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漂一族如何進行職業規劃呢

職業規劃 時間:2019-01-13 我要投稿

  又到了一年畢業的時刻,校園里身著學士服的學子們,微笑著在鏡頭前留下大學四年的美好記憶;宿舍里,不少同學已經在進行離開的準備。觸目可及的范圍內,離別的情緒四處蔓延。

  然而,面對現實的壓力,也有一些畢業生卻選擇了另一種方式——做校漂族。雖然離開學校,不再是一名在校生,卻仍然住在學校或者學校附近,過著和學生一樣的生活——

  校漂,一個復雜的名詞

  早上6:30分準時起床,從住處步行到大學的教室自習,午飯在校食堂解決,晚上再去自習教室學習到深夜……這是韓放大學畢業一年來的作息規律。

  百度百科上這樣寫著:校漂族指的是大學畢業后因各種原因仍然滯留在學校周圍,生活在他們曾經熟悉的環境中,不愿踏入社會就業而選擇漂流在原來就讀的校園以期達到自己理想目標的人群。

  一個定義用若干字拼接便成,然而現實情況遠比一個定義復雜的多。

  校漂并非一個新鮮名詞,早在幾年前這個概念就已被提出。從目前的情況看,校漂們大致可以分為這么幾大類:考研派、公考派、出國派、戀校派、不就業派,還有一種是因考試不及格而被迫留在學校。但不管是哪一類,校漂群體都有不斷擴大的趨勢。

  最近,根據一項針對北京、上海、廣州、武漢等地的10所重點和普通高校110個畢業班所作的調查統計,重點高校的“校漂族”約占畢業生總人數的5%,普通高校的“校漂族”約占10%。

  “逃避”,還是戰略退卻?

  “我承認我是有一種逃避的心理。”畢業于中央民族大學韓文專業的08屆學生黃鳴說道。

  大三的時候黃鳴選擇了考研,由于準備不夠沒有考上,面對現實,黃鳴選擇了再考一年。畢業之后他和幾個同學在學校附近的魏公村小區租住了一套房子,開始了自己的校漂生活。

  “當初選擇考研是因為不確定自己進入社會能不能適應,說實話是有點逃避的心理。”黃鳴這樣解釋當初選擇當校漂的原因。

  大學擴招伴隨而來的就業壓力,讓很多大學生喘不過氣。面對現實,一些大學畢業生選擇了逃避,先不踏入社會而是等待合適的時機。學校作為他們在這個城市最熟悉的地域,當仁不讓地成為了首選。

  很多人更愿意把這種“逃避”做更積極的解釋:既然找不到合適的工作,對未來沒有很好的計劃,還不如暫時漂在學校周圍,為積攢發展資本做準備,這也算是一種“戰略退卻”。

  最初抱有逃避心理的黃鳴也坦言,真正踏上社會后發現現實沒有那么可怕,考研失敗后他找到一份工作,出于興趣的原因后來又辭職了,現在他同時做著幾份兼職,過著相對自由的生活。他計劃在三十五歲之前,趁著年輕好好奮斗,為以后的發展準備資本。

  雖然現在仍舊是校漂,但是黃鳴的心理已經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從逃避到漸漸融入,黃鳴在校漂的生活中慢慢適應著這個社會。

  “蟄伏”,等待一飛沖天?

  逃避或許是畢業生選擇當校漂的重要因素,但也有一些人是有計劃地把校漂當成一種“蟄伏”。

  “我不喜歡那種坐辦公室的工作,賺那么點兒錢,人也提高不上去。”小李畢業于2009年,大學期間的專業是應用物理。“我的很多女同學都沒有干和本專業相關的工作,目前來看只有我仍舊堅持著想干和本專業相關的事。”

  大學時因為英語成績沒有達標,小李沒能保研成功,但出于對未來發展的考慮,她選擇了再考一年。“我覺得能力很重要,我想干和本專業相關的事,想在年輕的時候再多學點東西。”畢業之后她在學校附近租了一個床位準備考研,但是第二年仍沒考上。

  考研的二次失敗,讓她選擇就業。小李的機遇也算不錯,她在上海找到了一份與專業相關的工作,再有一段時間就要到上海去了。近一年的校漂生活即將結束。

  蟄伏在學校附近一年,為的就是以后能干自己想做的事,小李的心理也代表了一部分校漂的心理狀態——依附著學校熟悉安全的環境,先不急于踏入社會,而是蟄伏等待屬于自己的機會。

  盡早接受職場生活的磨礪

  面對校漂一族不斷壯大的現實情況,很多專家表達了自己的擔憂。

  一方面,在學校不斷擴招的背景下,校園資源已經顯得有些匱乏,而校漂的存在更是加重了學校的負擔。另一方面,對校漂族自身而言,對學校的過分依賴會阻礙他們擺脫稚氣、走上社會的進程。

  面對專家的擔憂,校漂們卻并不覺得有什么不妥。

  “既然存在就是合理吧!”黃鳴認為,“雖然有些人的狀態不是很好,很迷茫,但是選擇校漂這條路其實和當年的復讀差不多。”

  但是與高考補習生不同,大學畢業生畢竟已經是成年人,需要徹底脫離對父母的依賴,自己為自己負責。長期漂在學校附近,用學校作為自己的擋箭牌,無限期地推遲對未來的抉擇,畢竟不是長久之計。

  小李說,與她同租的室友里有三十多歲的“剩女”,隨著年齡的不斷增長,她們現在對自己的將來很焦慮。

  黃鳴也并不否認校漂族某些不合理的地方。“很多校漂是因為大學期間沒有好好規劃自己的將來,在畢業之后束手無策當上了校漂。”黃鳴表示,自己不會一直漂下去,等到合適的時候就會開始自己真正的生活,選擇“漂”是為了將來不“漂”。

  職業規劃專家、首都師范大學研究生輔導員李春雨認為,如同大禹治水一樣,“解決”校漂現象不在于堵,而在于疏。首先要在大學生的學習生活中導入職業生涯教育,讓他們早日對未來的規劃未雨綢繆。此外,要對校漂族進行有效管理使其成為良性循環,把“校漂緩沖區”變成“就業預備役”,再運用一些適時的培訓和輔導,增加他們的就業抗壓能力,推動校漂族走向社會。

  對于校漂族自身,李春雨老師特別忠告,校漂族要明確校漂是一種過渡而不是一種生活狀態。校漂自身需要及時割斷對學校心理依賴的“臍帶”,給自己的校漂過程設定一個時間底線。只有盡快投入到職場生活中接受磨礪,才能更好地增加自己的生活經驗,獲得成長。特別要提示的是,機會對于所有的人來說,都是隨著年齡的增長而遞減的。

相關推薦
香港六合彩波表