應藝術家利用這種原理,采用黑白色塊并置的對比手法,創造出各種形式的光效應作品,所以說光效應藝術畫面中運動感的產生,視覺殘象扮演了重要角色。

  曲線及重復手法的運用。在黑白對比規律的運用中,光效應藝術家不僅借助視覺殘象,同時也借助曲線及其它形式的重復構成使畫面產生運動感。賴利的一些作品中,作者把線條按照一定的秩序排列形成波紋效果,利用曲線給人動感的視覺特性,以律動的、多變的、連續的線條運用重復或漸變的手法造成不同形式的運動幻覺。賴利的《流》運用了線條重復的方法,完全采用黑白曲線構成畫面,每一條線都經過了畫家仔細的推敲和精心的編排,在畫面上造成起伏流轉的效果。畫面采用密集的曲線排列,尤其在畫面的中間部分,線條的密度和規律性的變化達到極致,使我們在黑與白的對比之間產生幻覺,隨著線條疏密和方向的改變,畫面的焦點便集中在線條密集彎曲的地方,我們的視覺便會隨著線條的起伏變化在畫面上不停地移動,所以能感覺到很強的流動感。

  色彩對比原理的運用。色彩的光效應和黑白的光效應一樣,依然依賴于色彩之間的對比關系,如同時對比、連續對比等。光效應藝術作品中常運用紅和綠、黃和藍以及其它色彩之間的補色關系進行對比,采用平涂手法,使絢爛多姿的色彩與底色形成鮮明的對比。色彩之間相互干擾、穿插與撞擊,以致它們都把對方推向極致,使畫面產生閃爍、前進、后退等幻覺,給人一種極強的閃爍感和運動感。薩雷里的《索拉塔-T》這幅作品中,整個畫面形式呈放射狀的波紋圖形,這是光效應藝術家創造運動錯覺常用的形式和方法。在色彩搭配上,藝術家運用了紅與綠、黃與藍兩組補色形成強烈的對比效果,同時色塊之間呈漸變趨勢模糊了色塊之間的界限。由于放射造成的透視,使畫面又形成了無限的空間深度,色彩對比產生的閃爍感從畫面中心不斷地涌現出來,一層層逼近我們的眼睛,有著很強的視覺張力和運動效果,但這種感覺并不是我們刻意去追求的,它不受我們主觀意志的決定,而是由于畫面上色彩的強烈對比和有計劃的排列組合造成的。放射狀的波形效果和色彩的對比、交叉、模糊使色彩之間相互作用而產生錯視幻覺,從而激發我們的視覺參與到畫面的運動中去。色彩對比造成的運動感,不僅借助了色彩的張力,更借助了形狀與位置安排所形成的視覺平衡關系。

  傾斜原理的運用。光效應藝術中的特殊效果源自于畫面本身所擁有的特殊動力關系,它不僅包含色彩,同時也包含了畫面的構成和形象,只有把色彩對比和畫面的構成形式有效結合時,才會促使畫面產生運動效果。光效應藝術家們采用了獨特的繪畫方式,他們使用尺子、圓規等精密儀器來代替畫筆,以垂直線、平行線、水平線、波浪線、方形、圓形等進行重復的規律性的構成。如瓦薩雷里借助抽象的幾何形狀,并運用數學的方法以色彩平涂的方式對這些形狀加以組織,創造出一種規則化了的抽象符號。在這種形式中,最常見的是把這些幾何形狀采用“有計劃”的傾斜放置,如放射狀的線條、傾斜的橢圓形、菱形、矩形、三角形等形狀,并依賴這些要素的組合產生一定張力,這種張力會給人一種運動之感。如阿恩海姆所說:“如果想使某種式樣包含著傾向性的張力,最有效和最基本的手段就是使它定向傾斜。傾斜被眼睛自覺地知覺為從垂直和水平等基本空間定向上的偏離,這種偏離會在一種正常位置和一種偏離了基本空間的位置之間造成一種張力,……傾斜是否能夠產生出運動效果,最主要的是要看物體偏離那較為穩定的空間定向程度。”[3]瓦薩雷里創作的《波江星座C33號》等作品就運用了這種手法,畫面以方塊形狀的不同傾斜方式進行展開,方形中方塊的傾斜造成如潮水般的起伏動蕩,給人向內和向外來回運動的感覺,但最后又回到方形畫面之中。瓦薩雷里通過傾斜手文秘站-中國最強免費!法對方塊進行周期性的排列組合,不僅使畫面形成一定的秩序,而且還產生了一種流動感,整幅畫都充滿著潛在的力量。

  3光效應藝術形式語言的獨特性

  光效應藝術形式語言的獨特性不僅在于其特殊的畫面效果,更在于觀眾視覺心理的參與。正如卡爾?哥斯特納所言:“我們的目標是使你成為一個參與者。我們的藝術是建立在互相交換感受的基礎上,更確切地說,我們的藝術依靠你的積極參與。”[2]89這就是讓觀眾在欣賞過程中通過欣賞經驗去發現、判斷對象的藝術價值并能動地創造藝術價值,觀眾的欣賞也是一種能動的創造行為。所以,光效應藝術家通過對光效應效果的運用,把黑、白色彩等的對比作為凸顯畫面形式語言的特殊手段,創造能喚起運動感的形式,使畫家的動力心理得以體現,并能吸引觀眾的參與或產生共鳴。畫面中各種形式要素的對比,就是觀眾理解、欣賞、參與光效應效果運用所引發“動感”的“神秘鑰匙”。畫家所希望表現的,也希望觀眾能夠體驗到的就是由光效應產生的閃爍感和顫動感,因此畫家對對比色、垂直線、平行線、水平線、方形、圓形及黑、白色塊等要素的運用都是合理的,因為它們能使靜止的畫面產生動感效果。總之,光效應藝術中特殊的動感是以現實中物理運動的相對關系為客觀基礎的,是物理現象的另一種表現形式。實質上可以說這種動感是由于畫面色彩、形狀、黑白等綜合要素產生的張力的體現,是一種視覺上的動感,而不是現實中實際存在的運動。因為“感知繪畫形式的動感,是視覺心理能動參與的結果,套用禪宗的話來說,就是形也沒有動,紙也沒有動,‘是你的心在動’,這是視覺心理活動的作用”[4]。

  二、光效應藝術在時裝及建筑領域的應用

  藝術與時尚如同一體兩面,光效應藝術在作為欣賞藝術的同時,其獨特的藝術風格和動感的畫面效果深得現代社會的推崇和喜愛,在時裝、建筑等方面有著不同反響的影響。早在20世紀60年代因紡織工業的發展而被大量應用在時裝設計中,光效應藝術經藝術家按一定規律設計成色彩絢麗的波紋圖形或方形等幾何圖案后,會讓人產生眩暈的運動幻覺。因此,時裝設計師采用光效應手法制成各種不同的印花圖案,產生奇特迷人的視覺效果,并把它運用到時裝設計中,起到裝飾時裝面料的作用。此外,建筑師運用光效應藝術的圖形結構,結合自身的設計理念,把自然光與建筑物完美地結合在一起。如荷蘭建筑設計師雷姆?庫哈斯設計的央視CCTV新大樓,除了采用“側面S正面O”的獨特造型外,表面采用金屬質感的槽鋼交叉構成,形成獨立且浮動的菱形框架,打破了單調重復的玻璃墻面結構。相對于四平八穩的傳統建筑,CCTV大樓在不同的角度、光線及天氣條件下,都會給人以不同的視覺效果。又如被譽為“光線魔術師”的貝聿銘為巴黎盧浮宮建造的玻璃金字塔等,都是具有不同光效應元素的建筑作品。建筑設計師借助光效應藝術中的幾何形結構原理,賦予了建筑藝術前所未有的藝術氣質。

  光效應的運用使光效應藝術產生奇特的視幻效果,但實質上沒有一個藝術家會把光效應效果作為他們追求的目標。如肯特所說:“我使用光效應效果,是作為一種手段,來結束一個完美的作品。光效應效果和透視一樣,是種工具。”[2]148我們利用它,只是作為一種手段,而并非目的。因此,在繪畫藝術中,只要能夠創造美的形式,意味著任何手段和語言的使用都是合理的和具有審美價值的。所以說光效應效果只是光效應藝術獨特的表現形式而已,沒有先進與落后之別。

相關推薦
香港六合彩波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