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兒教育中教學語言的藝術設計的論文

藝術類畢業論文 時間:2019-05-22 我要投稿

  一、導入語言設計的藝術———以興趣引發為主

  著名特級教師于漪曾經說過:“課的第一錘要敲在學生的心靈上,激發起他們思維的火花,或像磁石一樣把學生牢牢地吸引住。”在設計導入語言時,教師應努力把興趣引發、動機呼喚放在首位,重視激發幼兒參與學習的熱情。

  1.開門見山式導語的設計。主要指教師用簡潔、明了的語言圍繞活動主題進行導入。這種導入主題鮮明,思路清晰,能很快集中幼兒注意力。如大班社會《快樂的新年》中,教師這樣導入:“新年是人們最向往的節日,在這樣美好的節日里,人們的心情是怎樣的?每個地方的人們都是用怎樣的方式來慶祝節日的呢?讓我們一起來看錄像吧。”這種“開門見山”式的導入語言樸素、自然,更貼近幼兒生活,會讓幼兒產生親切感。

  2.問題懸念式導語的設計。主要指教師根據活動內容設置懸念,通過問題引發幼兒學習興趣。這種導入語言能讓幼兒產生神秘感、好奇心。如大班科學《漩渦》中,教師這樣導入:“這是一支神奇的筆,只要你把筆直直地站在水中不停攪拌,你將會有許多有趣、奇妙的發現”。這種具有懸念式的導語將問題直接拋給幼兒,可讓幼兒頓時萌發好奇、探究的欲望并樂于進入學習情境之中。

  3.情感渲染式導語的設計。主要指教師用飽含深情的語言導入,渲染活動氛圍,引發幼兒情感共鳴。這種語言具有煽情作用,在情感上萌發幼兒學習愿望。如中班科學《美麗的雪花》中,教師通過讓幼兒欣賞雪景方式導入:“雪花漫天飛舞,有的飄落在高山上,有的飄落在農田里,有的飄落在草地上,雪花都是什么樣子的?讓我們一起去看一看。”如此優美動情的導入語言怎能不激發幼兒迫切欣賞雪景的愿望呢?

  二、提問語言設計的藝術———以啟迪智慧為主

  課堂提問對啟迪幼兒思維,開闊幼兒視野,幫助幼兒掌握學習重點,突破難點有積極作用。因此,教師在提問語言的設計上應慎重考慮,反復推敲。尤其要在“引”“啟”“導”字上下工夫。

  1.提問語言的層次性。教師要善于分析事物本質特征,圍繞事物設計多個相關問題,讓這些問題環環相扣,層層遞進。《向日葵》是一幅值得幼兒欣賞的名畫,教師精心設計一連串富有層次的問題:“這里有幾枝向日葵?每一枝都一樣嗎?什么地方不一樣?向日葵的花瓣是怎樣的?像什么?”通過教師層層剝筍、遞進引導,幼兒對每一枝向日葵都進行了細致觀察,豐富了幼兒對《向日葵》作品的認識與理解,也使欣賞活動更加深入、細膩。

  2.提問語言的開放性。愛因斯坦說過:“想象力比知識重要,因為知識是有限的,而想象力概括了世界的一切,推動著進步,并且是知識進化的源泉。”因此,教師在設計提問時也應注重幼兒想象力的發展,引導幼兒探索多種解決問題的方法。如當幼兒欣賞故事《七色花》之后,教師提問:“如果你是珍妮,你會用花瓣做什么?”這一開放性的問題讓幼兒的思維頓時活躍起來。有的說“:我用小花瓣讓沙漠上長出參天大樹,變成綠洲。”有的說“:我會用花瓣變出長有翅膀的汽車。”還有的說:“我用花瓣讓沙漠變成一片樹林”開放性的問題,發散性的表達,激活了幼兒的創新思維,發揮了幼兒的想象表達。

  3.提問語言的智慧性。古人云:“智者問得巧,愚者問得笨。”因此,需要教師在設計提問語言時能直抵教材本質,從啟發、激勵幼兒思維出發,智慧引導。如在演唱完歌曲《迷路的小花鴨》后,教師問:“小花鴨迷路時表情怎樣?“呷呷呷呷”應該用怎樣的聲音演唱?當小花鴨找到媽媽時它的表情有什么變化?”……通過提問,讓幼兒發現兩段歌曲中不同的情緒需要用不同的表情和聲音來演唱的方法,這種富有啟迪、智慧地引導,提升了歌唱活動的效果。

  4.提問語言的深入性。蘇霍姆林斯基曾經說過,在兒童的心靈深處,都有一種根深蒂固的需要,那就是希望自己是一個發現者、研究者、探索者。因此,需要教師關注教材本身,設計具有深度的問題,引發幼兒深入思考。如在欣賞故事《小羊過橋》后,教師引發幼兒思考討論:“這是一座什么樣的橋?小白羊和小黑羊怎么會掉到河里去的?白羊和小黑羊應怎樣做才能平安過橋?”在這深層次的探討中,有效地幫助幼兒理清了故事的脈絡,深刻地認識了故事的內涵。

  三、歸納語言設計的藝術———以拓展經驗為主

  幼兒年齡小,他們的認識膚淺,經驗零碎,這就需要教師根據幼兒實際,善于分析孩子的已有經驗,然后有針對性、恰如其分地進行引導,幫助幼兒把零星、散亂的經驗進行梳理和提升。只有這樣,才能使幼兒的學習不再停留在原來的基礎上,才能獲得更系統的知識。

  1.提升式歸納。所謂“提升”,指教師在幼兒認知、觀察、了解等基礎上進行適當提煉,幫助幼兒在原有經驗基礎上更進一步。如,大班數學“有趣的排序”中,教師引導幼兒觀察生活中哪些事物是有規律的排序?在幼兒回答的基礎上,教師便進行梳理:“圍巾、手帕、地毯上美麗的花紋經過有規律排序后變得更美麗;馬路、滑梯、房屋上有規律的排序后顯得更美觀。”通過教師語言的梳理、提升,豐富了幼兒對排序概念的認識和理解,也更激發了幼兒關注生活中的事物和現象,體驗有規律的排序給人們的生活帶來的豐富、多彩和快樂。

  2.概括式歸納。所謂“概括”,就是幫助幼兒把某些具有一些相同屬性的事物特性進行提煉,使之形成一種更科學、完整的認識。大班散文詩《風在哪里》描述的是風吹過樹梢、小花、小草和小朋友時的不同景象,教師這樣歸納小結:風在哪里?風就在翩翩起舞的樹梢上;風就在頻頻點頭的小花上;風還在輕輕晃動的小草上;當我們放眼看去時,到處都能找到風的影子。原來,風就在我們的身邊。”教師的概括語言像小詩一樣優美,不僅讓幼兒感受到了風的美,風的趣,也更激發了幼兒觀察風、探索風的興趣。

  3.拓展式歸納。所謂“拓展”,是指教師不僅要關注幼兒已經獲得的經驗,還要在原有經驗的基礎上進行豐富和擴充。如在小班健康《好吃的西瓜》中,教師問:“你喜歡吃西瓜嗎?西瓜有什么營養?”大多幼兒回答“西瓜好吃,涼快。”教師便拓展、豐富幼兒對西瓜營養的認識:“夏天吃西瓜不僅解渴,還能排出身體中的熱量、毒素。西瓜雖然好吃有營養,但多吃會引起腹瀉等疾病。”經過教師詳細具體介紹,幼兒對西瓜的營養有了更全面、科學的認識。

  四、應答語言設計的藝術———以關注個性為主

  所謂“教師應答”,是指教師在課堂上對幼兒回答問題后的反應和處理。教師能否智慧、富有個性化地應答,直接影響師幼互動,影響幼兒學習興趣與態度。因此,教師要針對幼兒的個體特點,采用靈活變化的應答方式,注重啟發點撥、激勵鼓舞。

  1.追究式應答。意大利教育家瑞吉歐有這樣一句話“接過孩子拋過來的球,并拋還給孩子。”因此,教師在應答時要善于巧妙點撥幼兒思維,學會追問。如在健康《好玩的紅綢》中,教師引導幼兒示范用紅綢當小船玩“劃船”游戲。教師:“怎樣坐船既安全又舒適?”幼兒“:兩手要抓牢。”教師:“抓牢什么?”幼兒:“紅綢兩邊。”教師:“身體應該怎樣?”幼兒:“身體要跪坐在船中間。”教師“:對,這樣才能保持平衡。”教師的追究式應答,有效地解決了活動難點,提升了課堂效果。

  2.激勵式應答。法國教育家第斯多惠認為,教學的藝術不在于傳授本領,而在于激勵、喚醒、鼓舞。因此,教師在應答幼兒時要注重激勵和肯定,讓幼兒體驗交流表達的成功與快樂。如在繪本《葉子鳥》中,教師引導幼兒觀察“葉子鳥跳圓圈舞”的畫面。教師問:“它們在干什么?”幼兒“:在唱歌跳舞。”教師:“你講述得真完整,你是從哪里看出來的?”幼兒:“有小音符。”教師“:你的眼睛真亮,它們圍成了什么隊形?”幼兒:“像花一樣的隊形。”教師:“你太有想象力了,如同花瓣一樣也是圓形的。”教師對幼兒的觀察、表達、想象給予了肯定,激勵了幼兒的表達,它猶如甘泉、雨露滋潤著幼兒稚嫩的心靈,讓課堂氛圍顯得輕松、愉悅。

  3.補充式應答。幼兒年齡小,語言表達能力弱,需要教師進行補充式應答。如在畫完“蝴蝶”后,教師組織幼兒講評。教師問“:你喜歡哪幅蝴蝶作品?為什么?”幼兒“:我喜歡有花紋的蝴蝶,很好看。”教師:“是呀,這些蝴蝶花紋左右對稱,色彩鮮艷,真美!”幼兒:“我喜歡那只會飛的蝴蝶。”教師:“只要變化蝴蝶翅膀飛翔的方向,蝴蝶飛舞的姿態就會更優美、更有趣。”教師的補充應答,讓幼兒看到了多姿多彩的蝴蝶畫面,同時教師也將自己的指導性建議巧妙地滲透其中,真是一舉兩得。

相關推薦
香港六合彩波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