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去的春節優秀征文

征文 時間:2018-12-23 我要投稿

  我記憶中的春節只有祖母,一聽母親說,祖母是咱家最大的官”,隊里的婦女隊長;二祖母在咱家有絕對的權威,說話算數。那是七八歲,或者說更小的時候或者更大的時候,總之,在很長一段時間內,過年是我特別渴望的。這一天,祖母會早早地把我和弟喊起床,然后義正辭嚴地警告我們,今天只能說吉利話,切記不能說“死”“寂”“灰”“過”“老”之類的,祖母的神情特別嚴肅,好像今天說別人死,那人果真會死掉的。我和弟聽得一愣一愣的,灰頭灰臉,連忙用手蓋住對方的小嘴,相互告誡,“今天一定說吉利話,千萬別漏嘴了”。祖母見狀,滿意地笑了,接著從身后拿出兩條紅圍巾戴在我和弟的脖子上,抱起我們,使勁地親一下每人,還說,如果做得漂亮的話,等下吃飯祭祖時,給你們倆人禱告平安,你們便會長得胖胖的,一年內不會生病,聽得我和弟眼睛亮晶晶的,啄米似地承諾保證說吉祥話。五點,我們開始吃年飯。面對豐盛的一桌子菜,我們早就按捺不住了,渴望祖宗們早點吃完,于是我和弟立在桌旁,搶著給祖宗們倒酒、盛飯、喊祖宗、收拾祖宗的碗筷,然后正襟危坐,等待祖母一聲令下,其實我們早就想好要吃“滑肉”(油炸酥肉)。

  還是臘月二十三那天,我、弟、小姨圍著祖母轉。祖母從鍋里撈上來一塊“滑肉”遞給小姨,她的那塊瘦肉多,里面居然包著個蛋;同時也遞給我一塊,我這塊肥肉多、也沒有蛋。在小姨吃的時候,我私下里仔細瞧了瞧,小姨的那塊,個頭大,可以包蛋;顏色暗,定是瘦肉。這一次面對一大盤“滑肉”,我鐵了心是要吃帶蛋的“瘦滑肉”,于是專揀又大又暗的,可是這么多年過去了,始終沒有碰到帶蛋的“瘦滑肉”,現在祖母過世了,也無從問及當年緣由。“瘦滑肉”沒吃到,“壓歲錢”是少不了的,母親在吃飯前偷偷地把我和弟喊到一邊,“要說最甜蜜的話給祖母和祖父聽,這樣,得的壓歲錢就多”,還要吃得很慢,因為當天要把一年的話說完,為了壓歲錢,為了一分錢五個的“蝴蝶轉”煙花,要我和弟弟吃多久都可以。在漫長的等待中,祖母終于代表祖父發壓歲錢了,我和弟高呼“萬歲”后,一哄而散,隨后去了商店,買回了“蝴蝶轉”,祖母說,用繩子捆住“蝴蝶轉”,掛在桃枝或者竹枝上,等天黑了再放。絢麗的煙花雖然很短,特別像花叢中翩翩飛舞的蝴蝶,這時候我是特別高興的,遠遠地躲在旁邊看,興奮地跳著、叫著、喊著!心里盤算:明年嘴巴再甜一些,再多買五個“蝴蝶轉”。

  下午便是祖母領著我們圍坐在爐火邊,祖母可厲害了,不但是隊里的婦女隊長,還讀過幾年的私塾,津津有味地給我們講狼外婆、小紅帽、白雪公主、桃花精,還有柳樹妖之類的故事,滿臉是得意的神情!然而我們最感興趣的是那些火鉗上的糍粑、埋在火灰里的紅薯、芋頭,看著它們燒得哧哧響,不管熟與不熟,燙與不燙,在祖母的呵斥聲中把它們翻過來倒過去,掉了,撿起來,拍拍,吹吹,捏捏,然后放好、埋好,祖母說,“莫動!等熟了再去拿”,我們嘴里應答著,眼睛卻在咕嚕嚕地轉,我們哪能坐得住呢?然后,祖母帶著我們去看龍燈、舞獅、三棒鼓、看木偶!

  祖母可神氣了,后面跟著一溜的孫子輩,走起路來,特別威風;說起話來,音量特別大!祖母真了不得,她知道趙家有龍燈,鄭家有舞獅,羅家有三棒鼓,李家有拉木偶的,要我們遠遠地追著,遠遠地看著,既飽了眼福,省了錢,孫子輩又能稱心如意。晚上,在堂屋里擺上兩張八仙桌,桌上放滿了花生、瓜子、糖果、雪棗、焦切還有桂花糖,擺放著八杯紅糖姜茶,家里所有人分坐在八仙桌,吃茶點、談年,一般情況下,我是不會下桌的,只有實在撐不下的時候,在祖母的勸誡之下,才戀戀不舍地下桌,離開之前還要抓兩顆糖果放褲袋里,明天還要吃的。

  春節過去很遠了,我也再回不去,小時候的記憶卻是一輩子的記憶。

相關推薦
香港六合彩波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