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談通過言語行為理論透析奧斯汀和塞爾的語言哲學觀論文

哲學畢業論文 時間:2019-05-22 我要投稿

  〔論文關鍵詞」言語行為理論 間接言語行為理論 語言哲學

  〔論文摘要」20世紀初,西方傳統哲學發生了一次根本性的“語言轉向”,語言取代認識論成為哲學研究的中心課題。1962年英國哲學家奧斯汀提出了“言語行為理論”這一概念,此后,美國哲學家塞爾提出了著名的“間接言語行為理論”,修正和完善了奧斯汀的言語行為理論,為我們在新時期全面理解語言的現象和本質提供了一個全新的視域。

  言語行為理論(speechacttheory)首先是由英國牛津大學的哲學家奧斯汀((j.l.austin)1962年在他的著名哲學著作《論如何以言行事》里提出來的。言語行為理論的基本出發點是:人類語言交際的基本單位不應是詞、句子或其他語言形式,而應是人們用詞或句子所完成的行為(aus-tin,1962)。奧斯汀把注意力集中在語言的使用上,把語言的使用視為一種行為,抓住了語言的動態特征,開拓了從行為的角度來研究語言的使用這條道路。

  塞爾((j.r.searle)是奧斯汀的學生,他同意奧斯汀的觀點,即語言交流的最小單位不是符號、詞或句子,而是被完成了的某種言語行為。不過,他對“言語行為本身夕,與“用以完成言語行為而說出的話語”這兩個概念進行了區分,認為兩者不是完全對等的關系,不能混為一談。塞爾系統地發展了奧斯汀的言語行為思想,闡述了言語行為的原則和分類標準,提出了間接言語行為理論這一特殊的言語行為類型。奧斯汀和塞爾都是語言哲學家,他們對語言的研究都是在哲學軌道上進行的。“言語行為理論”的提出改變了人們對語言本質的認識,為我們全面理解語言的現象和本質提供了一條新的思路口

  一、奧斯汀對言語行為理論的貢獻

  言語行為理論認為,從根本意義上來說,話語是一種行為,它不僅包含“言有所述”,而且包含“言有所為”,甚至涉及“言后之果”(austin,1962)o

  言語行為理論的創始人是英國的語言哲學家奧斯汀。奧斯汀把“言有所述”的句子稱為述謂句(constatives),如句子“中國在亞洲”和“天在下雨”,這兩句話有真假值,即對這兩句話,我們可以問:“這句話是真的嗎?”另一方面,他把“言有所為”的句子稱為“施事句”cperformatives),如老師對一個學生說:“我要求你認真聽講。”起初,奧斯汀把他的主要力集中在對“述謂句”和“施事句”的區分上。不過,隨著研究的進一步深人,他發現述謂句和施事句的區分是站不住腳的。因為,根據他的觀點,施事句的典型句式為“我+施事動詞(現在時直陳式主動語態)(+其他成分)”,諸如“我命令……”,“我宣布……”,“我請求……”等等。然而述謂句也可以用這種句式,如“我宣布我是一位歌星”,說者一方面在做宣布,是一種行為,另一方面也在做陳述。所以,他發現述謂句與施事句兩個概念之間其實并無實質的區別。

  摒棄了述謂句與施事句的區分,標志著奧斯汀在言語行為理論的探索上有了新的飛躍。他認識到,歸根結蒂,我們所要闡釋的唯一現象就是在完整的言語環境中所做的完整的言語行為。這時他提出了著名的“言語行為三分說”,即一個人說話時,在大多數情況下,同時實施了三種行為—說話行為(locutionaryact)、施事行為(illocutionaryact)和取效行為(perlocutionaryact)。通俗地說,說話行為指說出合乎語言習慣的、有意義的話語,為說者所為;施事行為指在特定的語境中賦予有意義的話語一種“言語行為力量"(illocutionaryforce),即語力,為說者所為;取效行為指說話行為或施事行為在聽者身上所產生的某種效果,為說者與聽者共同而為。

  奧斯汀首先提出了現代哲學意義上的言語行為概念,但他還沒來得及進一步發展他的言語行為理論就過早地去世了。不過,這一理論提出后很快便在哲學界和語言學界引起了巨大的反響,因為這一理論把客觀世界、人的思維以及語言三者有機地聯系在了一起,使得人們對語言的認識上升到了一個前所未有的新的高度。

  二、塞爾對言語行為理論的發展:間接言語行為理論正式出場

  塞爾首先提出了“間接言語行為”這個概念,他認為,間接言語行為理論要解決的問題是:說話人如何通過“字面用意”來表達間接的“言外之力”,或者說聽話人如何從說話人的“字面用意”中,推斷出其間接的“言外之力”。(searle,1965)

  間接言語行為在語言交際中是非常普遍的,陳述句不是陳述,祈使句不是祈使,疑問句不是疑問的情況比比皆是。那么,在實際的言語行為交際過程中,如何實施并理解這種間接的言語行為呢?塞爾將間接言語行為分為規約性和非規約性兩種。所謂規約性間接言語行為是指對“字面用意”作一般性推斷就可以得出的間接言語行為。這類行為已經形成一種習慣用法或語言形式,說話人和聽話人可能已經感覺不出這類言語行為在字面上的施為用意。非規約性間接言語行為較為復雜和不確定,它更多地取決于互知的背景信息和所處的語境。

  奧斯汀的功勞在于開拓了從行為的角度來研究語言的使用這條道路,而塞爾則把言語行為理論系統化、嚴密化,不但豐富了言語行為理論,而且為解釋語言的形式和功能之間的不一致現象提供了強有力的理論依據。它解釋了人們在交際中為什么和如何大量使用間接言語行為,使得我們明白不僅要了解話語的字面意義和交際的內容,還要了解說話人的目的以及說話所進行的語境,這對我們重新理解“語言”這一概念提供了哲學思考的新視角。

  三、奧斯汀和塞爾的語言哲學觀

  1.言語行為理論產生的哲學背景

  言語行為理論的產生有其深刻的歷史背景,追溯該理論產生的源頭,可將其與西方哲學的發展聯系起來考察。西方哲學從古希臘到20世紀的發展通常被概括為一個三階段模式,其中心論題為:本體論一認識論一語言。20世紀初西方哲學發生了“語言轉向”,產生了語言哲學。所謂的語言轉向,指的是哲學將語言的研究對象作為自己探討研究的對象,從哲學的角度對語言進行分析研究,特別是對關于語言意義和語言使用所進行的哲學研究。(付習濤,2004)就語言哲學而言,“它的首要任務在于通過語言分析,澄清語詞和語句的意義,使我們能夠以適當的、準確的方式使用語言,從而有效地表達我們的思想”(涂紀亮,1996)。西方哲學界之所以出現“語言的轉向”,是因為哲學家們認識到不論研究存在還是研究認識,都必須首先弄清楚語言的意義,而研究語言的意義正是語言哲學的首要任務。言語行為理論源起于哲學家對意義的研究,它是一種對語言的意義進行研究的理論。

  2.奧斯汀的語言哲學觀

  “語言轉向”的產生,標志著英美分析哲學時代的開始。從使用的分析方法上看,分析哲學又分為兩大派別。其一為邏輯分析派,又稱邏輯實證學派。邏輯實證學派主張從邏輯方面分析科學語言中的語句或命題的邏輯結構,他們所持的一種假設是:陳述之言的作用要么是描述事物的狀態,要么是陳述某一事實,兩者必須要具備其一,否則說出來的話語便是無意義的,而陳述之言所作的描述或陳述只能是真實或者是謬誤,必須滿足語義的真值條件,即這種陳述必須具有可驗證性(verifiability),可以被驗證真偽。(yule,2000)其二為日常分析派,又稱日常語言學派。日常語言學派著眼于對日常語言,即自然語言的分析。英國哲學家奧斯汀屬于日常語言學派,他對邏輯實證主義的真值條件語義論提出了異議,認為“許多陳述只不過是‘偽陳述’(pseudo-statement),人們所說的許多話語貌似陳述,但它們根本不以坦直地記敘或傳遞有關事實的信息為目的,或是僅是部分地以此為目的”(austin,1962)。他在探討語言與行為之間的關系時,首先注意到這樣一個事實:人說出話語不僅是提供信息,而且是完成許多其他的行為。換言之,語言不僅是用來描寫和陳述客觀世界的,而且也是一種行為。他指出:“所謂的‘毫無意義的’‘偽陳述’本來就不是用來做陳述之用的,它們的意義在于以言行事。”這是奧斯汀言語行為理論的出發點,也是其哲學觀點的核心價值之所在。

  3.塞爾的語言哲學觀

  美國語言哲學家塞爾繼承并發展了奧斯汀的言語行為理論,提出了著名的間接言語行為理論。塞爾的理論建構體現在他對語言學哲學(linguisticphilosophy)與語言哲學(thephilosophyoflanguage)的區分上。語言學哲學試圖用分析語言中的特定詞語及其他成分的普通用法來解決特殊哲學問題,語言哲學則試圖對語言一般特征做出哲學的闡釋性描述。在塞爾看來,前者是關于方法的研究,而后者是關于主體的研究。塞爾認為他的理論屬于語言哲學而不是語言學哲學。在語言哲學的研究過程中,塞爾把言語行為界定為語言交際的最小單位,把言語行為放在研究語言、意義和交際的中心地位。

  塞爾的間接言語行為理論對西方哲學的發展做出了積極的貢獻,概括起來主要表現在以下三個方面;首先,他從言語行為角度研究語言現象,打破了傳統上對語言的靜態研究(梁駿,2000);其次,塞爾對言外行為分類標準的研究是他對現代語言哲學的一大貢獻(韓靜靜,2009);再次,他對言語行為理論的整體研究有力地促進了語言哲學的進一步發展。塞爾把奧斯汀的言語行為理論系統化、嚴密化,并且把它放在更大的哲學背景下加以論述,強調言外行為的研究,強調說話人的意識活動和心理狀態對言語行為的影響與作用,因而使得他在20世紀80年代以來的語言分析哲學研究方面毫無疑問地成為了一個標志性的符號和領軍人物。

  四、結語

  哲學是關于思維的科學,語言是思維的載體,言語行為理論的產生既是對語言的哲學思考,也是對語言哲學的新發展。以奧斯汀和塞爾為代表的兩位哲學家對言語行為理論的探索作出了巨大貢獻:奧斯汀把人們使用語言的這個常識提高到哲學上來闡述,開了“從行為的角度來研究語言的使用”這條道路的先河;塞爾在此基礎上又把言語行為理論系統化、嚴密化,對言語行為理論的發展做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開辟了語言研究和語言哲學研究的新天地。

相關推薦
香港六合彩波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